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34章 夜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后来还是有围观的群众报了警,警察赶了过来,陈易冬才没有继续将拳头往吴川身上招呼,到了警局后,也不知道吴川和他哥哥是怎么同陈易冬协商的,最后他们都一致决定不告陈易冬,四个人分别录完笔录,警察就让他们离开了。

    快出门的时候,清欢去领自己的提包,就听见那个警察一边递给她,一边嘀咕,“好好的包里放几瓶啤酒干嘛?不嫌重得慌吗?”

    陈易冬站在她的旁边,眉毛不由自主地挑了挑。

    从警局里出来,清欢和陈易冬有些相对无言地站在街边,凉风阵阵地袭来,带着雨后的湿润,吹拂在脸上却并不冷,相反还有些舒服。

    也不知道在路边站了多久,陈易冬瞥了一眼她手里的提包,终于还是打破了沉默,“看来你还是有备而来的,嗯?还是你觉得就凭着几瓶啤酒,就可以撂倒一个和你力量悬殊那么大的男人?”

    清欢稍微囧了一下,讪讪地开口:“当时被气晕了,没想那么多。”

    陈易冬皱着眉看她,“你平时都这么冲动吗?做事不考虑后果?”

    清欢怔了一下,然后才慢慢转过头说:“其实平时也不会这么冲动,只是今天刚好所有的事情都撞到了一起,所以才会这么不理智。”

    陈易冬没作声,低头点了一支烟,眼睛看向前方空旷的街道,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今天早上,miss宁找我去办公室,让我放下手里本来的项目,转而负责另一个项目,说什么要栽培我,可是我又不是傻子,如果那个项目的对接人不是你,不是他们以为我和你有什么私下的关系,凭什么要来栽培我?”清欢感觉自己的情绪似乎又涌动了上来,“她愿意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这我管不着,可是她却非要想拉着我一起下水,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她是这样一个人?真让人觉得恶心……”

    “然后呢?”陈易冬缓缓吐出一口青烟,看了她一眼问。

    “然后我就被无期限地休假了......估计过几天就会找个理由开了我吧。”清欢像是有些寂寥地回答。

    “你就没想过接下那个项目,然后来找我吗?”陈易冬下颌稍稍绷着,忽然问。

    “啊?”清欢疑惑地转头看向他,不解地问:“你希望我接下那个项目来找你吗?”

    “你的上司没说错啊,你带着项目过来找我,我们来对接,等项目一完成,你在业内就会有点名气和积累,这对你将来很有好处。”陈易冬笑了一下,有些意味不明地说。

    清欢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地说:“要说一点心动也没有,那是骗人的,但是我不想这么去做,特别因为项目对接人是你,我就更不想这样做了。”

    “哦?是吗?”陈易冬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唇角勾了勾,“我猜你接下来应该要说,因为你当我是朋友,所以才不会想这样去做,对吗?”

    清欢哑然,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后,然后提了提手里的包,故作轻松地开口:“对,所以朋友,要不要找个地方,和我一起将这些啤酒都解决了?”

    陈易冬瞥了她一眼,并没有搭理她。

    清欢却没有管他,看见前方有辆空车驶了过来,就立刻招了招手,然后不由分说地将他推到汽车后座,然后给司机快速地报了地址,汽车缓缓的离开。

    “你说的好地方就是这里?”陈易冬看着前方漆黑一片的江面,有些无语地看着她问。

    “你不觉得这里不错吗?又清净,景色也不错,白天过来你还不一定能找到位置呢。”清欢笑嘻嘻地在江边的铁制椅子上坐下,拉开一罐啤酒递给他。

    陈易冬:“……”

    “我只是心里很闷,就想着能找一个开阔的地方待一下,或许这样心情就能变得好起来了。”清欢喝了一口啤酒,自顾地说着,“其实你今天说我冲动确实没错,我是冲动了,没考虑过那么多的后果,因为只要想到像吴川那样的人,要是受不到任何的惩罚,那么他就会心存侥幸,去祸害其他的女孩子。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自己无法容忍下去。”

    “可是就算你这样做,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实际影响,如果你的室友不选择报警的话,他根本得不到应有的制裁。”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这么地愤怒,这么的情绪化。”清欢有些落寞地说。

    “你可以劝劝她,教她学会如何真正的保护自己。”陈易冬走到她身边坐下,也拉开啤酒喝了一口。

    “话虽这么说,但是她才是受害者,真正的伤害是加诸在她的身上的,那种伤痛是我们旁观者感受不到的,所以在我们都一脸正气,义正言辞地去教她该怎么做的时候,不会知道她真正的感受是什么样的,所以我觉得应该要尊重她的选择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将自己的伤口撕开,让它暴露在阳光下的。”

    陈易冬不说话了,只是低头默默地喝着啤酒。

    江边的风到底还是比市区的要冷一些,清欢却迎着风站了起来,扬起了头,像是要这阵阵冷风将自己的头脑吹的更清醒一些,长发在风中丝丝凌乱地飞舞了起来,她转过了头,看着陈易冬,轻声开口:“其实我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人之所以有那么多烦恼,那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如果我够强大了,miss宁不会敢那样对我,如果我够强大了,不会对着吴川那样的人渣只能采取这样笨的办法......”

    “你真的觉得强大起来,就无所不能了?”陈易冬缓缓抬起头来,与她平视,声线低沉又清冷。

    “无所不能谈不上,”清欢眯起眼睛笑出声,“至少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吧?不用想我今天这样的被动。”

    陈易冬站了起来,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身上,拢了拢两边,轻笑了一声,“要是那么想要强大起来,你就不该拒绝你的上司,不是吗?”

    “那不一样。”清欢看着他,在路灯下逆光剪影柔弱而坚毅,“我想要的是真正的强大,而不只是流于形式上的那种,我不偷,不抢,不卖身,但是我终会到达那高高的山峰。”

    陈易冬双手叉着口袋,定定地看着她,眼眸里交织着长睫阴影和浅浅橘波形成奇特光影,飘忽而又复杂无边,如同此刻的夜幕中的江面,那么地异样,那么地摄人心魄,以至于清欢在很多年后,都一直记得这夜他的双眼。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过了好一会儿,陈易冬才轻声开口。

    清欢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陈易冬将她送到小区,目送她走进居住的那栋楼的大堂,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原地,摸出口袋里的烟盒,低头点了一支,缓缓地吐出一口烟,然后仰头看着她居住的那栋楼,脸上的神色飘忽不定。

    第二天清晨,清欢照常去晨跑,回去的时候带了豆浆和油条,到家后用盘子装了油条,豆浆也倒在玻璃杯里,然后端着早餐来到陈曦的门口,轻轻地敲了一下门,“小曦,你醒了吗?”

    没过多久,里面传来闷闷地一声:“嗯。”

    清欢推门进去,然后将早餐摆在她的柜子上,柔声说:“吃点东西吧,你昨天那么早睡了,应该饿了吧?”

    陈曦沉默了一下,然后才慢慢地坐了起来,低声说了句:“谢谢。”

    “你是在房间里吃还是出去吃?”

    “外面吃吧,我想先洗个澡。”陈曦垂眸说。

    清欢点了点头,又将早餐端到了饭厅的餐桌上去。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大概过了有快一个小时,陈曦才打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到桌边坐下,眼睛是红肿的,明显在里面哭过。

    清欢心底叹息了一声,一边看着她咬着油条,喝着豆浆,一边小心翼翼地说:“小曦,待会儿要不要我陪你去躺医院?”

    陈曦吃东西的动作顿了顿,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清欢松了口气,她刚还真的怕这个傻丫头想不通,连医院也不愿意去呢。

    到医院挂了号,然后清欢又陪着陈曦到了诊疗室,看见她进去后,自己才慢慢地走到等候区去,正在低头看手机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迟疑的声音响起,“清欢……”

    她闻声望过去,却看见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宋海正站在那里。

    “你身体不舒服吗?”他低声问,眼里似乎有隐忧闪过。

    “没有,我陪朋友检查身体。”清欢神情淡然,看了他一眼,“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我陪她来检查……”宋海低垂着头,轻声说。

    清欢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她不知道一个人的变化可以这样的快,这样的大,从前自己身体不舒服来检查身体时,宋海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他骨子里其实有种大男子主义,这种地方他连门口都不愿意站一站的,现在居然会在等候区等待。

    “我听说你在德聚出了点问题,严重吗?有我能帮的上忙的地方吗?”过了一会儿,宋海缓缓地开口。

    “不用了,我自己会解决的,不劳你操心了。”清欢十分平静地回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