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31章 陪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初春的风仍然带着丝丝的寒意,清欢在路口等了一会儿,就看见一辆白色的奔驰慢慢地靠近了过来,后座的窗户摇下一半,露出miss宁的脸。

    “上车吧。”她微微一笑说。

    清欢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坐上车。

    miss宁扫了她一眼,挑了挑眉,只见她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和上班时并无两样,脸上的妆淡有似无,虽然称不上很精致,但是胜在有一股清新的味道,于是动了动唇角,倒也没说什么。

    “经理,今晚的饭局是?”清欢轻声问了一句,一般有饭局的话总是会在下班前就通知到自己,像今天这般临时叫出来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几个公司想挖掘的潜在客户。”miss宁淡淡地说,并没有多解释什么。

    清欢沉默了下来,不在说话了,但是却没忍住打量了miss一眼,见她妆容精致,穿着一条gucci的连衣裙,脚上蹬着一双华伦天奴的经典款高跟鞋,手上戴着一个白金的手镯,头发也挽成一个松散的发髻,显得女人味十足。

    清欢发现miss宁最近的变化很大,原来的她总是那种职场丽人的打扮,显得十分专业,现在到了德聚后,风格渐渐倾向于这种散发着十足女人风韵的打扮,精致中带着丝丝的低调奢华。

    她又瞥了一眼随意地放置在一边的金色外套和爱马仕包包,然后匆匆收回目光。

    车子开到城外的一家高级会所门口就停了下来,门口有迎宾立刻迎了上来,十分礼貌地说:“女士,请出示一下您的会员卡。”

    “我们是和莫总一起的。”miss宁说。

    迎宾立即转身拿出对讲机,得到确认后,就带着她们往里面走去。

    清欢一边走着一边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整个会所是按照江南古宅院的风格修建的,由很多个大小不一的宅院组成,花园里叠石成山,花草树木的种植和摆放也很讲究,处处透露着一股风流雅致的味道,她们顺着一条青石砖铺就的小道穿过花园,到了一座宅院门口停下来,礼仪刷卡后,随着滴滴一声,原木的大门锁解锁,她们才推门进去。

    进去后又是另一番景象,绵软的地毯铺满了整个房屋,家具全是黄花梨木的,茶几上还摆放着一个雕刻成一条蜿蜒盘旋成龙的茶盘,一个茶艺师正坐在那里,为一旁的客人煮茶。

    几个高大挺拔的男人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正在说话。

    “来了?过来坐。”莫何看见她们进来后,就指了指身旁的沙发的空位说。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来晚了。”miss宁笑了笑,朝他走了过来。

    清欢的脚步顿了顿,脸上有些怔然,因为她在莫何对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陈易冬,他懒懒地靠着椅背,修长白皙的指间夹着一只烟,眼睛微微眯着,并没有朝她的方向看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自己。

    她心里突然有些砰砰地跳了起来,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位置刚好斜对着陈易冬的方向,清欢低着头坐在那里,身体有些微微发僵。

    “好了,人到齐了就吃饭吧。”莫何站了起来,笑着说。

    大家都站了起身,往屏风后的原木大圆桌的方向走过去,礼仪又马上通过对讲机吩咐厨房上菜。

    安排座位时,清欢不知道miss宁是不是故意的,将她的座位安排在陈易冬旁边,自己一个小职员,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慢慢地坐了下来。

    陈易冬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漫不经心地用礼仪递上来的毛巾擦着手。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职员,顾清欢,最近在负责我们公司的新产品,带她出来和大家认识一下。”所有人都坐定后,miss宁就向饭桌上的人介绍。

    她的话刚落音,清欢明显感到有几道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或是探究,或是打量。像自己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一般。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她脸颊微微有些发红,轻声说了一句,“大家好,我是顾清欢,今后请多多关照。”

    “还挺害羞的。”这时有人戏虐地说了一句,“第一次啊?”

    桌上的人顿时就都笑了起来,气氛热络了起来。

    那种不适感越来越强烈,清欢的脸越发的红了,她很想立刻站起来离开这里,但是心里也明白,连莫何都出席了的饭局,规格必定不低,这样的场合自己没资格发脾气,只得在嘴角扯出一抹勉强的笑来。

    “清欢,愣在那里做什么,给陈总盛汤啊。”miss宁见她如同木头一般坐在那里,笑着提醒她说。

    清欢咬了咬唇,拿了陈易冬面前的空碗,给他盛了碗汤,放置在他面前,低声说:“陈总,喝汤。”

    “谢谢。”陈易冬低沉的声音响起。

    她没敢正面看他,只是余光瞟到他半边侧脸,即便是这样,也依然样貌俊朗。

    今天你这场饭局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客套应付或是端杯劝酒,大家都很随意,互相在交流着一些信息,更像是一个私人的聚会。

    桌上的菜肴看起来色香味俱全,但是清欢却一点味口也没有。她有些局促地坐在这些人中间,感觉到格格不入,心里更加不解,这个看起来和工作毫无关系的饭局,为什么miss宁却一定要自己来。

    吃完饭后又说起要打牌,清欢本想提出来离开的,但是miss宁却抢先她一步说,“清欢,坐过来帮陈总倒倒水。”

    那种奇怪的感觉又重新浮现在心头,清欢站在原地,没有动。

    “快过来啊。”miss宁催促着。

    莫何也朝她投来一瞥。

    清欢只好慢慢移步过去,拿起陈易冬手边的杯子帮他倒水。

    屋内柔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他垂着眼在看牌,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幽暗,然后淡淡地勾起了唇角,说:“谢谢。”

    这是他今天统共就朝自己说了两句话,都是同样的一句谢谢,清欢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只好极低地说了句:“不客气。”

    几番牌局下来,陈易冬赢了不少,坐他旁边的一个英俊男子就笑了,“看来今天陈少有美在旁就是不一样啊,手气挺好的。”

    陈易冬瞟了他一眼,一手靠着椅背,慵懒地开口:“不服气啊,你也去找一个啊。”

    男子哈哈笑了起来,“我可没有你这样好的艳福。”

    清欢有些听不下去了,借口去洗手间,匆匆地从这间屋内出去,上完洗手间后,她也不想那么快回去,就走到外面的一个小花园中,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闻着花园里树木和青草香,她心里稍稍舒服了一些,就闲步走了几步。

    “今天莫何怎么回事啊,找了那么一个女的来,看起来和平时他找来的那些区别挺大的,我们陈少能看上眼吗?”一个男声传人耳朵里来。

    “不知道啊,也许他是觉得陈易冬平时山珍海味吃惯了,换个清淡口味说不定更合他的味口。”

    “哈哈,有道理,你说起来我才想起,那姑娘进来时,他的那眼神就有些奇怪,莫何这小子够聪明的啊。”

    “不聪明就凭他的身份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不过总是搞这些歪门邪道总是上不了台面,我看他差不多也到此为止了。”

    清欢的脸色刷白,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她转身就往屋内快步走过去,推门走进房间时,看见陈易冬回头看了她一眼,视线在她因为快步而略微泛红的脸上停留了一下。

    “经理,莫总,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清欢平静地对miss宁和莫何说。

    “现在?”miss宁皱眉看了她一眼,有些不是很高兴地说。

    “嗯,现在。”清欢有些坚决地开口。

    莫何神色淡淡地,没有说什么,看了她一眼后就转头看牌。

    “你……”miss宁似乎有些气结,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见陈易冬捂了手里的牌。

    “我送她回去吧。”他淡淡地说,然后站了起来。

    miss宁顿时眼睛一亮,不再说什么了。

    “不用了,我叫个车就是了。”清欢连忙说。

    话一落音屋里就安静下来,大家都看了她几秒,突然就开始爆笑起来。

    清欢先是有些莫名,但是看见miss宁看自己时那种无法言喻的神色时,她突然又反应了过来,脸更加的白了。

    陈易冬像看白痴一样看了她一眼,拿上外套,几步走到她跟前,简洁地说了一个字:“走。”然后就拉着她的手肘,不由分说地将她拉了出去。

    后面又传来一阵大笑。

    到了门口,清欢脸上的那种难堪犹在,她转头认真地对他说:“真的不用你送我,我自己叫个车回去就是了。”

    “你以为你自己回去了,明天会有你的好果子吃吗?”陈易冬看都没看她一眼,接过门童递过来的钥匙,将她塞进那辆阿斯顿马丁的副驾。

    清欢怔了怔,明白他是为自己好,于是也不再拒绝,默默地将安全带系好。

    陈易冬扯了扯自己的领结,发动汽车,疾驰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