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28章 醉酒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经过一天高强度的工作,清欢回到公寓的时候,就感觉疲累不堪,草草地泡了碗方便面,吃了后整个人就埋进了柔软的床里,沉沉睡去,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无意识地用被子蒙住头,极力想忽视它,但是无奈铃声一直不依不饶响着。

    清欢哀叹了一声,伸出手去,摸到手机后,接了起来,“喂……”

    “喂,请问是顾清欢吗?”

    “嗯,我是,你是?”清欢半梦半醒,声音有些沙哑。

    “你好,我是大村,之前吃火锅的时候见过的,陈曦的朋友,你还记得吗?”

    清欢渐渐清醒过来,坐直了身体,“我记得,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打搅你,有件事情可能需要麻烦你一下,陈曦今晚心情不好,喝多了,我本来说要送她回来,可是她怎么也不让,最后是吴川扶着她离开的,我有些担心,所以......”大村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无奈和难过,很明显他也知道吴川的心思,但是却没有什么办法,不然肯定也不会给清欢打这个电话了。

    “她在s市没什么朋友,你算是平日她真正当作朋友的一个了,也许你劝她的话,她能听得进去一些,现在最主要的是,让她立刻回家,别总是和吴川待在一起了,那个人没安什么好心。”大村继续说着。

    “我知道了,我马上联系下她。”清欢说完就挂了电话,又拨通了陈曦的号码,嘟嘟响了几声后,电话就被接通了。

    “喂,清欢啊……”陈曦在电话那端咯咯傻笑着,看样子醉的不轻。

    “小曦,你在哪里?”清欢皱了皱眉,起身拿起了外套,边穿边朝外面走。

    “我啊,在一个喷水池边,这里的水好清啊……”

    喷水池?清欢拧着眉想了一会儿,才想起离公寓不远的一个商业广场,那里有个喷水池,她会不会在那里?

    “小曦,你说的喷水池是不是在梧桐路那边?”

    “欸?你怎么知道啊?你也在这里吗?”陈曦一阵惊奇的问。

    “你在那里等我,我来接你。”清欢无奈地摇摇头,拿了钥匙就出门了。

    真是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女人啊。

    清欢到的时候,陈曦正蹲在水池边,手提包随意扔在脚旁。吴川也蹲在她的旁边,像是在低声劝慰着她什么,只不过远远清欢就看见,他的手搂在她腰以下的地方,不轻不重地似在摩挲着。

    清欢心里突然就一阵恼怒。

    二月中旬的s市刚刚下过一场春雨,夜里湿冷湿冷的,寒气蚀骨。陈曦穿得很单薄,一小节手臂裸露在夜色中,指尖点着一根烟,眼神早已经涣散不清了。

    “小曦,”清欢大声喊了一声,然后快步走了过去,不动声色地隔在陈曦和吴川中间,将她慢慢地扶了起来,有些责怪地开口,“怎么喝了这么多?我们回去吧。”

    陈曦看见她后很是高兴,连忙伸手搂住她的脖子,“清欢啊,你来啦?我们再去喝酒吧,我还想喝……”

    清欢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都喝成这样了,还喝。”

    “不嘛…..我就要喝。”

    这时吴川也微微一笑,柔声说:“小曦,你今天喝的太多了,不能再喝了,听话,先回去吧。”

    “吴川,连你也不想陪我了哦,”陈曦有些委屈地开口,“还说什么一辈子的好朋友。”

    吴川听了神色一动,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没等他开口,清欢就抢过了话来,“好了好了,人家还有事要忙,谁没事总陪你喝酒啊,你要喝我陪你,家里不是还有啤酒吗?我们回去喝吧……”

    陈曦一听又高兴了起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我们回去喝!”

    说着就摇摇晃晃地朝着路边走过去,清欢一边扶着她,一边对吴川说:“没事了,你先回去忙吧,我送她回去就是了,谢谢了。”

    吴川站在原地,神色莫明地看了清欢一眼,然后才笑了笑,“也好,有你在我就放心了,店里还有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清欢点了点头,转身扶着陈曦到街边去打车。

    走出了几步后,陈曦还不忘记回头朝吴川挥手告别。

    清欢叹了口气,有些无语,这丫头的神经也太大条了吧?

    路上吵吵闹闹喋喋不休的,回到了家中后,陈曦相反却忽然安静了下来,她光着脚蜷缩在沙发的一角,呆呆地盯着面前的茶几上的某一处,面色有些惨淡的样子。

    清欢到厨房为她冲了一杯蜂蜜水,放置在茶几上,叹了口气说:“喝点热水早些休息吧。”

    她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就那么坐着。

    清欢坐到了她旁边,拉过沙发上的薄毯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静静地陪她坐着。

    “清欢,你说为什么我只是想过自己的生活,就这么难呢?”半晌,陈曦才缓缓地开口,“我不过就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想实现自己的梦想,怎么就这么难呢?”

    “出什么事情了吗?”清欢轻声问。

    “今年除夕,我是一个人在麦当劳过的。”陈曦脸上露出一丝极淡的苦笑,“在家和我妈大吵了一架,我摔门就走出来了,然后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那天可真冷,街上几乎看不见一个人了,路边的餐厅,铺子全部都关了门,就我一个人孤零零在路上走着,”陈曦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人人都回家去团聚过年了,谁会在除夕的时候还在外面晃啊,除了我,这样一个有家回不得的人。”

    清欢没有打断她,只是安静地听她说着。

    “你说要什么样的母亲,才会这样逼自己的女儿啊?”陈曦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就因为我不肯去相亲,不愿意接受她安排的生活,她就可以连一个安生的日子都不肯给我了吗?我是她的女儿啊,又不是她的仇人,她干嘛非得这样对我啊?”

    清欢叹息了一声,却不知道该怎么劝她,只是抽了几张纸出来,递给她,然后想了想才说:“做父母的,都是一心想着为儿女打算,只是有的父母性格稍微偏执了一些,所以行事难免就会伤到子女的心。”

    “她岂止是偏执,她就是容不得别人忤逆她,不按她的想法去做,对我爸是这样,对我也是这样……”陈曦接过纸巾擦了擦脸,冷笑了一声说,“我被她逼的大过年的离家出走,买不到当天回来的票,身上的钱也不够住酒店的,就只能在麦当劳待了一晚上,然后坐的第二天的车回的s市,你知道大过年的在麦当劳待着的感受吗?这样的感觉我一辈子都忘不掉,而这一切,全部都拜我妈所赐。”

    “你当时应该给我打电话啊,不管怎么说,我可以给你转些钱,也不至于在麦当劳过夜吧?”清欢叹了口气说。

    “清欢,你不懂,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自尊的问题。”陈曦摇摇头,然后咬牙说,“我就是想把自己逼到那样的境地,然后好好想想以后的事情,她不是不想让我唱歌吗?我偏要唱,她不是想要我尽快结婚吗?我偏就不结,单身一辈子给她看!”

    清欢听了后哭笑不得,“你这又是何苦呢?就因为和自己母亲赌气,所以就要单身一辈子?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幼稚。”

    陈曦说完后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幼稚,不由笑了,然后静静地靠着沙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清欢默了默后,才试探性地开口,“其实我觉得大村就挺关心你的,人也不错,你怎么认为呢?对他有感觉吗?如果你有了男朋友,你妈是不是就不会逼你这么紧了?”

    “大村?”陈曦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似的,“他和我可不合适,再说了,在我妈眼里,他和我一样,就是属于不务正业那一类型,是绝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

    清欢笑了笑,还没来得及继续开口,又听见陈曦低低地说,“而且就他那样胆小怯懦的人,我是永远不会喜欢的。”

    清欢怔住了,这话里的意思有些耐人寻味,但是还没容她细问,陈曦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呼吸平缓而柔和,似乎只有在睡着的时候,她的眉头才会完全地舒展开来,脸上会露出只有孩子才会有的,干净,甜美的微笑来。

    清晨,天空边际刚刚露出第一丝曙光,清欢就已经收拾妥当,穿上了运动服和运动鞋,准备开始自己的第一次晨跑。

    俗话说得好,每逢佳节胖三斤,清欢回到s市站上体重秤的那一刻,哀嚎就从房间里传到阳台外面,颓然地从秤上下来后,她就握了握拳,再不可如此任由体重飙升下去,于是给自己制定了一系列的减肥计划。

    本来是计划下班后去健身房好好虐自己一番的,但是看着繁重的任务指标,她觉得自己今后下班有时间去健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咬咬牙,决定以后每天早起一个小时,晨跑后再去上班。

    今天,是计划的第一天。

    围着临江公园专门的跑道跑了5公里后,感觉到微风拂过脸庞,青草和不知名的花香淡淡地随风传来,经过一个严冬考验后的身体也渐渐舒展开来,清欢突然发现早起似乎也没想的那么痛苦了,她慢慢地平复着呼吸,朝着公园的大门走去,准备回去洗澡上班。

    没想到刚走出公园,就看见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两道身影有些眼熟,她定神看了看,其中一个身材笔直挺拔,就算是一身简单的运动服,也遮掩不住他身上那种不羁性感的气质,这个人正是自己新的大老板——莫何。

    而在莫何身边有说有笑的,不是别人,正是清欢多年的顶头上司,miss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