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26章 烟火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清欢醒过来的时候,天空边际已经开始有些发白,她神思困倦地睁眼。反应了几秒后,才想起自己是在哪儿,连忙坐直了身体,这时盖在身上的大衣也滑落了下来。

    车停在江边一个路灯下,车窗外只有寂寞的橘黄色路灯,万籁俱静,只听见车子引擎低微的声音。她低头一看腕表,已经是将近凌晨五点,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忙转头对陈易冬说:“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他转头反讥笑她说:“那也要能叫得醒你才是啊,就跟属猪的似的......也不怕把你给拉去卖了。”

    清欢懒得理他这张毒舌,忙说:“快送我回去,要是被我妈发现了我一夜未归,还不得唠叨死我……”

    陈易冬懒洋洋地斜睨她一眼,“我为什么要送你回去?”

    清欢气结,“你真行,陈易冬,典型地过河拆桥,吃了不认啊?不送我自己回。”

    说着她就推开车门要下车去。

    “算了算了,你家住在哪儿?”陈易冬突然冷了脸,一把拉住了她,“要我送你回家,不知道说些好听的话啊?”

    “我是因为你要吃夜宵才过来的好不好?”清欢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他居然是这么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陈易冬不再说话了,冷哼了一声,将车缓缓朝前开去。

    到小区进电梯后才觉得冷,清欢抱着双臂直哆嗦,吸吸鼻子,总觉得不对味儿。又闻了闻自己身上,一股烟味夹杂薄荷的味道直冲鼻子,心里不由鄙夷,不知道他在车上抽了多少烟,也不顾还开着暖气,熏得自己身上全都是烟味。

    回到家后,屋子里静悄悄的,父母还没醒,清欢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立即换下了身上的衣服,又拿着浴巾去厕所洗澡,刚出来就看见母亲已经起床了,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饭,看见她后奇怪地问了一句:“这么早起来了?”

    清欢干笑了一声,“是啊,不知怎么了,今天醒的特别早。”

    “醒了就准备吃早饭了,待会儿陪我去菜市买菜,今天必须得早点去,不然再晚一些菜市不知道有多少人,挤死了。”

    “哦。”清欢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暗地却下了决心,待会儿一定要冲杯黑咖啡来喝,不然非得困死不可。都怪陈易冬,早点叫醒自己了,早些回来睡觉就没这么多事了,她又在心里哀叹了一声,自己昨晚怎么就把这尊大神给遇上了呢?

    中午陪母亲买菜回来,就接到了赵美心的电话,她明显是刚起床,声音都还有些哑,一副八卦兮兮地样子开口:“清欢同学,昨晚和那位帅哥进展怎么样啊?有没有共同度过一个难忘美好的夜晚啊?”

    “真是太难忘,太美好了,”清欢听她提起就气不打一出来,“今天我的睡眠不足全拜你所赐,真是够朋友的啊,把我往那里一扔自己跑了......”

    “睡眠不足?”赵美心自动忽略掉了清欢其他的字眼,只抓住了这个重点,暧昧地笑了笑,“看来这位帅哥不仅长得好看,身体也不错嘛。”

    清欢懒得理她,就要把电话挂掉,却听赵美心在电话那头说:“我讲真的,那位叫陈易冬的帅哥一看对你就有意思,你好好考虑一下,昨天你们开车,林峯我们在后面看见了,他开的可是迈巴赫呢......人那么帅,又有钱,这样的男人你要是错过了,就是傻蛋。”

    “迈巴赫?你们是不是看错了,他开的不是奔驰吗?”清欢有些奇怪地嘀咕。

    赵美心懒得和她这样的汽车白痴去理论,继续和她讨论重点的问题,“这样的男人可是极品,你听我的,好好把握,一个陈易冬比十个宋海强…….”

    “人家有女朋友的,你知道是谁吗?许安安!”清欢打断了她的臆想,“你觉得我有可能争得过许安安吗?”

    赵美心顿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用一种安慰的语气说:“清欢,有时候吧,看问题也不能这么绝对,有的男人口味奇特也不奇怪,你看,那些真的嫁进豪门的,有几个是绝色佳人啊?还不都是不起眼的那种女人,你看那著名的富商刘xx,关xx和李xx够漂亮吧?够绝色吧?他最后还不是娶了了个歪瓜裂枣……所以咱们也不能灰心,起码咱长相还算称得上端正啊。”

    清欢噎了噎,气得啪一声挂了电话,然后去厨房帮母亲筹备年夜饭。

    小城这边的习俗,年夜饭的时候总是家里的几个兄弟姐妹轮流筹办,由于清欢父亲不是本地人,是原来从j市知青下乡来到小城这边,然后就在这里安定下来,没再回去了,所以每年清欢家里参加的都是母亲这边的聚会。母亲这边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今年刚好就轮到了清欢家里准备除夕的饭菜。

    等所有的菜品都上桌时,就已经到了快傍晚的时候了,家里的亲戚也陆续到来,饭厅坐满了人,很快就有了一些过年热闹的气氛来。

    饭桌上当然免不了姨妈们追问她和宋海结婚的事情,清欢咬着鸡腿,含糊地说;“还早呢,我不想这么快结婚,奋斗几年再说……”

    “哪里还早啊,你都27了,翻年28了,还不赶紧结婚,那得什么时候生孩子啊?女人过了30生孩子可就晚了。”大姨语重心长地说。

    “可不是吗?对了,听说s市这两年房价涨得可厉害,你们房子买了没?没买得抓紧了,免得赶不上这趟了,以后想买都买不起了。”二姨也接茬说道。

    得,又是每年过年时都要提的话题......永恒的买房,催婚,催生。

    清欢有些无奈,转眼的时候就对上母亲略显担忧的眼神,她叹了口气,再抬头时就笑眯眯地看着大姨,“表弟明年高考了吧?一诊成绩怎么样啊?能上得了一本吗?”

    大姨生孩子生的晚,所以她的儿子比自己还要小很多,清欢就不明白了,连她自己都是快34才生的孩子,这个时候干嘛就一个劲儿的来催自己?

    这几个问题算是戳到大姨的痛处了,她幽幽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也含糊道,“还行吧,过了年加把劲,但愿能上个一本吧。”

    “我们家欢欢之前补习的那个老师不错,姐,我介绍给你吧……”二姨立马又关注起了这个事情来。

    话题成功转移到表弟身上,清欢歉意地看了一脸懵圈的他,低头默默地吃菜。

    吃过饭后,大家又聚在一起喝了会儿茶,才各自散了回家,清欢换了厚厚的家居服,缩在沙发上,一面看晚会,一面给父亲剥着杏仁粒。

    “今年宋海什么时候来啊?”父亲喝了一口茶后,漫不经心地问清欢。

    “他们家今年去旅游了,不会来。”清欢剥杏仁的动作没停,淡淡地说。

    父亲看着她,嘴唇动了动,话还没说出口,母亲就从厨房伸出头来,“清欢,来帮帮我。”

    清欢应了一声,起身去了厨房。

    最后从厨房又回到客厅时,父亲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了。

    快到12点的时候,清欢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她低头看了一眼,是一条信息,来自陈易冬。

    “快下楼,我在你们小区门口。”

    清欢愣住了,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和父母说了一声:“我下楼一趟。”

    说完穿着拖鞋就吭呲吭呲地下楼去了。

    这个时间外面街道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清欢站在小区门口,冻得瑟瑟发抖,伸出头四处张望,想看陈易冬的车停在哪里的。

    “顾清欢。”这时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她回头一看,就看见陈易冬站在离自己十几米的地方,穿着一件灰色的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看起来质感很好的黑色羊绒围巾,身姿挺拔。

    清欢怔怔地看着他,脑海里突然就冒出芝兰玉树这个成语来。

    看见她来不及换鞋就跑了出来,脚上还蹬着一双可笑的猪猪拖鞋,陈易冬眼里泛起极淡的笑意来。

    “跟我去个地方。”不等她说什么,他忽然拉上了她的手,大步朝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

    等到了地方的时候,清欢才发现这里是城镇边的一个小山腰上,有一块向外延伸的挺大的空旷的地方,站在边上可以俯瞰整个小城的夜色。

    清欢慢慢地向前走过去,面色平静地看着这座被夜色笼罩的城市,可是心里却远没有脸上看着这么平静,而是“砰砰”地跳得有些快。

    陈易冬静静地站在她的旁边,抬腕看了表一眼,然后就远眺着夜空,仿佛在等待什么。

    当指针指向12的时候,天空中隐约传来沉闷的“嘭”的一声,一朵硕大无比的金色花朵绚丽突然绽放在夜幕上,越开越大,越绽越亮,几乎点燃大半个夜空。

    美丽得不可思议。

    夜色与光萦绕在两人身旁,一切于这寂静中,都有不真实的错觉。蓝色紫色的弧光滑落,像是无数道流星,带着碎金的万点,散落在夜空里。

    她凝望着那绚目不似人间的美丽景象,绚丽、盛开、绽放、璀璨……即使每一次凋谢也美得那样绚烈。

    清欢突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她慢慢地转过头来,刚好就迎上陈易冬凝视自己的眼神,微微含笑,眸色似乎也如此刻的夜空般绚丽多彩。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像是有什么东西就要呼之欲出......

    这时一阵寒风吹来,吹乱了长发,丝丝拍打在脸上,有些痛有些辣,清欢却微微笑了,用一种很轻的声音说:“陈易冬。”

    “嗯?”

    “我们以后,都别再见面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