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25章 夜晚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在焰火的余光下,他的脸在阴影里,仿佛暧昧不明,清欢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来,不觉一呆。

    陈易冬看着她发呆的样子,不由嗤笑了一声,“刚刚挺远的就听见这边有声音,当时就在想,是不是谁家的孩子不懂事,大晚上地跑出来放烟花,结果走近了,才看见是你。”

    清欢囧了一下,然后就不服气地顶了一句,“这么晚了,谁家的孩子会出来?”

    话刚落音,陈易冬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清欢又反应过来,觉得有些不对,这样说好像显得自己连孩子都不如,她有些气结地问,“你才奇怪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易冬抬头又看了天空的烟花一眼,然后漫不经心地说:“和家里人回来的,扫墓。”

    “你也是这里的人?我以前怎么从来没看到过你?”清欢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问。

    她家乡的这个小城很小,城里的人总是或多或少都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清欢在这里直到大学时才离开,之前从未知道有陈易冬这么一个人存在,何况像他外形这么优秀的人,如果是小城的人,绝不会默默无闻到今日,应该早在读书的时代就被到处传扬了吧?

    “我的祖辈是这里的人,我也是第一次陪爷爷回来。”陈易冬淡淡地说。

    清欢听了后就“哦”了一声,然后就低头用脚尖踮着地面,没有说话了。

    这时赵美心看见她跑到一边去了,仿佛在和谁搭话,就有些好奇地跑了过来,看见陈易冬后就“咦”了一声,“清欢,你朋友吗?”

    该说是朋友吗?但是好像从来就只有自己在说和他是朋友,他从未正式和谁介绍过自己和他是朋友吧?她有些条件反射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陈易冬也正看着她,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似笑非笑的样子。

    见她有些迟疑,赵美心就有些奇怪地看着她,然后清欢突然想起了那晚在酒窖时的事情,心里默了默,觉得不管了,反正自己当他是朋友就可以,于是就点头,“嗯,在s市认识的一个朋友。”

    “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有这么一个帅气的朋友?”赵美心打量了陈易冬一眼,就对清欢挤眉弄眼地说。然后不等清欢说话,又对陈易冬落落大方地伸出手,“嗨,帅哥,我是清欢的好朋友,赵美心,你第一次来我们小城吧?有时间让清欢带你去逛逛,咱们这个城镇虽小,但是好吃的好玩儿的可不少哦......”

    看她自来熟的模样,清欢在一旁不由翻了个白眼。

    “你好,陈易冬。”陈易冬微微一笑,伸手和赵美心轻轻地握了一下,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头又对清欢说,“我正好有些饿了,不知道这里哪家夜宵比较好吃?”

    赵美心听了顿时眼睛一亮,忙把清欢朝他推了一把,“这个清欢知道,让她带你去吧,我们这里的夜宵也很有名的。”

    清欢不及防被她推了个踉跄,回头无语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说:“这么晚了,明天又过年,那些店家应该都关门了吧?”

    “没有,没有,江边那家平时都是要天亮才收摊的,这个时间应该开着的,去吧去吧。”赵美心连忙说,“我们都有些累了,先回去了,你们去吃。”

    说完她就忙跑过去招呼林峯他们一起离开。

    清欢:“……”

    陈易冬这时才闲闲地看了她一眼,“走吧,你不是该尽尽你东道主的义务吗?朋友。”

    清欢无奈,只好点点头,迈步先朝街边走了过去。

    “你到哪里去?”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去街边打车啊,你不是饿了吗?”她停下脚步,不解地转头说。

    “我开了车的,停在那边的。”陈易冬朝相反的方向指了指。

    “哦。”清欢有点囧,自己怎么忘记了,面前这个男人在s市可是开阿斯顿马丁的,和家里人到这里来了怎么可能不开车呢?

    两个人慢慢地朝停车的方向走过去,走到路边后,他径直朝一辆黑色的奔驰车走过去,解锁后就拉开了驾驶座的门。

    “你没开自己的车吗?”清欢走到副驾,拉开车门后坐进去问。

    “和家里人出来开那辆车不方便。”陈易冬淡淡地说了一句。

    清欢也没再问什么,开始专心给他指路。

    车启动后就朝江边开去,空气中弥漫着真皮座椅淡淡的膻味、空调风口吹出的静静香气,还有他身上传来的若有似无的淡淡烟味。

    清欢忽然觉得有些热和闷,按下车窗,风立刻灌进来,呼一声将她头发全吹乱了。

    车平稳地开在马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车厢里有些尴尬的沉闷。

    “许安安没和你一起来吗?”她极力地找话题和他说。

    “她在国外拍戏。”陈易冬十分简洁地回答,然后车里又重新恢复了沉静。

    清欢突然有种想抓狂的冲动,这个人到底会不会聊天啊……于是她也懒得继续找话题和他聊,干脆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只遇到需要转弯的时候,才轻声提醒他一声。

    到了江边的时候,清欢期盼的黑灯瞎火并没有出现,就像赵美心说的一样,那几家餐厅还是灯火通明的。

    她认命地推门下车,熟门熟路地带着陈易冬朝餐厅走过去,问道:“你想吃什么口味的?清淡一些的?还是辣一些的。”

    陈易冬在后面沉稳地回答:“都好。”

    清欢停下脚步,无语地看着他。

    “我真的都可以,你看着办吧。”陈易冬摊了摊手说。

    清欢眯了眯眼,打量了他这身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黑色呢大衣一眼,然后就不怀好意地说:“那好,我知道这里有家吃的人最多,生意最好,我们去那里吧。”

    陈易冬点了点头,没有丝毫怀疑,紧跟在她的身后。

    结果她带着他到了一家麻辣烫的小店,生意是的确很好,店里坐的满满的,大都是一些玩到半夜饿了的小年轻们,还没走到店门口,就闻到一股十分鲜香的麻辣味道传过来。

    清欢悄悄回头看了陈易冬一眼,却见他仍然是一副淡定的模样。她心里切了一声,然后就笑眯眯地朝忙碌的店老板打招呼,“李叔......”

    “哟,清欢回来啦。”李叔正在结账,听见声音后抬起头来,看见是清欢时就笑着说。

    “我们两个人,能安排位置吗?”清欢朝店铺里看了一眼问。

    李叔也伸头看了一眼,然后发现在最里面还有一张小桌子,就指了指问:“那里可以吗?”

    “可以可以。”清欢挥了挥手,带着陈易冬灵活地穿梭到那边。

    坐下后,清欢熟练地点了菜,牛肉,鱼丸和午餐肉,还有一些青菜和豆芽,没过多久,菜就端了上来,红油香气扑鼻,十分得诱人。

    “如果辣的话,你就涮着吃吧。”她看了陈易冬一眼,终于还是有些不忍,拿了一个小碗,给他到了一碗热水说。

    陈易冬笑了笑,埋着头就开始吃了起来。

    清欢自觉自己已经尽到了提醒的责任,也不管那么多了,也低头开始吃了起来。

    直到自己额头吃得都有些微微冒汗的时候,她才抬头看了陈易冬一眼,只见他却仍然十分自得吃着,并没有任何不适的表现。

    因为s市的菜系是以清淡为主,所以她先入为主地认为陈易冬肯定也不能吃辣,结果却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城土生土长的人都有些被辣到了,他却一点事都没有。

    本来清欢想叫一杯可乐来解解辣的,可是看见他这个样子,不由起了一股类似于争强好胜的心态来,于是继续低头下去,吃了起来。

    可能是在外面待的时间太长,吃得越发清淡的缘故,她吃到后面的时候,竟然就有些被辣得不行了,感觉舌头火辣辣的,连嘴唇都有些红肿了。额头的汗也越来越多,甚至连眼泪都氤了出来......

    “老板,这里来两厅可乐。”这时清欢听到陈易冬的声音响起。

    她有些愕然地抬起头,却迎上他有些无奈的眼神。

    最后两人从麻辣烫店里出来的时候,清欢已经喝完两厅可乐了,胃也被辣得有些不舒服,反观一脸云淡风轻样子的陈易冬,她算是真的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上了车吹了一会儿暖气后,终于舒服了一些,渐渐眼皮就开始沉重,她坐在副驾,恨不得倒头大睡,开始还强忍着,但是车开得平稳,暖气的风又丝丝拂在脸上,仿佛小孩子凑上来呵着气,暖洋洋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梦里像是突然有冷风透进来,她冷得蜷缩起来,紧接着有人替她盖上被子,温暖的手指轻轻拨开她的额发。她迷迷糊糊本能地偎向更温暖处,片刻之后,那温暖终于拢住她,熟悉而安详的感觉包围着她,像是有根羽毛轻柔地拂过她的唇角,痒痒的。似乎有淡淡的香烟气息,还有清凉的薄荷香气,她咕哝了句什么,又朦胧睡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