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24章 回家过年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日子就这么平淡地过去,清欢在快过年的时候就收到了德聚的offer,她提前一个星期办理了离职手续,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父母得知她回来的消息自然是高兴的,母亲一边为她收拾房间,一边问:“宋海呢?他什么时候回来?”

    清欢正在旁边将行李箱内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听见手顿了顿,才说:“妈,我想和你说件事情。”

    “你说,”母亲将枕头套好后,拍了拍,将它们整齐地放置在床头,然后转身过来。

    清欢也站了起来,将母亲按在床边坐下,自己拉了椅子坐到她的面前,沉吟了一下才说:“妈,我和宋海分手了。”

    母亲的眼睛先是微微睁了睁,然后就呆呆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喃喃地开口:“怎么会这样呢?什么时候的事情?”

    清欢沉默了几秒,才说:“也没多久,我们两个不合适,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

    母亲看着她,眼眶突然就红了,拉着她的手说:“清欢,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告诉妈,你们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分手呢?是不是宋海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妈,”清欢打断了母亲,“就是我们两个不爱了,不能在一起了,你别问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找我就是了,别再给宋海打电话了。”

    “你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怎么能就因为一句不爱了就算了呢?”母亲有些着急的开口,“女人的青春本来就没几年,你这样不就都浪费在他身上了吗?以后还怎么办啊?你听妈的,要是他只是第一次,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保证以后不再犯就算了,你们还年轻,所以不明白,过日子,什么爱不爱的,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妈......”清欢有些无奈,按着母亲的手,“我们两个已经分开了,不可能继续在一起了,而且也是他提出的分手,你就不要再乱想了,再说了,离了他宋海,难道我就过不好了?你要对我有点信心啊。”

    “你没名没分地和他一起住了这么些年,他是男人,倒是没什么影响,可你呢?”母亲的眼泪落了下来,自责地说:“早知道,当初怎么也不能放你就那么和他在一起。”

    清欢有些哭笑不得,“妈,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担心这些......”

    “不管什么年代,名声对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最重要的。”母亲有些生气地说,“我当初就是太顺着你了,而且也以为你们迟早要结婚的,才没多说什么,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死了。”

    “好好好,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后悔也没用了不是?”清欢拗不过母亲,只好顺着她的话说,“还有爸爸那里,你等他身体好些了,再告诉他这件事吧。”

    母亲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抬头看她时,眼睛又红了,“以后你一个人在s市要怎么办啊?要不然就回来吧,家里至少还有爸妈能照顾一下你。”

    “妈,你别担心,我换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工资比以前高了不少,以后肯定还会更好的,以后爸的医药费我一个人也能承担,”清欢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来,“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完了再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寄。”

    “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母亲不肯收,“我们不能给你什么就已经很内疚了,你现在又是一个人,身边没点钱怎么能行?”

    “我那里还有,你不要操心了。”清欢硬是塞进母亲口袋里,“都给你说了我涨工资了......”

    母亲拒不过她,只好收下,看着女儿明显消瘦了的脸庞,心里一阵酸涩。

    “坐了三个多小时车,我都快饿死了,妈,快去做饭吧,我想吃你的糖醋里脊了。”眼看自己的房间就快要用愁云惨淡来形容了,为了缓解气氛,清欢站了起来,伸个懒腰故作轻松地说。

    母亲点点头,默默地站了起来,去厨房做饭了。

    母亲离开后,清欢一个人在房间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了,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她站起来,看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微微有些发怔,现在再说起宋海的事情时,自己心里已经是这样的平静了,没有当初的愤怨,也没有了后来的故作坚强时的那种勉强的钝痛,是真的平静了。

    和宋海这么多年走来,自己曾经无比真切地相信过,离开了他,她是真的活不下去的,可是时间证明了一切,所有的事情都在无声无息中被忘记,剩下的,只是吃一堑长一智的痛悟。

    也无比真切地应了那句话:在故事的最开始,我们以为对方是自己人生里的最不能错失的那个唯一,但到最后才颓丧的发现,你不是非我不娶,我不是非你不嫁,一切都是个太伤人的误会而已。

    除夕前一天,清欢和父母一起去给爷爷奶奶扫墓,下山的时候,刚好碰见了同样来扫墓的赵美心,她看见清欢后很高兴,忙问:“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没打电话啊?”

    “前几天回来的,一直在帮着家里准备过年的事情,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清欢笑了笑说。

    “那晚上我们一定要好好聚聚,叫上小微他们,你好不知道吧,她就要和林峯结婚了,过完年就举行婚礼……”

    “真的?”清欢惊讶地说,“他们读书时不是都互相看不顺眼吗?”

    “是啊,所以缘分这回事,真是说不清楚。”赵美心有些感叹地说。

    ”清欢,你和美心一起去玩儿吧,家里的事情都差不多了,你那么长时间没回来了,和原来的朋友们聚聚也好。”母亲笑着看清欢,有些意有所指地说。

    “是啊,你们去吧,我们几个老人家一起走就是了,前面有公交车,很方便的。”赵美心的妈妈也笑着说。

    清欢想了想,点点头,就和赵美心一起离开了。

    回城的路上,远远看见隧道前排起了车队,这里在做日常维护,只能容单向的车通过,这个时候刚好轮到她们这边的车排队等待,赵美心将车停靠在路边,就和清欢一起下车抽烟,正在聊天的时候,就看见从隧道里出来一个清一色的奔驰车队,一辆接一辆地朝着墓园的方向开过去,看上去颇有些庄严肃穆的样子。

    “好大的阵仗。”清欢看了不由挑了挑眉说。

    “谁说不是呢,”赵美心将手里的烟头熄灭后说,“我之前好像听有个朋友说过,是那谁家今年回乡祭祖,没想到居然他们的老家居然是咱们这个小城。”

    说着她就附在清欢耳边悄悄说了个名字。

    “真的?”清欢听了不由咂舌,“他居然是咱们这里的人?”

    “是啊,真是没想到。”

    清欢看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从隧道里出来完的车队,不由有些感慨,这个时候,其中一辆从她面前路过时,车窗微微摇下了一条缝,她无意识地朝里面看了一眼,却对上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睛,但仅仅只有那么一瞬间,车窗又被迅速地摇了上去。

    她愣了一下,觉得那双眼睛似曾相识,但是却又一时反应不过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清欢,上车了,可以走了。”赵美心叫了她一声。

    “哦,好。”清欢转过身,上了车,不再去想刚刚的那一幕。

    晚上几个老同学聚在一起吃了饭,又去唱歌,从ktv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林峯喝得有些高兴,又兴致勃勃地建议道:“今天算是除夕了吧?我们干脆再去广场放烟花好不好?”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只有清欢皱了皱眉,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走啦清欢,放烟花花不了多少时间......”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赵美心就将她拖着塞进了出租车。

    清欢无奈,只好继续陪着他们一起疯。

    这个时间的广场空无一人,显得异常的寂寥,赵美心清欢他们将买来的烟花一字排开放置在广场中央,点燃了引线后就像孩子一样捂着耳朵嘻嘻哈哈地往后退,随着“砰”得的一声巨响,打破了广场上的寂静。

    一团彩色的光芒快速上升着,留下一线灰色的烟雾。接着啪一声,一朵“花儿”在空中盛开了,绽放了。然后分裂成无数小小的光点,照亮了夜空,接着后面的烟花也陆陆续续地绽放,五颜六色的花朵重重叠叠,五彩斑斓,煞是好看。

    清欢仰头看着夜空,只觉得好长时间都没有现在这般轻松快乐过,她和赵美心一起笑着,跳着,却在不经意转头的时候,猝不及防地看见一道欣长的身影在不远处,清冷如玉。

    她微微一怔,定神看了看,这才确定下来,站在那里的人,不是陈易冬又是谁!

    陈易冬这时也发现了她,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不过他仍然双手叉在大衣的口袋,站在原地没有动。

    清欢踌躇了一下,还是慢慢地走了过去,朝他微微一笑:“嗨。”

    陈易冬不轻不重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才唇角弯了弯说:“原来是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