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23章 所谓纯友谊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陈曦叫来家里吃饭的人,清欢之前也见过,是她乐队的三个成员——键盘手大村,贝斯十方,和鼓手老猫。

    而大村正是那天晚上让小西垂涎不已的那个俊朗男孩。

    大家看见清欢回来了,都十分热情地和她打招呼,并没有了之前在酒吧看到的那种距离感。还主动帮着清欢将袋子里的牛肉,虾以及鱼丸拿出来,用盘子装好,再端上餐桌。

    等菜全部上桌后,放置在电磁炉上的锅咕咚咕咚地响了起来,跟着里面的红油就开始翻滚,那股麻辣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让人忍不住垂涎欲滴。

    几人围着桌子坐下,大村帮大家将红酒斟上,然后举杯,“来来来,我们先来庆祝一下,预祝我们能在三个月后的比赛中,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争取一炮打响,以后再也不必在酒吧里来回奔跑献唱。”

    “对,我相信,就凭我们几个的才华和实力,一定能够心想事成的。”老猫举着杯,有些激动地说。

    “哦?你们要参加什么比赛?”清欢听了眼睛不由一亮,问道。

    “中国好歌声,今天去交了参赛表格,初审已经过了。”陈曦抿着嘴笑,眼里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喜悦。

    “真的?”清欢惊喜地看着他们,“这个比赛听说筛选挺严格的,那真是要恭喜你们了,要是能冲到最后决赛,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

    “借你吉言,我们一定会顺利晋级到决赛。”大村微微一笑,“来,大家先干了手里这杯酒。”

    几人高高兴兴地碰了一下杯,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吃菜吃菜,我们也别干站着了,边吃边说。”陈曦放下手里的杯子,笑着招呼大家坐下。

    一席人又笑嘻嘻地坐了下来,兴高采烈地聊着天,将切成薄片的牛肉和鱼丸先倒在锅里涮了起来。

    气氛正好的时候,门铃突然又响了起来,清欢奇怪地抬起头来,问陈曦:“你还有朋友要过来吗?”

    陈曦嘴里正嚼着牛肉,说不出话来,听到后就忙不迭地点头。

    清欢便站起来去开门,谁知门一打开,就看见那天在酒吧里见过的店长——吴川正站在门口。

    看见她后吴川微微一笑,“你好,清欢。”

    清欢从短暂的怔愣中回过神来,弯了弯唇角,略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侧身让出通道来。

    “吴川,你怎么才来啊?”陈曦吞下了嘴里的牛肉,就朝吴川喊道,“迟到了可得罚酒的。”

    “好好好,我认罚,你说罚多少,我就罚多少。”吴川一脸宠溺地看她笑,然后走到她旁边的位置坐下。

    清欢也跟在后面走了过来,淡淡地扫了一眼大猫和十方中间那个闲置的位置,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大村,去帮吴川拿副碗筷和杯子。”陈曦见大村坐的离厨房近,就用手肘支了支他的胳膊说。

    大村抬头看了她一眼,脸上却没有了刚刚的笑容,有些不耐烦地说:“他自己不知道拿啊?”

    “是啊,他有手有脚,不知道自己拿啊?”老猫也在一旁低声嘀咕了一句。

    话音一落,餐桌上的气氛陡然间僵住了,大家都没说话。

    吴川却丝毫没觉得尴尬,十分气定神闲地坐在原位,瞟了大村一眼,也没有起来说自己去拿的意思。

    “你们怎么回事啊?拿副碗筷而已,至于吗?”陈曦突然站了起来,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大村和老猫一眼,“算了,你们不去,我去……”

    大村的脸沉了下去,但是身体仍然没有动,放在桌上的手握成了拳头。

    “我去吧,反正我这里离厨房近。”清欢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站起来笑了笑说,然后就要朝厨房走去。

    “怎么好意思让美女替我操劳呢,我自己去好了。”这时吴川终于开口,站起来笑着说。

    清欢本来对他也没什么好感,他既然这样说了,自己也就从善如流了,又坐回了桌前。

    “好了好了,大家吃菜,今天的牛肉特别新鲜。”十方见陈曦和大村还在赌气,谁也不让谁,于是连忙打起了圆场。

    老猫见状也在大村耳边不知轻声说了句什么,大村脸色渐渐好转了起来,于是因为吴川的到来破坏的气氛又开始重新恢复了,只是清欢却觉得似乎怎么也找不到刚刚开始时的那种和谐的感觉了。

    只有吴川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不时地和陈曦交头接耳地说些什么。

    到后面,清欢也看出老猫他们都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了,盘子里的菜勉强烫完后,大家就都草草散了。

    将餐桌上的东西收拾干净后,十方就说要先回去了,老猫也说要走,大村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没有动的吴川,有些烦躁地开口:“喂,你还不走啊?”

    吴川抬起头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陈曦就从厨房里走出来,“我让他再等一会儿的,有些事情要和他说。”

    “是啊,小曦说有些话想我聊聊。”吴川看着大村时眼里明显闪过一丝得色。

    大村愣了愣,站在那里,没有动。

    “你还有事吗?”陈曦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事的话早点回去了吧,我们明天还彩排呢。”

    大村的脸突然就白了白。

    一旁的老猫和十方叹了口气,走了过来,连拉带拽地将大村弄了出去。

    清欢也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和陈曦说了一声后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她回到房间后,就抱着电脑上了床,有些无聊地翻着网页来看,客厅里时不时会传一些陈曦和吴川的耳语来。周围很静,光线朦胧,只有他们俩的声音,时低时高,空空寂寂。

    清欢靠着枕头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等她醒过来时,看了看放置在腿上的电脑屏幕,已经快12点了。

    她坐直了身体,凝神听了一会儿,吴川的声音还断断续续地传过来。

    清欢摇了摇头,掀开被子下床,拉开门边打哈欠边走了出去,故意大声喊了一声:“小曦,你要用厕所吗?如果不用的话我准备洗澡睡了,快12点了,困了。”

    陈曦和吴川停止了交谈,都转头看向她。

    “啊?吴川还在呢?”清欢装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刚不小心睡着了,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吴川微微一笑,站了起来,“确实挺晚了,我该走了,小曦,我们下次再聊吧。”

    陈曦点点头说:“那好吧,下次再找时间聚一聚。”

    吴川点点头,向她们告辞后,就离开了。

    听见房门被关上的声音,清欢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开口:“小曦,你和吴川......”

    “我们真的只是朋友的关系啦。”陈曦反应了过来,怔了怔,又补充了一句:“纯友谊的那种。”

    “纯友谊?”清欢好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你知道吗?我原来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进化心理学认为,男女之间的友谊也是从吸引开始的。人们结交异性朋友的时候,即使双方都对对方没有好感,在潜意识里,也会将异性朋友们作为自己的潜在交往对象。其中,大多数男性结交女性朋友的潜在心理是寻求伴侣,大多数女性的心理则是为了寻求保护。在一项调查中,96%的受试者表示,曾经从异性朋友身上感受到吸引力。”

    “而这种吸引力,”她故意顿了一下,“更多时候偏向于主观或者是客观性吸引力,也就是会下意识的评价这个人我想睡或者这个人应该挺多人想睡的,不过我不想。”

    陈曦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清欢,你到底想说什么?”

    清欢走到她面前,叹了口气说:“傻姑娘,我是说,吴川摆明了是想睡你,只是蠢友谊的这种借口,只有你才会信吧?”

    “怎么可能,他是有女朋友的。”陈曦摆了摆手,像是听到一个笑话一般地说。

    “那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清欢正色道,“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陈曦有些好奇地问。

    “第一,这种男人会伪装成很成熟,假装在你不懂的领域很懂的样子,在你困惑的时候,给你各种指导。第二,他为了打消你的防备心,在一开始用友谊的借口接近你的时候,就会告诉你他有女朋友了,或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第三,这种男人的女性缘很好,社交平台女性朋友数量庞大。第四,你们在一起聊天时,他总会顺着你的观点去,绝不会让你感到一点点的不舒服的感觉……”

    陈曦站在原地愣了半晌,忽然就哈哈笑得直不起腰来了,“清欢,其实你都可以去出一本书,专门教人如何辨别渣男了。”

    清欢:“……”

    “好啦,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是我很明白我和吴川之间仅仅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并没有任何越界的事情,我们就只是纯友谊的关系,放心啦。”陈曦一边笑着擦去自己眼角的泪珠,一边说。

    清欢明白有些事情点到为止是最好的,况且她已经说的这么明显了,如果陈曦还是认为没有什么问题,自己确实也不太好干涉太多,因为她们毕竟还只是住在一起的房东房客的关系,再说下去,就有干涉别人私生活的嫌疑了。

    以她对陈曦的了解来说,陈曦是一个十分厌恶任何插手自己事情的人,所以,她便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