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21章 谈心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清欢是被客厅里有人说话的声音吵醒的,她迷迷糊糊中摸出枕头下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着6:00。

    这么早……她哀叹了一声,放下手机,准备翻个身继续睡,可是客厅里的声音却不管不顾地继续往耳朵里钻。

    “我说了多少遍了,我不去……不管他爸是干什么的,都和我没关系。”

    “妈,你行不行啊……现在是凌晨六点,你就这么哭哭啼啼地给我打电话,我昨晚忙了一晚上,你还要不要我睡觉了?”

    “你不用动不动就死啊活的来威胁我,照你这样逼下去,说不定是我先死给你看,我看你到时候逼谁去!”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陈曦的音量陡然提高,尖声喊了出来。

    清欢无奈,睁开了眼睛,睡意也顿时消散了,反正待会儿也要起来上班,她索性就不睡了,慢慢地坐直了身体,披了件睡袍就拉开房门出去了。

    走到客厅才看见陈曦已经挂了电话,仰头靠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疲惫不堪。

    看见清欢走出来,她才像是反应了过来,坐直了身体,有些歉意地开口:“对不起啊,一时情急,忘了你还在家里睡觉呢,你是被我吵醒的吧?”

    “没关系,反正再过一个小时我也要起来了。”清欢笑了笑说,然后又关切地问:“刚刚听你在电话里挺急的,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儿,我妈打来的电话,逼我回去相亲呢。”陈曦有些无奈地说,“以前是每个星期打电话来催我,后面发展成每两天,现在倒好,每天都要来电话,你说打电话就打电话吧,非要哭哭啼啼的,就像是我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不过就是没按她想的那样去做而已嘛......至于这个样子吗?而且我才23,不是32,她何必一副我再不去相亲就会嫁不出的凄然样子?”

    清欢听了有些默然,这的确是典型的中国家长,把插手子女的恋爱和婚姻的行为,视作是对你好,对你尽责的表现。

    “清欢,你觉得奇怪不奇怪,当你在正当青春和憧憬爱情的年龄时,家长总是对我们的这种他们视为的所谓早恋的情感深恶痛绝,坚决采取严防死守的政策,甚至不惜棒打鸳鸯、从中作梗,拆散你和你的初恋情人。滑稽的是,当你从学校走向社会,不过相隔数年,他们却认为你同时具备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成熟,而且“老大不小了”,开始用与以往截然相反的态度,逼迫你朝另一头径直奔去,仿佛天堂和地狱的大门对调了个方向。其态度,无异于把自家养的鸭子赶进笼子、拿到菜市场上叫卖,慌张又焦虑,粗暴又市侩,生怕迟了一秒卖不出好价钱。”陈曦突然有些愤愤不平地说,“我们是人,又不是机器,可是说不要情感就不要,说要就要的吗?他们逼婚的时候,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清欢听了她这么一大通的抱怨,不由失笑,“看来是平时受的委屈够大的,这么大的怨气。”

    “本来就是,我妈是那种无论我干什么,都非要插手的人,原来高考前我本来就想考音乐学院,她非说这没前途,死活不让我考,非要我读经贸,拜托,我数学都考不及格的人,要我去学经济?毕业前我本来没打算留在s市的,想回老家去的,她又非不要我回去,说什么既然都走出那个小县城了,就别回去了,留在大城市多好,就忙不迭地给我在s市买了房子,托人给我找工作,生怕我后悔了,不管不顾地回去一样……我这辈子,好像就没真的做过自己的主一次,所以这一次,我好不容易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说什么也不会放弃的……”

    “其实父母都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我们好,他们也是想让我们幸福。”清欢轻声劝慰着她,“你也别太在意了。”

    “幸福?”陈曦冷笑了一声,“可能在他们眼里,幸福的标准就是:要财产富足、家庭完满、儿女双全、阿姨司机、平安常在。这个标准当然也有年龄界限,就是赶在比较适合生孩子的年龄段之前。所以啊,奔三而去却孑然一身的女儿是不幸福的,因为还没找到可以共同抚养后代的男人;结了婚却不生小孩的小两口也是不幸福的,因为没有完成造人任务;喜欢同性的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因为生不了。而成为懂事子女的任务如下:22岁大学毕业前不能谈恋爱,25岁上下要钓得金龟婿、娶个好老婆,最好26岁结婚,27岁生头胎,这样30岁前才能让爹妈抱上两个娃,构成一个完整的“好”字。只要你满足这些硬性指标,不管背地里有多憋屈,在长辈眼里也是个幸福常驻的幸运儿。”

    清欢听了不由捂嘴笑了:“没想打你还看的挺透彻的......”

    “看得透彻能有什么用啊?要能抵得住我妈的无数的疲劳轰炸才能算真的解脱出来啊。”陈曦郁结地长叹一声,“照她这样起床第一件事就来找我闹的节奏,真的不死也要脱成皮啊……我还年轻,折腾一下也就算了,我真担心她哪天把自己给折腾进去了。”

    “你可以看看找个时间好好和你妈妈谈一下,争取让她理解一下你嘛。”清欢说。

    “理解?算了吧,她到时候会反问你为什么不理解一下她,况且我太了解我妈了,她固执的程度就像冬天被冻硬了的石头,坚硬且冰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能融化得了得,我早就歇了相让她理解我的心了。”陈曦打了个哈欠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啊,耽误你这么久时间来听我抱怨。”

    “没关系,有些事憋在心里久了,说出来会好受一些。”清欢笑了笑说。

    陈曦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在走进自己房间时,又忽然转过身来说:“清欢,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有时你给人的感觉很好,就像是那种,”她站在那里想了想形容词后才说:“如沐春风的感觉……”

    清欢怔了一下,然后才微笑着说:“谢谢你的夸奖。”

    两个人相视而笑,仿佛一瞬间又拉近了不少彼此的距离。

    等清欢收拾妥当出门坐地铁的时候,才发现一夜之间,s市仿佛被裹上一层银白的衣服,一眼望去,屋顶,树木,路边都覆盖上了一层积雪,整个城市一片银妆。

    她站在原地,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在树叶上的积雪,碰到雪的一刹那,仿佛感受到雪的冰凉,又猛地将手收了回来,然后戴上手套,又放心大胆地去玩雪,像一个孩子一般,不亦乐乎地玩了好一会儿,直到到了不得不走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朝地铁站走去。

    到了公司,清欢发现小南和陈飞都没有来上班,路过他们的座位时她的脚步顿了顿,然后继续毫不犹豫地像前走去。

    是啊,她又在心软个什么劲儿呢?如果今天换做赢的人是小南,此刻恐怕躲在背后哭和绝望的人应该就是自己了,而他们对她是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丝愧疚和心软的。

    “清欢姐,听说申盛的人今天又要过来开会,你说陈易冬会不会来?”小西趁着中途去茶水间倒咖啡的空隙,八卦兮兮地凑过来问。

    “我怎么知道?”清欢眉眼也不抬一下地说。

    “你怎么对帅哥的动向一点也不敏感呢?”小西撇了撇嘴,“要知道,他可是那种出来对着一群女生随便抛个媚眼,就会立刻迷晕一片的级别啊。”

    “你觉得我还像是那种没长大的,还会被帅哥随便迷晕的小女生吗?”清欢好笑地看着她问。

    “没意思,不和你讨论这种话题了,我还是去前台的小美妹妹讨论一下哪里可以偶遇男神好了。”小西无聊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端着自己的咖啡离开。

    清欢失笑地摇摇头,视线继续移回电脑屏幕上。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清欢准备坐电梯下去吃饭,谁知进到电梯下了两层后,门忽然开了,陈易冬拿着电话走了进来。

    清欢身体不由一僵,脚也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直到身体抵着墙的触感告诉她,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了。

    聂清轻声地讲着电话,神色难得一见地温柔,仿佛没有看见电梯里的她一般。

    于是清欢安静地站在他的身后,听到他微微不悦道,“昨天保姆说你擦伤了手肘,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似乎那头答了什么,他皱了皱眉,“以后这种危险动作让替身去做,别让我担心。”似责还怜的口气泄露出一丝宠溺。

    清欢顿时明白他正在和谁通话了,不由觉得有些尴尬,抬头看着不断跳动的数字,盼望着电梯能快点到底层,自己好尽快离开。

    这时不知那边又说了什么,聂清又心情极好地浅笑,“那好吧,乖一点,过两天我到巴黎来接你。”

    等狗粮终于撒的差不多了,他才挂了电话,漫不经心地转身看了清欢一眼,“你怎么在这里?”

    清欢此刻的心情真的就像是哔了狗一般,老大,是我先进电梯的好不好,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