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17章 订婚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齐衡的话刚落音,聚光灯就从齐洛的身上慢慢地转移到了舞台前面站着的两个人身上,从清欢站着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可就算是只能看到背影,她也能分毫不差地认出宋海来,他旁边站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正紧紧地挽着他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悦耳的音乐响起,大家都在鼓掌祝贺着这对准新人,道贺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就在大家都忙着向他们道喜的时候,清欢却僵直了身体站在原地,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却得干干净净,苍白地像张白纸。她竭力地睁大眼睛,天鹅绒的窗帘被风掀起来,仿佛黑色波浪,一波波,无涯无际,打在自己眼前。

    原来这个叫文静的女人还有中海董事长的干女儿这样的身份,宋海就是为了她放弃了他们六年的感情。

    清欢此刻只觉得胸口闷得难受,原来他说的什么觉得自己变成个没有梦想的人了,和自己在一起平淡无奇了......这些话都是骗人的,归根结底,只怪她没有一个做上市公司龙头老大的干爹而已。

    她忽然感到一阵无力地难过,自己从来就没有想到过,宋海离开她真正的原因会是这样,当初临走时,还要找一个那么冠冕堂皇的借口......曾让她觉得这段感情的逝去,自己也应该背负一定的责任。

    陈易冬似乎发现了清欢的不对劲,微微低头问她:“怎么了?”

    她此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麻木地摇摇头。

    然而只这么一个略显亲密的动作,已经被酒会上各种各样的人瞧在眼里,有艳羡,也有嫉妒,或者若有所思。

    其中,也有来自她的老板和miss宁的目光。

    当然清欢此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么多,陈易冬被相熟的人拉到一边说话了,她则站在角落里,无意识地仰头喝着自己手里的酒,当杯子空了后,又再转头换一杯,就这样一杯又一杯地酒下肚。

    等陈易冬忙完回过头来找她的时候,清欢脚下的步伐就有些虚浮无力了。

    “你到底喝了多少酒?”看着她脸上浮现出的红晕,他不由皱起了眉头。

    清欢没有说话,只是托起自己的下巴看着他傻笑。

    很明显,她已经喝醉了,陈易冬有些头疼地扶了扶额角,自己只是离开了一会儿而已,天知道她到底喝了多少酒,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醉成这个样子,想起她上次喝醉后自己不甚愉快的经历,他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陈易冬当即就果断地决定,趁着她还没有醉得意识不清的时候赶紧把她弄回去,免得那晚的悲剧再重新上演。

    说完他就拉着清欢朝宴会厅门口走过去。

    酒店大门外,陈易冬接过门童递过来的车钥匙,拉开车门就把清欢往车里塞,她被推的踉跄了两步,胳膊撞在车门上,疼得咝咝倒吸气。

    “不,我不走。”她一边嘟哝着,一边使劲地用手抵着车门,“我还要去喝酒......”

    陈易冬皱眉:“还没喝够?”

    “我只想好好庆祝一下,你知道的,去开瓶红酒庆祝,”清欢仰着头,断断续续地说着,酒店外墙的灯光耀眼,照得她只想流泪,“我们原来说好的,到了年底就去买房结婚,等领了证,签了首付合同,然后就找一个地方买瓶82年的拉菲,他一直就喜欢喝红酒,可是这几年为了存钱买房,从来都舍不得买瓶好的红酒来喝……”

    那个“他”指的是上次看见的那个男人吧,陈易冬也是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今晚和文静订婚的男人,似乎就是他。

    “走吧,我知道哪里有82年的拉菲,我带你去。”

    被陈易冬带到一个地下酒窖的时候,清欢的酒已经醒了一大半了,她瞠目结舌地看着那面直达屋顶的酒墙,数不清的各式酒瓶安静地躺在架子上,像是等着主人的来临。

    昏黄灯光下,陈易冬递过来一瓶红酒:“82年的拉菲。”

    她接过来,脑袋一片空白,舌头都要打结:“这里是哪里?”

    “我家。”

    清欢瞬间就想喷鼻血。

    她喏喏地仰头看着那酒墙,怀里抱着那一瓶葡萄酒喃喃自语:“以前大学的时候看tvb的连续剧的时候,里面的主角总是喜欢动不动就开瓶82年的拉菲,当时他看了也很兴奋,一直在说真是支好酒。而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是啊,我能知道什么呢……”

    陈易冬斜倚在墙边,挑了挑眉:“不知道也罢,不过是不到五万的一支酒。况且真正懂酒的人,不见的就会真的就多喜欢82年的拉菲。”

    “他现在应该想喝什么样的红酒就可以马上喝到了吧?不用再想着省下钱来买房了,不用再过着全家人都指望着他的那种生活了......是傻瓜,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文静吧?我又在这里不忿个什么劲儿啊。”

    明明是那样久远的事了,说起来却仿佛昨日一般,连标点符号都像是伤痕的结痂,碰着还是会疼。手里拿着的这支红酒,瓶身冰冷,一点一点吸走她掌中的温度。

    “清欢,你想不想知道这瓶酒的价值?”

    “你要卖我吗?不是说了不到五万……”

    话音未落,握着瓶身的手被他一下举起,手腕被扣住猛然往下一沉!

    “砰”得一声,瓶身落地后就分裂开来,飞溅到四周去,酒液将她的白色高跟鞋都染成了一种妖艳的紫红色。

    “你疯了,陈易冬。”清欢惊得一下捂住了嘴。

    “这瓶酒最好的价值,就是给你过去的生活和感情画上一个终结,从此忘却前尘,只为了自己而活,努力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活出只属于你顾清欢的精彩来。”陈易冬神色疏淡地站在那里,尽管在昏暗的灯光下,可仍然能看出他的五官如镌刻一般,俊美的不可思议。

    清欢心疼地看着一地的碎片,可是却不得不承认,此刻自己心里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畅快的感觉。

    “这里,这瓶红酒比拉菲还要贵一些,大概十万。”他朝前走了几步,抽出另一瓶红酒来,举了起来,又要往地上摔去。

    “别摔了......多贵啊。”清欢情急之下,踉跄着上前几步抱住了他的胳膊。

    陈易冬感到她柔软的身躯紧贴着自己,还带着一丝酒的馨香,不由就怔愣在了原地,心中就像是有一根细细的弦绷断了,发出的颤音让自己有些心痒难耐。

    清欢这时也反应过来自己有些不适当的举止,忙放开他站直了身体,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情绪,然后故作轻松地说:“这么好的酒干嘛要摔啊,我们也可以喝掉它啊。”

    已经深夜了,在满室果浆香气的酒窖里,清欢靠着酒窖的墙壁席地盘腿坐着,手里将红酒杯举得高高的,嘴里断断续续地呢喃着,“刚分手那段时间我总是在想,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够好,然后他才会放弃我,是不是大家知道了都会嘲笑我,是不是我真的很糟糕,该怎么向父母交待呢?他们应该会很失望吧……”

    陈易冬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发出任何评价,只是安静地听她陈述着这一切。

    ……

    “可是就在刚刚一刹那,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不是我的问题,我为什么要怕告诉父母,告诉我们共同的朋友呢?”她扶着墙站了起来,“该羞于启齿的人是他,而不是我,我不该让这种事情来缠绕自己,我已经开始我的新生活了,干嘛还要为别人的过错买单?”

    陈易冬看着她,一言不发。

    “谢谢你今晚能陪着我,能纵容我这样像疯子一样的举动。”清欢踩着一地的碎玻璃走到他的面前,歪着头看他,眼里似破碎的星辰般的光亮一闪而过。

    “不客气。”他勾了勾唇角,声音低沉。

    “很晚了,我该回去了。”清欢笑了一下,然后稳了稳神后,朝着楼梯走去,在踏上第一节台阶的时候,她忽然转过身,“喂,陈易冬,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朋友,你呢?”

    她是这样地急于给两人的关系定性,陈易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却并没有说话。

    清欢就那样保持着转身的姿势没动,几乎是有些固执地看着他。

    “当然了,我们是朋友。”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清冷的声音才缓缓地响了起来。

    从陈易冬的别墅出来时,清欢才发现不知何时下雪了。黑濛濛的天空下,一片片细小的雪花,飘落在自己面前,她伸手去接,感到一丝冰凉微微刺痛了皮肤。

    雪慢慢地下着,路灯朦胧,出租车停靠在自己面前,她拉开车门时下意识朝别墅客厅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即就怔了怔,发现他正靠在落地窗边看着自己,沉黑如同海底礁石般的双眼,宛若初见。

    清欢咬了咬唇,然后转过头去,径直钻进了后排车厢,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回家的路上,她靠着车窗,有些茫然地看着不断向后闪过的一排排路灯,还有天空中不断飞扬的雪花,心里有个声音轻轻地响起:你做的对,顾清欢,他已经有了女朋友,哪怕是一点点的犹豫,都不该存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