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12章 巧遇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周六清晨时分下起了小雨,从窗子里看出去,远处新笋样的楼尖,近处相邻公寓楼乳白的飘窗,都隔着一层淡淡的水汽,变得朦胧而迷离,整座城市被笼进淡灰色的雨雾里。

    清欢很早就醒了,从浴室出来,窗外的天色仍旧阴沉沉的,雨丝还细密绵绵地飘落着。她慢慢地换好衣服,将睡衣塞进行李箱中,然后把最后剩余的一些生活用品放进纸箱,贴上封条。终于,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完毕,就等搬家公司的人过来搬运了。

    她坐在沙发上,环顾四周,其实需要搬走的笼统不过六七个箱子罢了,这里住了近三年的时间,没想到最后走的时候竟然这样的简单,她和宋海一起置的比较大件的东西,都被她以便宜的价格转手出去了,包括身后这套沙发,也以五折的价格卖给了房东。

    这套沙发还是当初和宋海逛街的时候,自己一眼就相中的,本来想着买了房子后再买的,但是宋海却说自己喜欢就先买下,到时候再搬到新居就是了,当时沙发到家的时候,她高兴得像个孩子,满心地欢喜。没想到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就被她廉价出手了。

    没过多久搬家公司的人就到了,帮她把所有的行李搬上车后,就朝新家的地方去了,清欢最后看了一眼这所充满了和宋海所有回忆的房子,长长地叹了口气,轻轻将门带上。头也不回地就下楼离开了。

    到了新家后,房子里静悄悄的,陈曦没有在家,清欢把箱子全部拖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就开始动手收拾起来,等她全部归置完毕的时候,感觉胃有些隐隐作痛,这时才惊觉自己从起床后就没有吃过东西,于是从箱子里拿出前几天买的泡面,走到厨房煮了起来。

    正在烧水的时候,突然听见客厅里有动静,清欢走出来一看,不由愣了愣,有些吃惊地说:“你在家呢?”

    陈曦顶着一团乱糟糟的短发,茫然地看了清欢一会儿,似乎才反应过来,然后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那我刚刚搬家的动静没吵到你吧?”清欢有些歉意地开口,“我以为你不在家。”

    “没事儿,我睡着了雷都打不醒的。”陈曦不是很在意地说着,然后朝厨房望了一眼。

    清欢也回头看了一眼,见水已经开了,正噗呲噗呲地响着,便忙走进去,准备把面块放下去,拿起面块的时候,她想了想,又回头问了陈曦一句:“我在煮面,你要不要一起吃点?”

    陈曦摸了摸肚子,忙点了点头,然后十分乖觉地坐到了餐桌旁。

    清欢不由失笑,又拿了一包泡面出来煮了,然后又煎了两个鸡蛋,摊在面上,再撒上点麻油,本是两碗简单的泡面,竟然看上去十分的有卖相。

    陈曦可能是真的饿了,不一会儿就连汤带面地吃了个底朝天,放下碗后,不由赞叹:“清欢,你厨艺不错啊,泡面都煮得这么好吃。”

    清欢低头吃着面,笑了笑,“哪有什么厨艺,不过是习惯煮一些家常的东西罢了。”

    陈曦点了点头,也没去探究她这句话的意思,然后开口:“那天忘了告诉你了,我的作息时间时间可能和正常人有些不同,晚上我要去酒吧演出,回家基本都是凌晨后了,所以白天可能会睡得比较晚起来。”

    “这倒没关系,除了周末,我基本白天都不在家,周末的话我也注意一些,尽量不打扰你休息。”清欢笑了笑,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虽然是合住,但是两人的作息时间错开了,相对来说都比较有自己的空间。

    陈曦点点头,心里越发对自己的新房客感到满意,吃完面后,又主动洗了碗,然后就飘回自己房间,继续补觉去了。

    清欢也回到自己房间,合衣躺在床上,盯着上方的天花板愣愣发呆,直到这一刻,她才真切无比地感觉到,新的生活,真的开始了。

    晚上的时候,突然接到好友赵美心的电话,她到s市来出差,恰好到的时候是周末,就忙约清欢出来坐坐。

    “怎么瘦了这么多?”到了约着见面的咖啡厅后,赵美心盯着坐在自己的对面的清欢,感到有些诧异,不过半年时间没见,清欢整个人像是瘦了一圈。

    “那说明我减肥有成效了。”清欢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笑了笑说。

    赵美心看着她,有些奇怪,总觉得清欢有点变化,可是到底哪里变了呢,自己又说不上来,只是觉得不太对头。原来自己来s市和她见面的时候,她总是高兴地带着自己去吃最近发现的好吃又便宜的东西,聊天的时候三句话不离我们家宋海。现在虽然也有说有笑,但更多的时候是沉默,就像突然有只无形的大手,一下子将笑容从她脸上抹得干干净净。

    赵美心终于忍不住,“顾清欢,是不是和你们家宋海吵架了?”

    “我和宋海一个多月前分手了。”她平静地开口。

    “什么?”赵美心突然拔高两个音调,“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现在才告诉我?”

    清欢沉默了一下,才说:“我只是还不知该怎么和你们说。”

    “为什么分手?”

    “他说他爱上其他的女人,说我配不上他。”

    “这个负心男,他居然好意思这么说,”赵美心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冲脑门,然后咬牙切齿地,“当初为了求你和他在一起,在你楼下站一夜的人可是他。真是看不出来啊,现在居然说你配不上他……”

    “其实没什么的,美心,”清欢低垂着头,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慢慢抬起头来,“人在安逸的环境中过久了,有时会忘记当初的自己,我其实该庆幸,某种程度上,他帮我认识到了我身上存在的很多问题,而且现在还不算晚,否则如果再过几年,人真的钝了,他再提出分开,我也许就翻不了身了。”

    “你还在为他说话?!你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你的青春,你的年华全部都付出在他身上了,这个时候来说不爱了,他有没有为你考虑过?”赵美心义愤填膺地开口,然后深深地看了清欢一眼,所有的愤怒又瞬间都化成了疼惜和无奈,她叹了口气,突然推开桌子站了起来,“都这个时候你还约我喝什么咖啡啊?”

    “哈?”清欢愣愣地看着她,十分茫然的样子。

    “当然是去喝酒啦,笨蛋。”赵美心不给她反应的时间,一把把她拉了起来,就急吼吼朝门外走了过去。

    两个人在酒吧要了一瓶威士忌,分着喝完了,到了深夜才跌跌撞撞离开,回到赵美心住的酒店后,犹觉得不过瘾,又打电话让前台送了一瓶红酒过来,最后清欢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到床上去的了,只知道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天旋地转,接着便不省人事了。

    早晨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清欢揉着额角坐了起来,看见赵美心躺在自己脚那头,睡得正沉,再看看自己身上皱得不成样子的衣服,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强按住胃里的翻江倒海,走到浴室。

    看着镜子里顶着两个熊猫眼的脸庞,清欢哀叹了一声,自己可真是有当醉鬼的潜力,忙打开水龙头,洗去脸上的狼狈,然后轻手轻脚地拿上大衣和包,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刚刚关上门,她转过身,准备朝电梯处走过去,没成想一抬头时,一个挺拔的身影映入眼帘,陈易冬也刚好从隔壁房间出来,就站在离她不过几步远的地方。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地站立在原地,愣了足足有五秒钟。

    “你……”清欢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就被陈易冬眼明手快地捂着嘴拖到了房间里去,她瞪着眼睛愣了几秒,然后就手脚并用地挣扎了起来。

    “嘘.......别闹,”陈易冬压低了声音说,“帮我个忙。”

    清欢停止了挣扎,眨了眨眼睛,用手指了指他捂住自己的嘴。

    陈易冬反应过来,“哦”了一声,放开了她。

    “你有话不知道好好说啊,吓我一跳。”清欢气得要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

    “我是怕你打草惊蛇……”陈易冬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鄙夷地说:“怎么,你还怕我怎么着你呀?”

    “那可说不定,现在社会上的变态可多了。”清欢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说完后她就抬头看了房间一圈,然后愣了一下,套房客厅里还站在着一个人,而这个人她之前也见过,正是上次和陈易冬在车里的许安安。

    清欢大脑空白了几秒,一脸茫然地看向陈易冬,很明显这两人昨晚是在这里约会,可问题是,他把自己拖进来干嘛?

    想起没事时看过的一些娱乐圈八卦消息,那些明星糜乱的私生活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她脑海里顿时飞快地脑补了一些画面,紧接着就不由自主地拢紧了自己的大衣,结结巴巴地开口:“陈易冬……我告诉你哦,我可是有底线的人,有些忙还真帮不了你。”

    陈易冬:“......”

    许安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