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11章 原点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下车后,清欢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递给他,再次诚恳地道谢:“今天谢谢你了。”

    陈易冬看了一眼她住的小区,并不像是那种安保特别严格的地方,于是又问:“那个人知道你住的地方吗?要不要先报警,以免他骚扰你?”

    清欢低着头,咬了咬唇,才摇摇头说:“不用,他不知道我住的具体门牌号,况且过几天我就要搬走了。”

    “你已经不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小女生了,为什么还不懂得保护自己呢?”陈易冬皱眉看着她问。

    清欢眼泪又涌了上来,她死死地咬着唇,过了几秒才说:“是我太天真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没什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吃一堑长一智,我以后会小心的。”

    陈易冬不说话了。

    清欢逼回眼中的泪水后,对他笑了笑:“我上去了......”

    “嗯。”

    清欢回到家,然后走到阳台上,却发现陈易冬还没有走,他在原地低头点了一支烟,又站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转身朝外面走去。

    她回到客厅,将窗帘拉上,又检查了门锁,然后就直接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悲凉的感觉就这样一股股地涌上心头,瞬间包裹了她,想到以前被宋海护在羽翼下的安逸生活,又想想自己今晚的遭遇,清欢就觉得心像是被针扎一样,疼痛是那么的尖锐和明显,她再也忍不住,拖过一个枕头捂着脸,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身体的水分都像是枯竭了的时候,她才爬起来,疲惫不已地走到浴室,看着镜子里那张惨不忍睹的脸,怔怔地发愣。

    顾清欢,你还是太弱了,弱到谁都以为可以欺负你......她慢慢地抬起手,轻轻地覆盖在自己红肿的眼睛上,另一只手却在身侧紧握成拳。

    接着就放水洗澡,她洗了很长时间的热水澡。直至搓得全身皮肤发红,才出来。

    吹干头发后,就一头倒在床上,本以为今晚也许会失眠,但是没想到刚躺上床没多久,就觉得累极了,于是沉沉睡去。

    清晨,清欢准时在七点钟醒来,摸出手机,看见有张远的十几个未接,她面无表情地删了,将他的电话拉黑,然后去洗簌准备上班。

    在公司楼下买咖啡的时候碰见了高磊和小西,高磊有些奇怪地盯着清欢红肿的眼睛,“清欢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清欢笑了笑,“没事,昨天看了部电影,太催泪了。”

    “什么电影啊?我回去也看看。”高磊饶有兴味地问。

    小西神情古怪地看着他,就有种想扶额的冲动,然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扯了扯他的衣袖。

    “怎么了?我最近也很想看看这种煽情的电影啊。”高磊莫名其妙地看着小西。

    “你……”小西语塞,突然就觉得把自己手里这块提拉米苏敷他一脸的主意也不错。

    清欢却接过店员递过来的黑咖啡,然后在路过高磊面前时,轻飘飘来了句:“心花怒放。”

    高磊:“……”

    小西:“……”

    办公室里明亮、忙碌、人来人往,一切如常。

    清欢今天没有心情出去谈业务,整天都坐在电脑旁,将有几家准备签约的客户资料整理出来,然后把合同全部打印出来。等她全部弄完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刚准备去楼下买个三明治来充饥,就看见小西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

    “清欢姐,不好了,之前谈妥的两家客户突然变卦了,说是不和我们签约了。”

    “哪两家?”清欢忙问。

    小西报出了名字,清欢突然沉默了下来,这两家公司是张远介绍给自己的,业务也是在一次饭桌上口头谈好的,由于他们和张远的关系不错,当时她也没急着把合同落实下来,只是约好了过几天去签。

    她预想过这种情况的发生,却没有想到,会来的这样快,甚至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时间。

    “不签就不签吧,我们再想其他办法。”清欢缓缓地说。

    小西小心地看了她一眼,聪明地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点头后就回自己位置了。

    清欢放在桌上的手机冷不丁地响了一声,她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清欢,我想和你见一面,我现在在你们公司楼下咖啡厅。

    是张远找了另一个号码发来的。

    清欢不由自主看了一眼外面日头正盛的天空,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会儿,还是拿起了钱包朝公司楼下咖啡厅去了。

    走进咖啡厅时,就看见张远坐在靠窗的位置,见她进来,灼灼的目光,就停在她身上。

    “有什么事吗?”她坐在他的对面,声音平淡无波。

    “清欢,昨晚我喝多了,对不起。”

    她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可是我说的那些话是真心的,”张远目光深沉地看着她,“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也想提供给你更好的生活,我相信我也有这个能力,清欢,你本就该是被好好呵护起来,免受外面风吹雨打的那种女人,当然,你要是喜欢做自己的事业,以后我也可以帮你成立你自己的公司,从管理到业务,我都可以找人帮你,从此以后,你不用再看他人的脸色,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了......”

    “所以,这就是交换对吗?”清欢平静地打断了他,“你从一开始来找我,提出帮我,就是为了和我做交换,对吗?”

    张远凝视着她,阳光很静,淡淡地从窗外洒进来。

    “清欢,我是个生意人,”他忽然笑了,“所以从来不做没有意义和回报的事情。”

    清欢沉默了两秒,然后抬起头来,轻声说:“张远,我是很渴望成功,也很想赢,但是这种欲望还没有强烈到要出卖自己来换取的那一步,昨天的事情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其实怪不了你,要怪,只能怪我太贪心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以后你别再和我联系了。”

    说完她不再去看张远的表情,起身径直离开了。

    那天和张远见过面后,清欢又重新回到了原点,业绩没有再提升,尴尬地停留在了原地,可是她的心却奇异地平静了下来,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时时不安的情绪。

    其实陈易冬有句话说的对,她已经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小女生了,职场这些年,耳濡目染的,对一些游戏规则也清楚,张远的事,都是由于自己太过急进引起的,对他的企图和目的,她心里都很清楚,却一直装作不懂的样子。

    而张远在商场打拼了这么些年,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呢,于是才有了那晚的事情发生,就算不是那一晚,也有可能是某一天,某一晚,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什么痴情的种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所以想通这些事情后,清欢觉得自己是真没有什么资格去怨张远,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过于自作聪明,又把别人想得太傻。

    她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渐渐临近的竞赛截止日期,茫然和无助的情绪顿时又笼罩住了自己,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呢?

    面对清欢突如其来的失利,最高兴的,莫过于小南了,脸色也不阴郁了,在会议室的时候也不骂人了,每天又神采奕奕起来,状态出奇的好。

    这天中午准备去吃饭的时候,她挽着一起的同事,从清欢位置路过的时候,还故意阴阳怪气地开口:“所以说啊,上帝还是公平的,谁靠的是真本事,谁是靠的歪门邪道,时间总会论证一切的,那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以色事人啊,总归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清欢听了也没生气,只是转着手中的签字笔,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还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纸是包不住火的,有些亏心事做了,迟早会有报应的。”

    小南脸色突然青了,她死死地盯住清欢,“你在说什么?把话给我说清楚。”

    “我说什么了?我没说什么啊,你紧张什么?”清欢漫不经心地说着,然后站了起来,朝电梯走了过去。

    她越是这样云淡风轻的样子,小南心里越是有些紧张,脸色由青变白,脚下也不由朝她追了两步,却被身旁的同事拉住,奇怪地问:“小南,你怎么了,她不过嘴上逞强还你两句,你干嘛这么大反应?”

    小南愣住,这才察觉自己的失态,忙停下了脚步,勉强地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有些气不过而已……”

    清欢出了电梯,没有往餐厅方向去,而是直接穿过了廊桥,在花园里找了张铁制的椅子坐下,望着面前不知名的花团锦簇发呆。虽然刚刚在口头上和小南争了一时之气,但是平静下来后,又发现简直毫无意义。

    口头上争赢了又如何,季末的业绩评比那才是见真章的时候,要在那上面赢了,自己才能算得上是争了口气。

    可是就现在的局面看来,她想要翻身,哪里又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清欢揉了揉额角,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