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5章 留宿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我怎样?宋海,我们已经分手了,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不管我是醉死在外面,还是冻死在路边,和你都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了,请你现在就走,滚出我的视线去。”

    陈易冬听到这里嘴角不由弯了弯,这女人脾气死犟啊,看来是小两口吵架了,他无聊地吐出一圈青烟,不打算继续停留了,准备回餐厅去等车。

    “清欢,你知道我不会放心你这样一个人在外面的,所以不然你让我送你回去,不然你找另外的朋友来接你,否则我就和你在这里待一晚上。”

    “你还嫌我不够丢人是不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未婚夫劈腿了吗?”清欢的声音突然变小了,却带着一丝哭腔,“宋海,你放过我行不行,给我留一点点自尊好吗?除了这点点可怜的自尊,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听到这里,陈易冬不由讶异地回过头,看见顾清欢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像一只受了伤的迷途小兽,浑身都散发着绝望的气息,她面前的男人沉默了良久,才缓缓地蹲了下来,说了句:“对不起。”

    顾清欢募得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眼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样的情绪,愤怒,痛苦,绝望,似乎还夹着一丝不舍,最终这些复杂的情感都归于平静,她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身子有些不稳,但是很快扶住了墙站定,转过头时却看见陈易冬站在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她微微有些诧异,身体却先自己的大脑做出了反应。

    “陈易冬,你还没走吗?”她突然转身朝他的方向走了过去。

    “啊?”陈易冬愣了愣,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只好点了点头,“等车呢。”

    “那我们一起走吧。”她上前两步,做出和他十分熟络的样子,走到他身边时,却用一种小的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恳切的说,“拜托了,帮个忙。”

    陈易冬还来不及回答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叫的车打过来的,只好先接起了电话,司机告诉他车已经停在路边了。

    清欢见状不等他挂了电话,就立即把他往路边的方向推走着,走到车前后,拉开车门把他直接塞了进去,跟着自己也坐了进去。然后就吩咐司机开车。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动作彻底地震惊了陈易冬,他微微张了嘴,一动不动地看着顾清欢,突然觉得那个叫宋海的男人对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吧?就她这状态,再去兰桂坊喝一轮应该也没问题。

    “对不起,”清欢从后视镜里看到宋海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渐渐消失不见,轻声开口,“你前面找个地方把我放下来就可以了,我自己打个车回去。”

    “不用了,你家住在哪儿?我好人做到底把你送回去吧。”陈易冬揉了揉额角,有些头痛地开口,“你毕竟喝了那么多酒,送你回家这点风度我还是有的。”

    清欢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加上自己确实也有些晕乎乎的了,便没有多说什么了,报了自己家的地址后,就靠着车后座,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闭眼,意识就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身上只穿着单衣,却一点也不觉得冷,她坐了起来,觉得头痛欲裂,赤着脚踩在地上,却觉得地板暖暖的,床角地上有一个袋子,里面她的衣服被塞成了一团,隐隐还有些难闻的味道飘出来。

    清欢惊诧莫名,扭开门锁,悄悄地走出房门。走廊里铺的全是地毯,走上去无声无息,再往前,就可以望见挑高进深的客厅。

    楼下十分安静,没有人。

    诺大的别墅显得十分空阔,她拐了一个弯,那里有扇门,门后似乎有微小的声音。

    清欢推开门走了进去,西式厨房前有设计独特的中庭采光,别致的下沉式庭院里,种了一株极大的丹桂。丹桂的叶子油亮油亮,映在窗前,仿佛盈盈生碧。

    陈易冬正在煮咖啡,听见响动后回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转头继续。

    清欢愣了愣,然后有些不自然地开口:“那个,昨晚......”

    “昨晚你醉的不省人事,吐了我一身,又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去酒店开房间你我都没有带身份证,所以我只好把你带回来。”陈易冬淡淡地说,然后随手将面包片搁到盘子里,涂上果酱,然后把盘子推到她面前。

    清欢听完心里不由哀叹了一声,自己喝了酒反应会来的比较迟缓,最先会看上去像没事儿人一样,但是等不了多久就会显出醉态来,很明显,自己昨晚没能抗到回到家就醉了过去。

    她小心翼翼地看了陈易冬一眼,见他仍然没有任何表情地端着自己的那份面包,然后坐在餐桌前,一声不吭地吃着,没有任何要和自己交流的意思,清欢到了嘴边道歉的话语又咽了下去,只好也坐下,想要努力地将盘子里的早餐吃完。

    厨房里的原木餐桌很宽又很长,新鲜的插花被他随手搁在餐桌中央,挡住他的大半张脸,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整个空间只听见刀叉偶尔相触,发出细微的叮当的声音。

    两个人都十分安静,外头的雨又下起来,滴滴答答,她望了眼外面下得细密的雨,然后转过头来,鼓起勇气开口:“昨天谢谢你了。”

    陈易冬不置可否,仍然高冷,没有说话。

    这时清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低头见是母亲打过来的,母亲知道她在上班,没什么急事是不会这个时候打来的,于是她慌忙接了起来。

    “喂,妈,出什么事了?”

    “清欢,你爸又犯病了,人都晕过去了,怎么办啊……”母亲焦急彷徨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清欢脑子里轰得一声响,立刻站了起来,稳了稳神,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妈,你别急,先打急救电话送爸去医院,我马上就请假回来。”

    挂了电话后,她拔腿就要往外跑,陈易冬喊住了她,“你就这样出去?”

    清欢看了自己身上的单衣一眼,愣住了。

    “安安在这里有套运动服,你们身形差不多,先给你穿吧。”陈易冬扶额,叹了口气。

    清欢换好衣服后,陈易冬又送了她去汽车站,在路上时她给miss宁打了电话请了个假,下车的时候甚至来不及谢谢陈易冬,就朝售票处奔了过去。

    买票的时候却被告知今天高速封路了,这会儿去她老家的班车暂停运营,清欢急得差点哭出来,又慌忙去了火车站,买了最近一班回去的票。

    火车缓缓开动的时候,母亲又打电话过来了。

    “清欢啊,你别太着急了,宋海已经赶回来了,你爸爸现在在手术室呢。”

    清欢顿时呆住了,“宋海回来了?”

    “是啊,我给你打了电话后就给他也打了个电话,他连忙开着车就过来了,你说你们这两个孩子,怎么也不知道互相先打个电话,搞得一个开车,一个坐火车,多麻烦啊……”

    清欢突然沉默了,一时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火车到站的时候是半夜了,宋海开车在火车站等她,她出站的时候,就远远看见他斜靠在墙边,低头抽着烟。

    “麻烦你了,我不知道我妈会给你打电话。”清欢默默地走到他面前,客气地说。

    “没关系,上车吧,我们先去医院。”宋海低声说了句,然后就扔掉手里的烟头,和清欢一起朝车的方向走过去。

    到了医院的时候,顾父已经做完了手术,现在在特护病房监护,如果今晚没什么情况的话,明天一早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

    母亲坐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面容十分的憔悴,看见她走进来的时候,本已混浊的眼睛顿时亮了亮,然后抓住她的手,无声地哭着。

    父亲这一病,又再次击垮了母亲,清欢心里一酸,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过了一会儿,母亲心情平复了一些,清欢才扶着她进电梯,将她送上出租车,让她回去好好休息一晚,明早再过来,母亲见有宋海陪她,并没有多说什么,便由着他们在医院守夜了。

    她重新回到病房外面的时候,看见宋海还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来守就好,明早我就给妈说你有事先回去了,过段时间等我爸身体好些后,我再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分手的事情。”清欢走过去,低低地说。

    “没事,我请了两天的假,明天晚上的时候再回去好了。”宋海看起来没有表情,只是声音听起来有一丝疲惫的感觉。

    清欢没有说话了,与他隔了一个座位的距离坐下,愣愣地盯着前方洁白的墙壁。

    “你,还好吧?”良久,宋海才沙哑着声音问。

    清欢淡淡地“嗯”了一声。

    接下来又是尴尬的沉默,也不知过了多久,清欢还是没能忍得住,那股不甘心的情绪又袭上心头,她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宋海,“能不能告诉我,她到底比我好在哪里?能让你这么决然地放弃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清欢,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我们的感情早就存在问题了,不管有没有她,我们都会走不下去的。”宋海有些无奈地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