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4章 又是他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你听说没,今天申盛的人要过来开会。”

    “嗯,怎么了?”清欢眉眼不抬,继续嚼着劲道十足的鱼丸。

    小南点了一份咖喱鸡排饭,才动了两三口她就放下了,见对方了无兴趣的样子,不禁有些失望:“全公司的未婚女都沸腾了,你怎么无动于衷?”

    “申盛的人来开会,她们沸腾做什么?”清欢奇怪地看着她说。

    “你知不知道,来的人可是申盛今年冒出来的一匹黑马,如今金融圈混得风声水起的陈易冬,最关键的是,我们看过他的资料,帅得叫个惨绝人寰。”

    “真的有传说中那么帅?说不定来的是个猥琐中年大叔。”清欢继续不为所动。

    “拜托,现在网络那么发达,是人是鬼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肯定是信息无误才会引起如此轩然大波嘛。”小南翻了个白眼,“不过你们家宋海长的也不差,你无动于衷也情有可原,对了,最近怎么不见你在朋友圈秀恩爱了?”

    清欢吃饭的动作停顿了两秒,然后含糊说:“我这不是低调吗。”

    “切,你还懂低调两个字怎么写啊,平时不虐死我们这些单身狗可是不罢休的。”小南笑着看了她一眼,接着说:“我看你上午回复了职级评定的邮件,怎么,终于想通要奋发图强了?不以全职主妇为你的终极目标了?”

    “人嘛,想法总是会变的。”清欢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懒懒地说。

    吃完饭后的午休时间,清欢一个人上了天台,寒风吹在脸上像是刀割一般,但她丝毫不以为意,站在栏杆处,低头点了一支烟,看着轻烟在指尖袅袅升起,不由轻轻叹了口气,自己从大学开始就有了抽烟的习惯,后来和宋海在一起后,因为他不喜欢,自己就收敛了,开始时是躲着他抽,后来因为计划要结婚生孩子,于是就彻底地戒了。

    和他分手后,又重新有了这个习惯,更多的仿佛是一种自暴自弃,反正现在什么都不用考虑了,还管这么多做什么。

    家里的东西都打包的差不多了,带不走的也全部挂在了58同城上准备二手转卖出去,她也开始在网上找合租的信息,最好是离公司近一些的,这样不仅节约交通费,早上还能多睡一会儿。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每完成一项,她就在那张待办事项的纸上打一个勾,到现在,也只剩下两三项了。等全部完成,她也就可以算是彻底地将宋海从自己的世界里踢出去了。接下来,就要靠自己了。

    将剩下来的那截烟摁灭在纸杯里,扔进垃圾桶里,清欢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头也不回地朝楼下走去。

    回到座位没多久,就收到通知开会的信息,清欢拿上笔记本和笔,就朝会议室去了,进去时发现小南已经坐在那里了,见自己进来,就朝她吐了个舌头,眼里隐隐有希翼的神色,看来对接下来申盛的人到场有着极大的期待。

    申盛,清欢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这是她大学毕业时心心念念想要进的投行,当时她唯一的梦想,就是进到申盛,轰轰烈烈成就一番事业,然后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住着别墅,穿着高级定制的衣服,喝着名贵的红酒,飞在世界各地谈业务,往来的都是各界精英人士,别提多带劲了。

    可惜梦想终究是梦想,现实是她没能进到申盛,也没能住上豪宅,而是在这家会计师事务所一待就是五年,到现在连个主管都没混上,看着自己面前脑门泛着油光的老李,清欢叹息了一声。为什么梦想和现实的差距总是这样的远呢?

    这时会议室大门被推开了,几个人鱼贯而入,清一色的西服正装,质地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特别是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坐下来时不经意露出手腕上的表——是江诗丹顿的patrimony传承系列,一只表就抵得上自己一年多的薪水了。

    清欢不由有些感慨,打量的目光从表慢慢向上移了过去,看到这人的正面后,她差点没惊声叫出来,怎么会是他?

    陈易冬看到清欢后,眼里也闪过一丝惊讶,很明显也认出了她,不过却很淡定地在会议桌前坐定,脸上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后来会议开了些什么,清欢是一点也记不住了,脑海里不断地在回想那天的情形,还有应对的方法,之前以为是再也不会见面了,诺大的s市,两个人从此不再相遇,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就像她和宋海,分手这么一段时间了,真的再也没见过一面。

    可是现在这情况偏偏就这么巧,他居然是申盛的人。两人还在一个会议桌上碰了面......

    整个会议的清欢都在一种无比尴尬的情绪中度过,好不容易开完会,她以为终于可以离开的时候,却又被miss宁点名陪着去应酬。

    吃饭的时候两边的人互相寒暄客套,轮到陈易冬和清欢的时候,他与她握手,声音低沉:“你好,我是申盛的陈易冬。”

    清欢觉得他的手很冷,冻得自己不由打了个寒战,她不由低垂着眼,轻声说:“你好,顾清欢。”

    陈易冬点了点头,眉目依旧清峻,连微笑都淡得似无。

    饭桌上大家推杯换盏,气氛异常的融洽,直到桌上的两瓶轩尼诗不知不觉都已经见底了,一行人方才尽兴而归。

    陈易冬走出包间门口的时候,看见清欢正从外面结账回来,眼神还算清亮,不由摇了摇头,这女人还真能喝,席间帮她们公司的人挡了好几次酒,他们这边的酒她也一一喝下了,现在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善后。

    他挑了挑眉,看了手机一眼,见叫的车还没到,便准备先去一个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发现包厢里人已经走完了,他又看了一眼叫车软件,发现自己叫的车已经过来了,就迈腿到餐厅门口去了,准备在那里等着。

    夜晚的空气清冽,吸入肺中似乎隐隐生疼。陈易冬站了一会儿,直感觉冻得不行,有些不耐烦地给司机打了个电话,对方却十分抱歉地说有些堵车,可能还要等一会儿。他无奈地挂了电话,不停地搓着手掌,转身走向餐厅,决定先去里面等。

    刚一转身,却看见一个身影有些眼熟,好像是顾清欢,她正垂着头蹲坐在餐厅的台阶上。有一个长得颇为清俊的男人站在她身边,似乎在和她说着什么。

    陈易冬犹豫了一下,想到她今晚毕竟喝了那么多酒,还是朝那边走了过去。

    “滚。”才走近了几步,陈易冬就听见顾清欢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他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却看见她抬起头来,红着眼睛看着面前的那个男人,一字一句,“宋海,你听不懂人话吗?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