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3章 开个价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回到家后,屋子里一片漆黑,清欢在门口站了两秒后,才按下了开关,柔黄的灯光亮了起来,客厅还保留着她昨天早上走时的那个样子,茶几上甚至还有一瓶喝了一半的牛奶,看上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实际上,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自己的生活就已经天翻地覆,物是人非了。

    她走到卧室拉开衣柜看了一眼,宋海的衣物已经不见了,梳妆台上留着一张字条,是宋海留下的,大概就是告诉自己他走了,只带走了衣服,其余的东西都留给她,两人在银行的准备买房的头期存款也留给她,当作是对她的补偿。

    清欢用力地将纸条揉成一团,然后扔进垃圾桶里,补偿?他觉得这样就可以补偿自己了?五年的青春,是这点钱就能补偿的吗?

    她无力地滑坐在地上,可是不这样她又能怎么办,她没有一点的办法,宋海的离意是这样的坚定决绝,在一起这么多年,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所以在他提出分手的那一刻,自己就明白这件事没有转圜的余地了,所以她也没有想要尝试挽回,那样除了徒增屈辱外,不会起到一点的作用。

    疲惫感顿时笼罩着她,她拖着脚步到浴室放洗澡水。

    水哗哗地响着,清欢有些发愣,直到有一个单调的声音响了起来,她反应了半天才惊觉是电话铃声,于是忙跌跌撞撞地跑出去接电话,看到屏幕上显示母亲两个字,深吸了一口气,接了起来。

    “妈……”

    “清欢,在干嘛呢?”

    “没干嘛,准备洗澡呢。”

    “我看天气预报说你们那边又降温了,你记得多穿点衣服,别感冒了,宋海呢?还在加班吗?你也要记得提醒他加衣服。”

    “我知道了,妈,你和爸也是,要多注意保重身体。”

    “我们会的,唉,现在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好好保重身体,已经不能给你们什么经济上的帮助了,怎么着也得想办法不给你们增加额外的负担才是……”

    听母亲絮絮叨叨地说着,清欢突然鼻子一酸,不敢开口,怕母亲听出自己的不对劲。

    “对了,你们选好房子了吗?听说现在s市房子涨的厉害,你得抓紧了,远一些就远一些吧,先下手为强,免得后面涨起来,又买不到了。”

    “没事儿,妈,我知道了,你就别操心了,我洗澡水还放着,不和你说了。”她挂了电话,心中涌起一股悲凉,然后一个人在卧室里站了许久。

    第二天是周六,清欢睡醒后,就去了银行,将自己和宋海联名账户里的钱全部取了出来,然后存进自己的账户,然后找了一个街角的咖啡厅里坐下,点了拿铁和三明治,看着手机上钱已经入账的短信提示发怔。

    这一笔金额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是她和宋海这五年来省吃俭用的积蓄,本来应该在前年就可以够房子首期的,但是那年她父亲身体出了问题,急需用钱做手术,当时宋海眉也没皱地就将钱拿出来给了她,房子就没买成,而去年本来要买的,却又因为房价突然涨了起来,房子就又没有买成,所以婚也没有结。

    现在想来,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似的,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房子早早地买好了,她和宋海说不定早就结婚了,也就不会有现在分手这一说了。

    清欢叹了口气,端起手上的拿铁喝了一口,然后开始盘算起接下来的生活,虽然宋海将存款都留给她了,但是凭她的收入来说,就算买了房,也没有足够的钱来付每个月的房贷,所以,买房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了,而且现在住的地方,对她一个人来说,房租也稍微高了些,所以自己应该在租期满之前,尽快找地方搬出去,为了减少开支,最好还是和别人合租。她一边想着,一边拿了张纸出来,将待做的事项一条条例了出来。

    今天s市难得出了太阳,阳光暖暖地铺陈在身上,说不出的舒服,清欢罗列完所有的事项后,就沐浴着阳光,靠着椅子后背,望着落地窗外的人来人往发呆,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对于和宋海分手这件事,她居然这么快就适应了,而且还可以这样冷静地处理善后的事宜,没有哭天抢地,没有颓废不堪,而是如此平静地就接受了这五年恋情的结束。

    说到底,还是迫于生活的压力吧,她已经没有那个资本像个小女生一般地去悼念这段感情的逝去了,她必须不断地逼自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工作,继续生活,否则地话,等待她的,将是在这个城市真正的终结。

    正在一个人胡思乱想着,窗外有辆刚好停靠下来的跑车引起了清欢的注意,那是一辆宝石蓝的阿斯顿马丁,在阳光的照耀下,车身发射出来的光真正的像宝石般耀眼。

    清欢之前在杂志上看到过这辆车,当时就觉得很喜欢,只可惜,这个价位的车却是她这辈子也别想拥有的,如今看到真车,她就不由自主地摸出手机来想拍下来做个纪念。谁知刚拍了几张,就发现有些没对,车里的人似乎没有下车的打算,而里面的女人正取下墨镜俯过身,和身边的男子缠绵激吻,这本是一对情侣再正常不过的举动,但让清欢觉得没对的是,那个女人好像是最近正红的发紫的许安安。

    没见过报道她有男朋友了啊?难道是地下恋情还未曝光?

    清欢的八卦之心被稍稍点燃了些许,她好奇地继续观察着,见两人在车里腻歪了一阵,许安安就戴上墨镜和口罩,全副武装好后,推开车门下了车,这时刚好一辆不起眼的商务车停靠了过来,她拉开车门就上车走了。

    这时清欢就更加肯定了,果然是许安安无疑,没想到自己随便出来喝个咖啡,还能碰到这样劲爆的八卦,她低头看刚刚拍的照片,自己的位置角度出奇地刁钻,将那一幕完整地拍了下来。车里的男人大半张脸都露了出来,深灰色的大衣衬得他眉目分明,很是冷峻夺目,端得是一张好皮相。

    “开个价吧。”还没来得及收起手机,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在她对面响起。

    清欢惊得差点跳起来,抬起头来,一个男人坐在了自己的对面,他看上去气质沉稳而内敛,却不失锋芒,特别是那双沉静的眼睛,深邃犹如星空的下的大海一般。

    这不是刚刚拍到的在车里的男人吗?他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又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你在说什么?”清欢一脸茫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照片,不要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手指敲了敲桌子,“开个价吧,要多少钱你才肯把它删了?”

    看来自己刚刚拍照的行为被人家抓个正着了,清欢脸微微一红,主动开口解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想听废话,你们这些狗仔还真是无孔不入,脸皮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以这么厚,”男人眼里闪过一丝不屑,“说吧,要多少钱?十万够不够?”

    听出他字里行间的轻蔑,清欢心里腾得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现在的男人都是这么自大吗?宋海的那句自己配不上他的话还犹在耳边,而面前这个男人没有听完自己的解释,就这么认定自己是狗仔,像多听自己说一句话就是对他的侮辱一般。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地将手机搁置在桌上,当着他的面,打开相册,然后一张张地将刚刚拍到的照片删了,然后才抬起头来,“放心了?”

    “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我把钱给你打过去。”陈易冬见她丝毫不拖泥带水,也就干脆地开口。

    “不必了,”清欢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悠然地开口,“知道为什么吗?”

    陈易冬怔愣了一下,这时才正眼看了面前的这个女人一眼,眉目算得上清丽,并不十分漂亮,却有种沉静安然,淡无波泊的气度。和以往那些追着许安安不放的狗仔倒是完全不同。

    他沉默了一下,才问:“为什么?”

    “人和人之间永远是有差距的,而这种差距,本质上是基本的教养和品德的差距,与钱无关,对于一个毫无教养和自以为是的人,我又何必和他一般计较,有句话说的好,想必你也听过……如果不小心被狗咬了,难道还要咬回去吗?”

    说完后清欢就嚯地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咖啡厅。

    陈易冬愕然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半天才回过神来,自己刚刚是被她教训了?他摸了摸下巴,眼里不由闪过一丝玩味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