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2章 配不配得上?!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顾清欢醒来的时候有点头晕,盯着天花板足足有五秒钟的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方,她木然地按掉闹钟,从狭窄的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抽出纸巾附到红肿的眼睛上。

    唉,还是哭了吗?为了那样的一个男人?

    出息点!顾清欢!

    清欢使劲拍拍自己的脸,逼回眼里的水雾,从朋友家里借宿的沙发上坐起来,整装,来到卫生间,然后对着镜子硬是扯出一个笑脸,却发现比哭还难看,于是低头用凉水冲洗脸庞,正值寒冬的季节,水寒冷刺骨,但是她却浑然不觉,面无表情地洗簌完毕,化了一个淡妆,像往常一样出门去上班。

    爱情已经没有了,面包总还是要保住的。

    在地铁上的时候,微信响了起来,她低头看了一眼,是宋海发过来的,问她昨晚去了哪里。清欢没有回他,只是漠然地将手机重新放回手袋,然后木木地盯着车厢里的电子屏幕,绝望,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袭上心头。

    她,顾清欢,二十七岁,一事无成,在昨晚的时候,还失去了一段维系了近五年的感情。她把自己最美好的时光和青春都给了他,却被他一句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人打发了。

    清欢死死地咬着唇,劈腿就劈腿,找什么借口,难道她顾清欢还配不上他了?!

    14个小时前

    格调高雅的餐厅里,宋海把切成小块的牛排递给她,“尝尝,这里是我新发现的,味道十分不错。”

    清欢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一眼,回过头看他,嗔怪地说:“这里不便宜吧?又不是什么节日,干嘛要这么浪费啊?你别忘了我们还在存房子的首付。”

    “没事儿,又不是天天来,”宋海有些心不在焉地说着,然后沉吟了一下,抬起头来,“清欢,吃完饭我有话想和你说。”

    “说吧,什么事儿。”清欢放了一块牛排到自己的嘴里,果然鲜嫩无比。

    宋海盯着看了她半晌,话到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盘子里的牛排。

    “你不饿吗?”清欢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觉得今天他十分的反常,坚持要带自己来这么贵的地方吃饭,来了却又不像是有胃口的样子。

    “还好,”宋海低着头,继续拨弄着盘子里的食物,这时他的手机突然滴滴响了一声,他拿起来划开屏幕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然后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你到底怎么了?”清欢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明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却非要装作没事人似的,“是公司出什么事情了吗?”

    她突然有些紧张,宋海才升任公司大区经理没几天,会不会是工作上出了什么变故?现在宋海的收入是两人主要的经济支撑,可容不得一点闪失。

    “不是,”宋海放下手机,看着她,吸了口气,终于还是开口了:“清欢,我们分手吧。”

    顾清欢的叉牛肉的手停留在半空,她低垂着眼,好一会儿后才抬起头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宋海,缓缓开口:“你说什么?”

    “顾清欢,我们分手吧,我喜欢上别人了。”

    这时顾清欢才像是听明白他在说什么,睁大了眼睛有点定定的看着他,仿佛受了什么惊吓,不过几秒钟她已经嘴角上弯,仿佛是笑了:“你在开什么玩笑?”

    宋海叹了口气,“清欢,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们两个不合适,还是分开吧。”

    “不合适?这个时候你才来给我说不合适?”清欢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声音也变的尖锐起来,“宋海,我们在一起几年了?四年?五年?不合适你早干嘛去了?”

    “清欢,我之前以为生活可能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也以为自己能坚持下去,可是现在我才发现,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你也不是那个适合我的人。”

    “那谁才是适合你的那个人?”清欢气到极致反而平静了下来,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她叫文静,是之前公司的一个客户。”宋海并没有打算掩饰,直接了当地开口,“遇到她之后,我才发现原来生活也可以这样有滋有味,也终于了解了,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人,她才是和我相配的那个人。”

    顾清欢身子微微一震,只觉得脑海中轰鸣阵阵,五年的感情,就被他这样一句话就轻易抹杀,那个女人才是和他相配的人,那自己呢?自己这么多年在他身上的付出又算什么?他宋海这么多年和她在一起一直是在施舍吗?可是当初明明穷追不舍的那个人是他啊……为什么今天他可以这样恬不知耻地说出这种话来呢?

    愤怒,绝望,恶心,一瞬间全部交织在一起,一点点地渗透到了她全身,原来男人一旦变心,真的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宋海,你混蛋!”很快,冲动占据了上风,清欢嚯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然后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他扇了一耳光。

    宋海脸色铁青,却没有躲避,硬生生地挨了她这记耳光,然后轻轻地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这一刻清欢却想笑,这么多年的年华就换来了这句对不起,上天还真是给她开了好大一个玩笑。

    她有些麻木地转过身,径直朝餐厅大门走了过去。

    推门来到大街上,清欢缓缓地,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还是停下了脚步,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却发现宋海真的没有追过来,也似乎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明白过来,他说的分手,是真的要分手了。

    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静止下来,那样喧嚣的闹市,身后车道上洪水般的车流,人行道上人来人往,车声人声,那样嘈杂,却仿佛一下子失了声。

    清欢捂着脸蹲在地上,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一刻像这样令人绝望过。

    神色恍惚中,她给一个朋友打了电话,得知朋友那里今晚还有一张沙发可以收留自己时,就拦了出租车过去,坐在车后座,她将头靠在车窗,用力地咬住了唇。

    不要哭,顾清欢,为了那样的一个男人,不值得。

    第二天上班时间

    清欢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上的财务报表,却一点工作的心思也没有,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心中全是对未来的茫然,宋海要和自己分手了,这就意味着她不会结婚了,不用存房子首付了,之前为了和他结婚而作的所有计划都可以报废了,比如旅游,婚纱照,还有淘宝购物车里那些所有她精挑细选,为了婚礼准备的东西。

    痛楚突然不可抑制地慢慢顺着血脉蜿蜒,一直到心脏,清欢闭上了眼,是啊,这些都不用做了,那么她以后又该做什么,接下来的人生,要怎么办呢?

    “清欢,你怎么了,今天一上午看你的状态都不对呢?”同事小南发觉她的异样,转过身来,关切地问,“是身体不舒服吗?”

    清欢摇摇头,嘴角扯出勉强的微笑,“没事儿,就是想事情走了神。”

    “那你可得注意了,老李朝你这边望了几次,别被他揪着小辫子了。”小南好心地提醒她说。

    清欢朝老李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见他朝这边望了过来,她随即朝小南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挪动鼠标,机械而麻木地开始核对表上的数据。

    这个当口,不管她再如何难受,都必须要保住工作,不然就真的没有未来了。

    晚上,办公室内的同事都走空了,清欢端着杯热茶,一个人站在落地窗边,呆呆地望向外面,对于s市而言,早已经没有星空了,旷阔无比的黑夜里只剩下忽明忽暗的霓虹,微小如盒的车河融着一盏盏等距的路灯,拉出丝一样的火线光弧。

    这样居高临下地看去,似身在云端的夜天,凝睇着人间。

    要是纵身跳下去的话,会怎样?清欢突发奇想,那样的话,宋海还能继续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心安理得地过自己幸福的下半辈子吗?

    不过这样的念头没有持续几秒,她就甩了甩头,将它用力地甩出了自己的脑海,然后讽刺地笑了笑,宋海又算什么东西呢?自己已经为他付出了大好年华,难道还要赔上一条命?她还真把他当成一回事了不成。

    清欢将杯子掷地有声地放在身旁的桌子上,然后摸出手机,给宋海拨了过去。

    “喂,清欢。”电话接通后,那头响起他沙哑的声音。

    “宋海,是你对不起我,所以该走的人是你不是我,给你一个小时,把你的东西都收拾好,然后离开我的家,我晚上到家的时候,不想再看见你了。”清欢冷冷地开口。

    宋海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清欢,我们能好好聊一聊吗?”

    “没有必要了,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清欢说完后,就挂了电话,然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就这样结束吧,不管现在有多痛,多难,终究会过去的,时间会慢慢抚平这一切的,她喃喃自语着,将眼泪极力地逼回去,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