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1章 楔子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清欢,miss宁叫你去她办公室一趟。”同事小南转过身来,通知清欢道。

    “哦,好的。”清欢一边答应下来,一边起身朝经理办公室走了过去。

    推门进去后,就看见miss宁坐在办公桌后,眉头紧锁着,手上正翻阅着一份资料。

    “宁姐,你找我?”清欢规规矩矩地站在办公桌前,轻声开口。

    “听说这次的职级评定你又没有参加,怎么,真打算就这么混吃等死了?”miss宁慢慢抬起来头来,神色淡淡地问。

    清欢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才有些迟疑地开口:“宁姐,你也知道,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按我和宋海的约定,结婚后我就得辞职在家照顾家庭,所以,这次的评定对我来说意义已经不大了……”

    miss宁听完后就眯起眼睛,打量着清欢,她进公司快五年了,外表倒是没怎么变,五官依旧清丽,只是脱去了才进公司时的那股稚气,被几分婉约代替,眉宇间隐隐有种淡泊宁静的气度,和稚气一同消失了的,还有她眼睛里的那股神气。

    miss宁清晰地记得,清欢进公司面试的时候,她是面试官,当时只一眼就被眼前的女孩子吸引住了,倒不是因为她有多漂亮,而是因为她眼里的神采,是那样的骄傲自信,神气活现地像是要冲到天上去,将周围的一切都点亮。

    当时miss宁也很困惑,支撑着她这股神气的,到底是什么?

    后来她有去查过清欢的背景资料,却发现她只是从一个小城市的普通家庭走出来的女孩子,并没什么特别,在一次公司聚会的时候,她就问清欢,一个女孩子留在s市打拼并不容易,特别是像她这样没什么资源和背景的,就更是艰难了,为什么还要选择留下来,而不回去家乡过安逸的生活?

    清欢当时眨了眨眼,笑嘻嘻地说:“因为只有留下才会有机会啊,我想过得更好一些,不平凡一些,就必须要去努力争取,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她那时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却没有想到,短短几年的时间,她身上的棱角就被磨得如此平滑,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让人见了,就不由衷感到羡慕的神采。

    “清欢,我告诉过你吧,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自己更能靠得住,你只有将自己经营好了,才能真正得到你想要的幸福。”miss宁手指轻叩着桌面,沉吟了一下,才开口。

    其实这番话,她不知同清欢说过多少次了,但似乎效果并不明显。

    果不其然,清欢虽然老老实实点头说知道了,但是眼里透露出的心不在焉早就出卖了她内心的真正想法。

    可惜了,miss宁不由叹了口气,便让她先出去了。

    回到家吃晚饭的时候,清欢就和宋海说起今天miss宁和自己谈话的事情,她一边将盛好的汤递给宋海,一边慢条斯理地说:“我才不去想着评那没用的职级,工资就涨两百块钱,活儿倒是要你做的不少,还得担更大的风险,我都是快要辞职的人了,没事干嘛和自己过不去啊,评这个劳什子的职称。”

    清欢可能自己没有察觉到,但是宋海很明显地感觉到了,她现在说话的语态,已经像极了s市那些本地的女孩子,一种散漫的娇媚中,又透着的些许惺惺作态,如果此刻清欢对面坐着个不知她底细的人,绝对不会相信她是外地来的。

    宋海沉默地喝着汤,过了半晌才慢慢开口:“清欢,你真打算我们一结婚就不工作了?”

    “那是肯定的呀,不然我一个人又顾内又顾外,多不容易啊,再说了,你现在的工资养我们一个家庭绰绰有余了,我何苦去操那份心。”

    宋海点点头,没有再说话了,喝完汤后就到书房去了,要赶一个ppt,第二天一早会议的时候就得用。

    清欢收拾完后,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想起今天才到货的那件睡衣,心里不由一动,起身到卧室洗了澡,换上那套睡衣后,悄声走到了书房去。

    宋海正在凝神盯着电脑屏幕,听见门开的声音,也没有抬头,直到一双纤细柔若无骨的手从身后抱住自己的时候,他才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清欢穿着黑色蕾丝边睡衣的白皙身体顿时就映入眼帘。“清欢,我今天有点忙,而且很累……”宋海怔了怔,然后有些抱歉地开口。

    清欢愣了,眼中似有受伤的情绪闪过,但是她很快地收敛了起来,笑了笑说:“那好吧,你先忙,我不打扰你了。”

    没想到自己精心的准备会遭到这样直白的拒绝,这一刻,清欢几乎是落荒而逃。

    第二天早晨开会的时候,新来的同事在会上积极踊跃的发言,对很多事情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发完言后,就赢得了老李的赞赏的目光。

    小南却悄悄凑在她的耳边说:“就怕领导注意不到她似的,这么消尖了脑袋地想出头,现在的年轻人可不得了,脑袋里想着的,心里盘算着的,都是怎么踩着你往上爬,你只要稍不留意啊,就要当炮灰......”

    清欢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仔细端详着新同事年轻和充满活力的脸,在这个世上,青春是最珍贵却又最不值钱的东西,时间一霎眼就过去了。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在这里,青春是最不希罕的。

    纵然你有再大的热情,再大的抱负,被一年又一年的磨下来,眼睛钝了,人也钝了,比你更年轻,更青春的下一批人又会争先恐后地涌进来,而你,如果不趁着青春还没完全逝去的时候,找到一个好的归属,等待你的,就将是现实最残忍的考验。

    还好,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属,所以,不用去经受那样的考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