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爱情有约:蝶恋花 第175章 :跟他抢女人,拆了行吗?(中)

时间:2019-05-18作者:云知舞

    “下官吕儒林,见过皇后娘娘。”

    吕儒林跨步走到季君月五步之遥恭恭敬敬的行了个跪拜礼,哪怕等了近一个时辰,都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满。

    不管他是哪一派的党羽,在不与自家主冲突的情况下,都不妨碍他将这祖宗心翼翼的供着,否则要是这祖宗一个不高兴,平国公大人那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他也是白白送命而已。

    季君月扫了吕儒林一眼,唇角若有似无的勾着,轻飘飘的道了一句:“起来吧。”就径直越过他身边走到了不远处的石桌旁坐下。

    见院里明显是没有其他人,还不等季君月询问,凤夜就开口解释道:“其他人去菜市口看热闹去了。”

    季君月闻言便猜到应该是张贤礼的功劳,在她不过半天的时间就将张西泰的事情给处理妥当后,别已经怀疑她身份的微生礼尧,就是闫华,也必定会因为好奇追究到底,就算外面有热闹看,也不可能愿意放弃这个弄清楚她身份的机会。

    此事确实被季君月猜中了,原本微生礼尧等人见到凤夜和吕儒林来了后,得知赵民游和冯智学居然即将被推到菜市口问斩全都震惊了,自然对季君月的身份更加好奇,就连巡抚大人都亲自来拜访,可想这人的身份有多不简单。

    所以哪怕再想出去看热闹,也比不上知道季公的身份重要,还是张贤礼直接提议出去看热闹,顺便看看更改后的榜单,当时吕儒林和凤夜都在,张贤礼既然如此了,他们这些人自然不好赖着不走,表现的太过明显,最后只能可惜的结伴离开。

    随后,季君月听了凤夜的汇报后,看向吕儒林含笑的夸了一句:“吕大人此事办的甚好,虽这是你的本职所在,不过好歹也是帮本宫办事,还是该赏赐一番才是。”

    吕儒林听到此言不但没有高兴,反而吓得冷汗直冒,因为那一句本职所在。

    虽他确实查案有功,可这案情严格起来要怪他监管不严也是可以的,谁让他是解州的巡抚,如此他哪里还敢想什么赏赐,能够将功折罪就不错了……

    “此事是下官的失职,皇后娘娘能不计前嫌让下官将功折罪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下官万万不敢再要任何赏赐……”

    吕儒林跪在地上额头渗满了冷汗,话也磕磕盼盼的显然吓得不轻。

    也不知道为何,这皇后看起来虽然长得绝色又满身清贵之气,可那隐而不发的气势却让人打从心底莫名的畏惧和发寒,尤其是她那唇角似笑非笑的弧度,怎么看怎么乖邪危险。

    季君月睨着吕儒林轻笑:“吕大人可不要勉强才好。”

    “不勉强不勉强……”吕儒林连忙摇头后迅速磕头道谢:“下官谢皇后娘娘恩典。”

    现在他若不快点表明立场,不定下一刻还真被这可怕的女人以监管不严的罪名当场斩杀,哪还敢肖想什么封赏。

    季君月见此,这才可惜道:“既然吕大人坚持,本宫也不好强人所难,那就当将功折罪吧。”

    吕儒林连忙又磕了一个头:“谢皇后娘娘。”

    凤夜和梁钰站在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吕儒林跪在地上**的身姿,那苍白布满虚汗的脸,怎么看怎么就是饱受了摧残一般,还有那潮湿一片的后背,简直跟刚从水里打捞上来似的。

    虽不经吓胆,不过倒也是个反应快识时务的人,主岂会为了这么一件事就封赏敌人的下属,不趁此机会捏死他就算不错了。

    如此一来,朝堂上的人也不敢借此机会讨要封赏了,毕竟皇上和皇后能不计较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待吕儒林离开后不久张西泰几人就回来了,对于知府赵民游和监察御史冯智学私收贿赂一事,不过半天就震动了整个松枝城。

    毕竟谁也没想到放榜的当天就出了事,不仅爆出监考官私收贿赂换了秀才张西泰的名额,还在当天就把知府和监察御史个斩了,所有参与此事的官员全都革职抄家,如此干净利落的办案手段绝对是这松枝城有史以来第一次,怎能不叫世人震惊。

    不过百姓们的震惊怎么能比得过知道真相的张西泰几人,本来虽然他们将希望寄托在了季公身上,却没觉得这人能把事情办的如此完美的同时还如此快速。

    可偏偏这人不但把事情解决了,还只用了半天不到的事情就要了朝廷命官的脑袋,一连办了十一个朝廷命官,让人越发惊心于他的身份。

    看见季君月后,张家父再一次真挚又感激的跟季君月道了谢,至于季君月的身份,张家父虽然有猜测有怀疑,却都闭口不言,有分寸的没有多问。

    晚饭是在院里吃的,就连闫华和微生礼尧也都留在了这里吃饭。

    吃饭间,闫华忍不住好奇心的试探了一番,让人遗憾的是,闫华显然是玩不过这个季公的,不是被忽悠的晕头转向,就是被三两句堵了后路。

    微生礼尧对于心中的猜测算是确认了八分,不过也没去证实,更没有私底下找过季君月,吃过饭后就和闫华一起离开了院,不过心中多少有了些许考量。

    第二天一早季君月让张西安与父亲哥哥此行后,就带着几人和云商一同离开了松枝城,等闫华和微生礼尧再次来到院落的时候,就看到张文和张西泰父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知那季公已经走了。

    因为在松枝城耽误了一天的时间,接下来的路程季君月并未再耽误,而云商显然也是不想浪费时间,所以两人步调一致的加快了行程。

    只是云商是坐马车,季君月一行人则是骑马,或者该是凤夜、梁钰和张西安骑马,季君月直接骑了黑白。

    当看到这只矮的驴一驴当先的冲在几匹马的最前端,明显一副威武老大的模样时,驾马车的阿斯狠狠的抽了抽眼角,只觉得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