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爱情有约:蝶恋花 第150章 :情商真低(下)

时间:2019-05-18作者:云知舞

    “你。”嬴洛张嘴只了一个字,就不知道该些什么,看着那张好久不见的妖孽一般的脸,嬴洛的心里有一种不出的滋味。

    好久不见,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

    嬴洛无法断定薄风止是否将自己就是那只黑熊的事情告诉邪风,但是嬴洛也知道自己是暴露了,毕竟自己额头上那个他亲手给自己戴上去的额饰,嬴洛就不信他认不出自己来。

    “你知道了。”嬴洛咽了一口口水,轻声的了一句撄。

    邪风嘴角微勾,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嬴洛额间那闪着红色光芒的额饰,声音邪魅的道:“这么明显,爷会不知?”

    不知道为什么,嬴洛听到邪风的这句话,有些恍惚,为什么从邪风的身上感受到薄风止的身影。

    就一如之前她从薄风止的身上感受到邪风的影一样。

    他们两个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有什么联系偿?

    这是嬴洛一直想要去探究的,但是却怎么也查不到,因为这个九州大陆之上,真的存在一个薄风止,也存在一个邪风,这是他们都知道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嬴洛却觉得这两个人中间真的存在着某些让自己忽略了的东西,不过,暂时她却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着邪风那双好像什么都看的透深邃的眼眸,嬴洛不自觉的撇过脸去,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些什么。

    “许久不见了,怎么?连话都不想对爷?”邪风修长的手指捏着嬴洛的下巴,让她面对着自己,微微的挑眉道:“还真的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嬴洛看着邪风,咬了咬唇,闷闷了了一句:“我没有!”

    “你没有?爷有没有过,爷最恨别人背弃,你不知?”邪风的眼神晦暗了一些,还带着些许的怒意看着嬴洛道。

    之前以薄风止的身份接近嬴洛,有些怒气,有些脾气没有办法发,现在他就用邪风的身份好好的问问。

    他怎么也生气了好几个月,而这个东西竟然逍遥了好几个月,真的是要气死他吗?

    嬴洛点点头,没有话,但是却表示她知道,她知道的,邪风曾经在她的面前了好多次,就算是在她从在眼前消失的前一刻,他也再了一遍。

    “你知道,那你又是怎么做了?”邪风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着嬴洛的眼神之中还带着满满的危险的气息。

    “我别无选择。”嬴洛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嬴洛想过自己若是和邪风再见之后邪风的态度回事如何,现在这样,跟她所想的差不多。

    “别无选择?你现在有过的别待在我身边的好?”邪风一想起来刚才如果自己再迟了一步,嬴洛会怎么样,就不由的觉得火气翻涌,直冲上来:“就像刚才那样,死在石猿泰坦的脚下,就是你的选择?”

    “那是意外。”嬴洛撇过脸悻悻的道,那不是她的选择,却是她不得不面对的。

    她不想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但是那些人却是用最大的恶意来伤害她,比如刚才断了自己后路的嬴落萱。

    “不是每个意外都有人会救你,你懂吗?”

    “我知道,所以我在努力的变得强大。”嬴洛这才转过头正视着邪风道:“我知道不能靠别人,所以我没有指望过别人,就算是之前在*学院,受那些无尽的伤害,我也没有指望过你会来救我。”

    嬴洛这句话是认真的,但是那个时候嬴洛确实是没有指望过。

    不过后来真的有,在吃掉了虚无坐化的内丹之后,想要摆脱慕容白的时候,想过,有时候想想还真的是很没有出息。

    嘴上着什么都不指望别人,什么都只能靠自己,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依赖某些人。

    嬴洛那句话本来只是想要就事论事,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可是听到邪风的里耳朵里就变的一个味道。

    让他的乖被慕容白带走,被毒打,拔舌,甚至是遍体鳞伤的回来,这件事情一直是邪风的结,他要护着她的,却一直让她受伤。

    邪风突然一伸手将嬴洛揽进自己的怀里,十分的用力,好像想要将嬴洛揉进自己的骨里一样。

    “邪风。”嬴洛对邪风的这个举动有些不解的在邪风的耳边,轻声的叫唤了一声。

    “那件事是我疏忽了,我。”

    邪风的话还没有完,就被嬴洛给打断了:“这件事情,我没有怪你,真的没有。我提起这件事情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我不想要一辈只能活在某个人的羽翼之中,不想要遇到危险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那种无可奈何,我受够了。所以既然我有机会褪去那熊身,开始修炼,让自己变得强大,那我为什么不要?”

    “我从你的身边逃开,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嬴洛这算是在对邪风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重生的这一切:“反正我想的就只有这些,你信或者不信,那都是你的事情。如今在你手上,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嬴洛知道自己斗不过自己眼前这个男人的,而且今天的这种情况,她也够预想过,邪风那般高傲的人,最讨厌别人背弃他,会生气会发火都是正常的,怎么样的后果,她都受了。

    毕竟,真的,她真的欠他很多,上一世他从慕容白手下救下自己,这一世他从石猿泰坦的脚下救下自己,这算是两条命了,都是自己欠他的。

    邪风听到嬴洛的话一愣,放开嬴洛,低头看着她,冷声道:“为什么那么笃定爷会伤害你?”

    他过多少次了,只要她乖一点,他就不会伤害她的。

    她是自己有感悟自己现在很不乖吗?

    嬴洛却有些恍惚了,当初薄风止也过一句,他不会伤害她,而邪风这句话和他的那句有异曲同工之妙,让嬴洛有些呆呆的了。

    嬴洛这幅呆愣的模样,敛去了身上的锋芒,倒是有几分可爱,让邪风的心里不由的一动。

    一只手轻轻的抚上嬴洛的脸,邪风微微低头,覆上嬴洛的红唇,只是浅尝辄止,他可没有忘记嬴洛唇上还有被她自己咬伤的伤口。

    嬴洛伸手轻抚自己的唇,抬头有些看不懂的看着邪风,用眼神在控诉他刚才吻她是为什么?

    “又弄的自己一身伤,不知道你这条命是爷的吗?”邪风好像没有看到嬴洛的眼神一般,顾自开口,语气恶狠狠的对嬴洛道。

    嬴洛并没有反驳邪风的话算起来这条命真的是欠邪风的。

    而且,就算邪风这语气恶狠狠的,但是嬴洛还是听出来这话里的某些关心的。

    “现在现在找回你了,你要是再敢从爷的身边逃开,爷真的会折了你的双腿。”

    果然,什么关心都是假的,这才是这暴君的真面目,早就看透了!

    嬴洛砸吧砸吧嘴,对于邪风的话,愣是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顺。

    嬴洛不知道的是,虽然邪风的语气恶狠狠的,但是,对嬴洛,他真的不可能如他话里所的那样伤害她,不会,永远不会。

    嬴洛不话,邪风也不,再一次用毛巾擦拭她的伤口。

    对于这么不可一世的邪风竟然亲自给她清洗伤口,还真的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了。

    嬴洛看了一眼旁边的温泉,也觉得自己什么不干净,伸手抓着邪风的手道:“不用这么麻烦,直接泡在温泉里洗洗就好。”

    “你身上伤口很多。”

    嬴洛低头看着自己裸露在外面的肌肤上的伤口,是有不少,但是都不碍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