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闪婚蜜爱:总裁老公慢点追 番外58 可恶!可恨!可耻!

时间:2019-05-18作者:木木雨

    主编都这么说了,哪里还敢有人反驳,即使觉得不服,也得忍着,现在站出来,无异于出头鸟,肯定会成为重点打击对象。

    “由于她在采访总裁这一方面做的尤为突出,所以上面决定由她带几个人以后专做这方面的采访。”

    主编刚刚把这句话说完,整个会议室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要知道因为杂志社的泛滥,网络媒体的争相爆料,已经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现在他们上头条是越来难了,相对而言,现在采访总裁上头条还是比较容易的。

    而林沫沫一升职就将抢走了他们所有人在总裁方面上头条的机会,怎能叫他们不仇视!

    林沫沫猛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被选中去跟着我一起采访总裁,太过单调不说,能不能做出业绩还是两说,毕竟范围就将你限制的死死的,而且那些总裁大部分都是对他们不屑一顾,如果不去,就势必少了一份不可言喻的大蛋糕。

    林沫沫怨声载道,主编你这次可把我坑苦了,一下子就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了,成了众矢之的。

    “大家都没有意见吧?没有的话我们就散会。”主编象征性的问了一下。

    开玩笑,直辖上司问你对他的决策有没有意见?谁敢多说一个字,即使真有,谁会跳出来反驳,那不是找死吗。

    再说了这个决策总编也有参与,他们更是将嘴闭的紧紧的,脸上表情都强行收纳回去。

    主编见无人反驳便悠悠一个人率先走了出去。

    看着即将踏出会议室大门的主编背影,林沫沫心中则是欲哭无泪,大哥,你倒是轻松,说完就一走了之了,他们害怕你,可不害怕我啊,你倒是把我也给带出去啊。

    果不其然,待到主编前脚刚踏出会议室的门,紧接着林沫沫所在的会议室便炸了锅。

    “林沫沫,你说你怎么这么狠啊,好歹我们是同事,虽然没什么交情,但向来也是井水不犯河水,你这么做还要让我们怎么在公司呆?”一个女子站了出来,毫不客气的朝着林沫沫喊道。

    林沫沫自知这件事的确影响了他们的业绩,自认理亏的说道:“关于这个决定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对大家造成的不便和影响,我也只能说声抱歉。”

    “说抱歉,你觉得有用吗?没有了业绩,丢了工作,你赔我啊?”那人蛮不讲理的说道。

    更可气的竟然还有人附和:“就是,你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连累大家,这样做确实太过分了。”

    到底是谁过分?谁说的话刻薄了?又是谁现在在为难谁?林沫沫心中升起一丝不满。

    “面对公司的决定,你们要有意见去找主编,甚至是总编,不要总是在我面前说三道四的,我也只是一个服从上级的员工,我所做的也是公司安排。”林沫沫面对那些人自然也不在客气。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要不是你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总编怎么会好端端的升你的职?恐怕连认识都不认识你吧?其实在余珊那件事上我就觉得你这个人有问题,一个公司的同事你都忍心下那么狠的手?”

    那人信口胡邹,却又显得有根有据的,导致众人的思想都跟着她走了。

    林沫沫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余珊的事都过去了,现在却又翻出来了,你们还真是会玩啊!

    “呵?我这个人有问题?余珊那件事我想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倒是你这种人居心叵测,在众人面前搬弄是非,有这时间你去努力的提升自己,也就不怕丢了工作了。”

    那人被林沫沫说的无言语对,只咬住了今天这件事不放:“哼,我才不会理会你那一套,今天这件事你要不给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就别想出去。”

    “对,对,给出一个解决办法来。”那人说完之后,有不小的声音跟着呼应。

    林沫沫感觉他们不可理喻,哪里还想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和农村里的骂街妇女有什么区别?显然今天要想出去可就难了。

    “强词夺理,可恶!恃强凌弱,可恨!巧取豪言,可耻!”一道深厚的声音在众人之间飘荡开来,虽然分贝不大,但其中带着不容侵犯的威严,掷地有音。

    众人都回头看去,便发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慢条斯理的从会议室的门口走了进来。

    被他呵斥的那个女子面色极为难看,自己的可恶嘴脸被揭露了,便彻底愤怒了:“你是什么人,我们在处理我们公司内部的事情,你插什么嘴?”

    那男子脸色一下变得阴森可怕起来,目光沉沉的看向那个女人:“我是什么人,你还不配知道!”

    他迈着修长的腿一步一步的朝着爆炸中心踏着,众人不自觉的给他让出了一条道路,他边走边用威严的声音说道。

    “连公司就起码的服从你都做不到,你算什么员工?这项决策是公司做的,她的眼光可要比你的超前太多,员工首先应该具备的是什么?为公司创造利益!你想想你自己现在做的是什么?为了自己,你在损失着公司利益,公司要你有什么用?你对公司而言,连垃圾都不如,你是寄生虫,一条不知天高地厚的寄生虫,所以我宣布,你被解雇了!”

    那男子的声音越说越大,语气也是愈演愈烈,最后他直接站到了女子面前,如俯视蝼蚁一样的,俯视着她。

    “你,你,你有什么权利开除我?我又不在你的公司上班。”女子看清了他的样貌,确定他不是自己公司的领导,但同时看出了眼前的男子绝对是个不容小视的人物,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场,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呵!你以为不在我们公司上班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你也太天真了吧?”说着那男子走到林沫沫的近前,脸色全无刚刚恐怖的眼神,带上了一抹嬉笑,淡淡说道,“我们走,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