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闪婚蜜爱:总裁老公慢点追 番外48 媳妇的象征

时间:2019-05-18作者:木木雨

    此时顾母显得和蔼可亲,眼角微微弯着,看了一眼一旁的顾以寒,回过头来,注视

    着林沫沫,手上的力道慢慢加重,最后松开。

    顾母一只手握住了另外一只手上的玉镯,一点一点的褪下,随即她再次抓起林沫沫

    的手,但这次抓的却是手腕,不待林沫沫拒绝,顾母直接将玉镯推了上去,脸上尽

    显欢喜,话却显得格外的语重心长。

    “小沫,你既然是顾家的媳妇了,这件东西也该交给你了,这个玉镯是我的婆婆交

    给我的,现在我以同样的身份,将它交给你,虽然这件东西并不珍贵,但是也在顾

    家传了有几代了。”

    林沫沫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玉镯之上顾母留下的余温,这一点提醒着她,她不是在做

    梦,一切都是真的!

    什么?顾家儿媳妇的象征吗?怎么这么戏剧化?这不是应该出现在电视剧中的一幕

    吗,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林沫沫长大了嘴巴,脑海之中一连串的问号,对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

    “这…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林沫沫来不及过多思考,生硬的回答着,她和顾以

    寒不过是事发突然,情急之下领的证,所以她不敢拿具有象征性的玉镯。

    “怎么?你不想做我顾家的媳妇?”顾母佯怒道。

    “我……我……”林沫沫被顾母这么一问,张口结舌的我了半天,觉得理屈词穷,不知道

    说什么好了。

    顾以寒在一旁向林沫沫使着眼色,让她收下。

    林沫沫看到以后,愁眉紧锁,心中暗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林沫沫做了决定之后也不再推脱,开口解释着自己刚刚的态度:“妈,我只是觉得

    玉镯太过贵重,并不是不想做顾家的媳妇。”

    “那就好,它贵重也好,不贵重也罢,反正早晚都要交到你手里。”顾母脸上洋溢着

    不可言喻的笑容,她对林沫沫还算满意,虽然不是什么名门闺秀,但正也如顾以寒

    所说,她倒不会耍一些阴谋心计。

    林沫沫只能讪讪的笑着,感觉手腕处异常沉重,这个玉镯的重量不比一座小山轻

    啊!如果让顾母知道两人结婚的真正原因还不得被气死?

    “好了,小沫啊,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所以就不陪你和以寒吃饭了。”顾母越看林沫

    沫越是顺眼,说话语气也平和不少。

    “啊,您要走啊,刚刚我还专门煲了汤给您呢。”

    哎,看来这汤是白煲了,不过走了也好,一起吃饭不一定有多尴尬呢。

    顾母的反差,林沫沫也能够体会到,但她心中想着,顾以寒和自己还不一定怎么回

    事,要是哪天顾以寒和她离婚了,她再见到顾母还不得尴尬死?所以她认为现在多

    一事不如少一事。

    随后顾以寒和林沫沫将顾母送出了门,当回到家中,关上门的那一刻,林沫沫直接

    就将顾母给她戴上的玉镯从手腕处滑了下来。

    林沫沫将玉镯递到了顾以寒的面前,张开了自己的樱桃小嘴,说道:“喏,给你。”

    顾以寒轻咦一声,随即脸上挂上了一抹微笑,微笑之中藏满了深意:“你给我干

    嘛,那是我妈送你的,又不是送我的。”

    听到顾以寒勉为其难的解释,林沫沫不禁有些无语,你妈送我的,那我们两个离婚

    了怎么办?你再来跟我要?到时候更难堪,还不如直接给了你呢!

    “这件东西我可不敢拿,要是蹭了,碎了,后果我怎么能承担的起?”林沫沫心中想

    着,万一我给弄碎了,最后我们还离了婚,你妈跟我要,我拿不出来怎么办?你妈

    到时候还不得吃了我啊?

    “我不管,你要给我了,我就直接给我妈,说你不想要。”顾以寒厚颜无耻的说着,

    嘴角浮现出的一抹邪笑,仿佛在向林沫沫挑衅,我就无赖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不

    服你来咬我啊。

    林沫沫将顾以寒的表情看的真切,对于他说的话也听的真切,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林沫沫鼓着腮,气呼呼的说道:“顾以寒,你无耻!”

    但顾以寒哪里会理会她,从容的迈着步子,走向了书房,悠悠的飘来一句:“你不

    是煲了汤吗?妈走了正好我喝,我先去书房,等好了以后叫我。”

    林沫沫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关火,失声惊叫一声:“啊,我的汤!”连忙快步走向了

    厨房。

    顾以寒听到之后不由得笑了笑,这个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傻乎乎的,不过倒也有

    了不少的乐趣。

    还好林沫沫开的是小火,要不然这锅汤就算是废了。

    林沫沫又做了几道菜,将菜上齐之后,林沫沫没好气的大喊一声:“出来吃饭了。”

    心中抱怨道:真想不明白,你是娶了一个媳妇还是保姆,还要我整天伺候着你,真

    是的,又不是没手没脚,干嘛不自己做饭。

    林沫沫只是为刚刚顾以寒对她说的话感觉有些气愤,内心其实并未有太多的抱怨。

    顾以寒听到林沫沫的喊声,则是缓慢的走来,不疾不徐。

    “嗯?你的玉镯呢?”顾以寒发现林沫沫的手腕处并没有属于他女人的标志,带着不

    容质疑的语气问道。

    大哥,我是个记者哎!你确定让我带着它东奔西跑的?万一碎了,算谁的?再说了

    我平时还要做些其他的事情,和你们又不一样,只需要闲在那里,我是要劳动的!

    “我…我拿下来了。”林沫沫有些心虚的说道。

    顾以寒神情自若地夹着菜,说道:“哦,拿下来了啊,其实我也并不是多么在意。”

    林沫沫听到之后不由得松了口气,没等她感叹一声,就又听到顾以寒的声音。

    “但是你也知道,我平时嘴不太严,万一哪天在我妈面前说漏了,可不能怪我。”顾

    以寒装的一脸无辜,淡淡的说道。

    我尼玛!你这是嘴不太严?你这明明是在威胁我!

    林沫沫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她觉得顾以寒这个时候是最欠揍的,一副贱贱的样子,

    可是偏偏自己还揍不过他!

    每次发生这种情况,林沫沫总是默默安慰自己:哼,这次本小姐暂且放你一条生路。

    这一次也不例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