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闪婚蜜爱:总裁老公慢点追 番外36 伺候我睡觉

时间:2019-05-18作者:木木雨

    顾以寒笑了笑,阴冷的说道:“惹我女人的时候,他们就应该有这个思想觉悟。”

    林沫沫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有些累了,打算去卫生间冲一下脸,刚出了办公

    室的门就看见有三三两两的人坐在一起谈论着什么。

    对于这种情况她也是见怪不怪了,毕竟她们杂志社就是靠一些八卦新闻活着,消息

    灵通也是肯定的,以前林沫沫和他们一起办公的时候,遇到一些喜欢的公众人物也

    会和她们八卦一番。

    林沫沫经过她们的时候,象征性的笑了笑,谁知道她们见到林沫沫以后,面带异

    色,刚还讨论的火热的她们一下子安静下来。

    林沫沫顿时满脸黑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整个办公室就因为自己过来一下,就变

    得落针可闻,自己很可怕嘛?或者自己做错什么了?

    林沫沫走到卫生间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也没有觉得自己哪里有什么和平时不一

    样,她冲了一下脸,用纸巾擦拭干净脸上的水珠,俯首倾耳偷偷听着外面的讨论。

    “哎,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了,我可是听内线说的,徐文生被判无期,余珊有期徒刑二十年,绝对假不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问你确定和林沫沫有关吗?我怎么看着不像啊,林沫沫也

    挺善良的,怎么会下这么狠的手。”

    “哎呀,我可没说是林沫沫做的,她就是想做也没有这个能力呀,我听说是顾以寒

    布的局,不过我感觉这件事和她有很大的关系,你想啊,人家顾以寒,堂堂胜天集

    团的总裁,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哪有功夫搭理徐文生和余珊的破事。”

    ……

    林沫沫听了如晴天霹雳一般,什么无期?二十年?她有深深的预感,这件事十有八

    九是顾以寒做的,虽然是为了自己,但会不会太狠了?

    林沫沫在卫生间重重的喘着粗气,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怪不得她们见到自己都不说

    话,肯定是在惧怕自己。

    林沫沫一早上都像丢了魂似的,寥寥几页的资料都没有心情看完。

    下班后林沫沫给顾以寒打电话,想确定一下那件事是不是他做的,结果顾以寒张口

    就说不回家吃午饭了,让她照顾好自己,便草草的挂了电话。

    回到家中,吃过午饭后,林沫沫无精打采的躺在沙发上看着韩剧,时不时的走神,

    想着些什么。

    顾以寒一直忙到晚上,拿起手机看到了几个未接,都是唐允打来的,很好,林沫沫

    你都不给自己老公打个电话问一下吗?

    顾以寒在回家的路上打给了唐允,问道:“怎么了?”

    “以寒,我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接,是不是又在忙啊,再怎么忙,也要注意休息,照

    顾好自己的身体。”唐允在另一边关心的说道。

    顾以寒苦涩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要是这话是林沫沫说出来的,肯定会很悦耳,

    但是那种傻女人才不会说出这种关心人的话,即便是她心中有你。

    “我没事,怎么了,你直接说。”顾以寒没有一丝喜悦的答道。

    唐允听了之后,心中有些沮丧,不过还是说道:“嗯,没什么事,就是想提醒你一

    下明天是我新剧的发布会,你作为投资商,一定要出场才是。”

    “嗯,我知道了,我明天一定到。”顾以寒不在意的说道,他心中想着也不知道那个

    女人会不会等自己吃晚饭。

    “嗯,那你忙吧,记得照顾好自己。”唐允觉得顾以寒对自己爱搭不理,可能是有什

    么烦心事,她也很识时务的不再打扰顾以寒,挂了电话。

    很快顾以寒到了家,看到睡在沙发上的林沫沫,不由得皱了皱眉,这个傻女人怎么

    在这睡着了?难道是在沙发上专程等自己回来?

    顾以寒将手微微从林沫沫的身下滑过,将林沫沫抱了起来,向卧室走去,然后轻轻

    的将她放在了床上,咂了砸嘴,自顾自的说道:“最近是不是吃多了?感觉重了不少。”

    林沫沫心中不由得大骂:你才吃多了呢!肯定是你最近没事老出去玩,身体玩虚

    了,还埋怨我吃胖了。

    其实林沫沫在顾以寒抱自己的时候就醒了,然后一直在装睡。

    过了不知多久,林沫沫见顾以寒还不进来,屋子里也没有鞋,赤着脚便走了出去。

    她发现顾以寒正在吃着晚饭,筷子不疾不徐的夹着菜,然后送到自己的嘴边。

    “你回来了?”林沫沫问道。

    顾以寒抬头看了林沫沫一眼,又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明知故问,我要不回来,难道

    坐在你面前吃饭的是鬼呀?

    林沫沫这时也觉得自己问的问题有些弱智,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头,轻咳一声,接

    着问道:“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以寒翻了翻白眼,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林沫沫:“话说你能不能问一点有营养

    的问题,比如说我们今天晚上做不做?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看到我还在吃

    饭吗,肯定是刚回来没多久啊。”

    林沫沫被顾以寒这么一说,脸上爬上了一缕绯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顾以寒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林沫沫,心中一阵汗颜,一向英明神武的我,当初怎么

    就和这么个高级智障领了证。

    “愣什么愣,没事做就去洗澡,一会儿伺候我睡觉。”

    林沫沫本能的答道:“嗯。”

    等他说出口才反应过来,连忙摆手,说道:“当初可没说要伺候你睡觉。”

    顾以寒嘴角浮起一道邪笑:“你不是也没说不伺候我啊?”

    林沫沫看着耍无赖的顾以寒,气得张大了嘴巴,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就不……

    就不伺候。”

    顾以寒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带着挑衅的语气问道:“怎么?你确定要我用强吗?”

    林沫沫顿时哑口无言,心里场景再现,顾以寒每次用强的时候倒霉的可都是自己。

    “还不快去洗澡?”顾以寒大声的呵斥道。

    吓得林沫沫转身就朝卫生间跑了过去,心里却抱怨道:顾以寒你就欺负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