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闪婚蜜爱:总裁老公慢点追 番外15 恶有恶报

时间:2019-05-18作者:木木雨

    见顾以寒面色变得十分难看,眼神也变得锋利,余珊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哈哈!林沫沫怎么样?我要让你失去现在所有的一切,看你还怎么跟我斗。

    余珊接着添油加醋的说道:“顾总,这个女人,在我们办公室也是出了名的水性杨花,为了升职,出卖自己的身体,真是不知羞耻,还有,为了做到你的专访,我亲眼看到他上了你助理的车。”

    看着肆意横飞,满嘴乱说的余珊,顾以寒不由得想象到,林沫沫在公司受到她的冷嘲热讽,心中燃起熊熊怒火,恨不得上去一口将其撕碎。

    他咬紧着牙,强忍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看到顾以寒彻底被自己的话语点燃,余珊暗暗自喜,她也知道这件事涉及顾以寒的面子,如果自己显得十分高兴,万一被顾以寒误会,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她收敛起如花似的笑容,面带惋惜:“顾总,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我今天之所以站出来,就是不想让您被这种女人给骗了,您有钱有势,天下好女人也多的是,何必把时间浪费在她的身上。”

    说完,余珊狠狠的看向林沫沫,眼中尽显得意之色,仿佛在向林沫沫宣告这场战争的胜利。

    林沫沫自然不予理会,眼睛盯向顾以寒,一副有好戏看的模样。

    “你说完了吗?”顾以寒向前跨了一步,目不斜视,含着怒意问道。

    顾以寒的声音略带一丝沙哑,不算大,但掷地有声。现场的人们都被戏剧化的发展惊住了,无一人发声,就算有人刚刚到来,看着人群中的三人也不发问。

    “顾总,我说完了,而且你要相信我,我说的字字属实。”见顾以寒问道自己,余珊连忙回答,在最后再一次强调事情的真实性。

    “字字属实?”顾以寒轻疑一声,随后有些冷漠的笑了两声,“好一个字字属实,那你告诉我他的丈夫是谁?我助理开什么车,车牌号又是多少?”

    顾以寒问出一个个问题,余珊又怎能回答上来,张口结舌:“我我”

    “怎么?回答不上来了?我来告诉你!你说的那些根本是在污蔑她对不对?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啊,竟然能编出这么多话来。”顾以寒的话语,一字一字扎在余珊的心头,将他的阴谋一点一点拆穿。

    余珊先是心头一紧,随后便有了对策,仰着头,自信满满,仿佛自己根本在陈述一件事实:“嗯?我为什么要骗你?你可以查,她确实是结过婚,想来是他的丈夫根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直不敢抛头露面。但我得到过确切消息,她已经结婚了!”

    看着余珊可恶的嘴脸,林沫沫觉得她是在自寻死路。

    对呀!我就结过婚了,怎么了?而且还是跟你眼前的男人!你这个傻货,竟然骂顾以寒不是好东西,骂吧,骂吧,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众人看着她的表情,举止,不像是在说谎,怎么可能会有人将谎话说的如此自然,众人不由的点了点头,对着林沫沫指指点点,还有一部分人依旧沉默着,等待着事态的发展。

    “哦?确切消息?那么巧了,我也得到确切消息,说她未婚,你认为我在追求她之前,不先探听一下有关她的一切,就这样决定了吗?至于你为什么骗我,呵,我想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吧。”顾以寒心中早有对策,只是眼神更加阴冷。

    “顾总,请您相信我,在这件事上我绝对没有说谎。”余珊见顾以寒不相信自己,有些慌了,本来就是要坑林沫沫一把,如果他不相信自己,不就相当于把自己坑了吗?

    对于余珊搬弄是非,无中生有,而且针锋相对的人还是自己的妻子,顾以寒自然不会客气,眼神之中寒意四起,话语更是咄咄逼人:“那你是在说我的情报不准了?我真有些不明白,你一个小小的职员竟然在怀疑我的能力,是谁给你的自信?”

    余珊看到顾以寒的眼神,犹如跌落在万年寒潭之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不敢相信事情是这样发展下来的,疯狂的摇着头,“不,不,不应该是这样,不!”

    林沫沫摇了摇头,怎么?被揭露了狐狸尾巴,所以发狂了?你千不该万不该,偏偏在顾以寒面前搬弄这些东西,怎么样?傻眼了吧?这就叫恶有恶报。

    顾以寒向前跨了几步,居高临下的说道:“不应该是这样,那应该是怎样?让我狠狠的羞辱林沫沫?让你的奸计得逞?让林沫沫活在别人的唾弃之下,不明不白的过一辈子?真不明白世界怎么会有你种狠毒的女人,若是换了别人,想来她的清白就被你给毁了!”

    顾以寒不断逼问,每问一句,就向前踏上一步,逼的余珊是步步后退,最后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目光呆滞,有些错愕的看着外界的一切。

    余珊内心咆哮着,这是假的,是假的,顾以寒怎么会不相信我?她结婚了是事实!是事实!证据,我一定要找出证据!

    顾以寒冷哼一声也不在理会倒在地上的余珊,扭过头来,换上一副温文尔雅的表情,柔声对林沫沫说道:“我们走。”

    说着顾以寒不顾林沫沫的反对,再一次挽起她娇小的臂膀,向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顾以寒略微倾身,为林沫沫拉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待到林沫沫完全进去之后,他也钻了进去。

    随后汽车发动,呼啸而去。留下余珊一人无力的坐倒在地,吃瓜群众的冷言冷语不由得进入她的耳畔,其中还有几个与她同公司的人。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编导的啊,我说吗,怎么看林沫沫也不像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

    “还好顾总深明大义,要不然林沫沫真被她毁了。”

    “没想到啊,她竟然是这样的人,同在一个办公室,却这样对林沫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