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闪婚蜜爱:总裁老公慢点追 番外13 谣言

时间:2019-05-18作者:木木雨

    “呵?还真是有人喜欢嚼舌根,到处乱吠,荒唐的是,找出这些莫须有的名头安到我身上,到底有没有意思。”林沫沫轻笑一声,并不生气,仿佛余珊说的根本就不是她。

    她顿了顿,气定神闲的摇了摇头,说道:“倒是某些人,为了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不惜做了别人的小三儿,唉,真为这些人感到不值啊。”

    说罢,她的脸上挂着一副好奇心大起的表情,微微低首,问向旁边的女孩:“你说和这种人在一起呆的时间长了,会不会被影响啊?”

    那女孩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完全没有想到林沫沫会在这个时候进来,慌忙失措的从桌角上起身,面露尴尬的说道:“额…那个,我倒完水了,就先出去了。”

    不待二人开口,那女孩就已逃之夭夭。

    室内,余珊的脸黑如锅底,双眼猩红,一股绵长的恨意袭延而出。

    “林沫沫,你以为你自己做的那些事没人知道?如果不是陪睡,就凭你在公司里的能力,还能做成顾以寒的专访?身为一个结婚的女人,最起码的妇道你都不遵守,你这样乱搞,我真心为你的老公感到悲哀!”

    余珊故意说的很大声,尖酸刻薄的话语从门口穿透而出,充斥在整个办公室里。

    一阵议论之声随后也弥散开来。

    “我觉得余珊说的对,以前采访过顾以寒的人比比皆是,凭什么就她能成功?”

    “对,我也这么觉得,顾以寒以前从未接受过专访,要是不发生点关系,她怎么可能挖到这个大财主。”

    “嗯,也不知道她老公是谁,知不知道她在外面这般水性杨花。”

    ……

    听到门外的阵阵嘈杂,林沫沫的柳眉微蹙,脸上也显出不悦的表情:“余珊,不要把每个人想得都跟你一样没有礼义廉耻,我林沫沫从来没有做过你说的那种肮脏事,倒是你,心胸狭隘,一而再,再而三的胡搅蛮缠,不会做人的人,我不予理会,你就以为我怕了你?”

    余珊听到林沫沫字字扎心的话语,却又无力反驳,所以只能一口咬定专访顾以寒的事情有鬼,气急败坏的说道:“我胡搅蛮缠?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偏偏只有你一个人做到了专访?”

    “我…我…”林沫沫被问的哑口无言,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顾以寒是因为我们两个领了证,是他法律上的妻子才接受我的专访的嘛?

    不不不,我们两个只是空有一张红纸,他对我那么冷漠,再加上他还有一个会卖弄风姿的唐允,哪里会为我着想啊。

    可是还有什么能够解释这个事实?我过人的能力?呵呵,别骗自己了。

    余珊见林沫沫默不作声,心头一喜,微微抬头,趾高气扬,活像一只骄傲的公鸡,嘲讽道:“怎么样,没话说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一个女人要懂得自爱,你说我是小三儿,但我也没有像你一样,表面装得乖巧温和,背地里也不知和多少男人睡过!”

    目光空洞的林沫沫回过神来,觉得有些可笑,一个被人包/养的三儿竟然在教导自己要懂得自爱,这是多么戏剧化啊!

    “我还是那句话,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请你不要再在外面传一些流言蜚语,诋毁我,否则我告你诽谤。当然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要不信,尽管调查好了。”

    面对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心机婊,林沫沫不想多说什么,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办公室内一道道质疑的目光射在她的身上,仿佛将她穿透,而林沫沫却显得波澜不惊,不疾不徐的迈着步子,踏进自己的办公室,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座椅之上,两根纤细的手指轻轻揉着太阳穴。

    林沫沫对余珊略感头疼,并不是她怕了余珊,只是她觉得余珊这种人很是聒噪,让她很不耐烦。

    顾以寒坐在办公桌前,双眼混沌,深沉思索着什么,随后又拿起桌上的信纸,很是随意的瞟了两眼,微微颔首,随即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眉心间充满了自信。

    他打了一个响指,拿起电话,漠漠低语:“帮我定一束玫瑰,另外安排车到楼下。”

    顾以寒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穿上了由专人设计的西服,走向楼下。

    林沫沫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呼出一口气,摸了摸略显空瘪的肚子,站了起来。

    下班了,不知道顾以寒有没有回家。

    唉,我想他干嘛,人家说不定正跟唐允你侬我侬着呢。

    林沫沫刚下电梯,便看到公司楼门前拥挤着一群人,感觉有些怪异。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都堵在这里干嘛。

    林沫沫凭借着矫健的身姿,一点一点穿过人群,待到她走了出来,便看到眼前一幕:

    公司楼下正门前停放着几辆豪车,黑色的劳斯莱斯夹在白色林肯中间,更显独特耀眼。

    劳斯莱斯前站着两排人,一边五个,整齐对整,统一身着黑色西服,眼带墨镜,双手交叉在身前,而在中间站着两人,一人微微靠前,同样穿衣服带墨镜,不同的是,此人的西服比另外几人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将他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由于墨镜的遮挡,男人略显神秘,而墨镜之下的那张脸像雕刻一般,棱角分明,浑身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气质,出类拔萃。

    而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人,手捧一大束玫瑰,鲜红娇艳,却显得与众人格格不入。

    林沫沫一脸花痴,惊得长大了嘴巴,随后默默地吞了一口口水,这是谁要向人表白吗?如果是,也太霸道了吧!

    想起自己的悲催,林沫沫啧了啧嘴,暗叹一口气,那个冷漠鬼,不欺负我就算我烧高香了,这种表白根本就不用想了。

    林沫沫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向旁边挪动,看了那男人一眼,欲要离去。

    嗯?那种微笑怎么那么像顾以寒,随后林沫沫使劲的摇了摇头,这两天自己是怎么了?怎么脑海里都是他。

    “林沫沫!”

    “啊?”林沫沫听到有人喊自己,本能的回过头去,答道。

    嗯?她左右张望,发现没人叫自己啊,难道是我听错了?

    “这边。”

    又一道声音落到她的耳边,这次他顺着来源,举头望去。

    随即睁大了眼睛,叫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备受瞩目的神秘男人,而那男人竟是顾以寒,这怎能不叫林沫沫心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