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魔灵七变 第89章 翡翠手镯

时间:2019-09-28作者:青木之主

    林安娜微不可查的瞥了一眼金白莉说:“我们几个打算做一批黑曜石的小饰品,卖给即将参加军训的大一新生。”

    黛西细细的眉毛皱了一下不解的问:“安娜姐姐,你们这批饰品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要怎么吸引那些新生购买呢?你可要想好呀,虽然黑曜石价格不高,但是你们要的数量这么多,也是不小的一笔钱呢。如果最后卖不出去的话......”

    林安娜微微一笑说:“你别担心这个,你该担心的是能不能提供足够的黑曜石原料。”

    黛西叹了口气说:“安娜姐姐你放心吧,数量没问题。我已经让负责这方面的二哥戴维准备好了,一会儿他来了你就可以和他商量一下具体的事务。”她握住林安娜的小手紧了紧又说:“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最后饰品销售的不理想的话,我可以帮忙放在我家的店里卖。”

    林安娜抱了一下自己的闺蜜感动的说:“谢谢你黛西,你给我提供原料已经帮了我们的大忙了,放心吧,我对这款饰品很有信心,等做出来了我送给你一个你就明白了。”

    “咚咚!”一声轻响,戴维微笑着站在门口,一手轻敲房门,一手端着一个漂亮的银盘,盘里放着六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戴维走进屋里,微微躬身把银盘放在了茶几上,优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请慢用。”

    女孩们纷纷道谢,各自端了一杯咖啡慢慢品尝了起来。

    金白莉感受着嘴里顺滑醇厚的咖啡,鼻端是芬芳的香气,自己略有些浮躁的心情沉静了下来,脸上不由露出了愉悦的微笑。转头四望,自己的朋友们也是同样的笑容。

    田海丽刚刚进来时的拘束也在醇香的咖啡中缓解了很多,脸色微红的偷看了一眼优雅帅气的戴维。她收回目光就对上了金白莉的眼睛,脸上不禁更红了,赶紧低头躲开金白莉的眼神去喝咖啡,差点呛着。

    金白莉好笑的放下了咖啡杯,赵英秀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和金白莉对视了一眼,善意的笑了一下。

    那边林安娜正在和坐在旁边的戴维商谈着原料的事,赵英秀刚想坐过去和田海丽聊聊帅哥,忽然楼下传来一阵争吵声,屋子里的众人不由一愣。

    刚刚戴维进来的时候没有关上房门,所以争吵声才能传进来。戴维侧耳听了一下站了起来说:“抱歉各位,失陪一下,我下去看看。”说完走了下去。

    众人也好奇的站了起来,黛西说:“没事,不用担心,咱们在这休息一会儿,喝完这杯咖啡吧,戴维一会儿就回来了。”

    金白莉和三个女孩互相看了一眼,又坐了下来。人家店里的事,自己几人下去不知道帮不帮的上忙,站那再让人家觉得是围观看热闹就不好了。

    几个女孩主要是黛西和林安娜在说着话,聊着她们那个圈子里的各种趣事。黛西这个女孩的情商很高,不时和金白莉赵英秀和田海丽聊两句,让每个人都没有被冷落的感觉。

    虽然聊得看起来很开心,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黛西的小脸上不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林安娜轻轻一拍黛西的手站起来说:“我们下去看看出了什么事,也许能帮上点忙。”

    黛西跟着站了起来说:“嗯,不知道是什么事,戴维下去了居然还没能解决。”

    几个女孩顺着楼梯鱼贯而下,还没走进销售大厅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你们开门做生意,难道要拒绝顾客么!”

    走进大厅,就看见大厅一侧的古董区前站着四个人。两个一身黑西服保镖模样的墨镜男子,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站在戴维对面,身边是一个小西装一步裙黑丝高跟鞋金丝眼镜波浪长发披肩的女秘书,手里拿着一个黑色公文包。

    中男人粗短的手指夹着一根雪茄,四根手指上的戒指闪动着刺眼的光。大背头下被脸上的肉挤成两道缝的小眼睛闪动着精光。

    这时比大背头胖子高上一头的戴维不卑不亢的说:“不好意思,今天店里的鉴定师傅没在,无法为您鉴定物品的准确价值,所以不好意思,今天不能接您这笔生意了。感谢您对我们店的信任,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

    大背头对店里的禁烟标志视如不见,吸了一口雪茄喷出一股浓烟说:“你们‘德聚鑫’号称北方第一品牌,好像打进南方市场,开在海州市的旗舰店居然连个鉴定师傅都没有,顾客上门居然不敢接单,我看你们还是回北方称王称霸去吧!”说完又是一口烟吐了出来。

    戴维微皱着眉头刚要说话,黛西已经几大步走了过来,白皙的手指直接从大背头的嘴里把雪茄夺了过来。

    “你干什么?”大背头惊呼一声。

    林安娜默契的递过来一个水杯,黛西把雪茄放进了水杯这才回头对他说:“你没看见无烟商店的标志吗?就算你没看见标志,也应该知道这是公共场所是禁止吸烟的。”

    戴维刚才因为不想在这小小不严的地方和他计较,所以忍着没有说,现在黛西直截了当的话让他觉得非常过瘾。

    大背头确实脸上青红交替,想借机发作但是对面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岂不是显得自己以大欺小,而且又是自己理亏,看了一眼店里暗暗注意这变得顾客们,忍了又忍转头不理黛西,对戴维故意大声说:“怎么?你们一个偌大的‘德聚鑫’连一个帝王绿的手镯都收不起吗?”

    说着把左手里的锦盒倾斜着向四下亮了亮,锦盒里一对翡翠手镯发着莹莹的光芒,那纯粹通透的绿意豁然正是翡翠中最名贵的玻璃种帝王绿。

    所有看到这对镯子的人都发出了情不自禁的惊叹,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的难得,是个对翡翠有点认识的人就知道,更不要说居然是能雕成镯子的大料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居然还是一对!

    大背头得意的一笑:“哈哈,你‘德聚鑫’如果连对镯子都收不起,还是趁早关张大吉把!”

    “你!”黛西气的要冲上前去,戴维一把拉住了她,低声对她说:“他们就是来捣乱的,肯定是有备而来,你别冲动中了他们的激将法。”

    黛西虽然对装修风格品牌文化研究的很深,但是却没有具体的经营经验,更不要说这种故意来找茬的。她有些慌乱的问:“那怎么办?要不就把他的价格狠狠压低,让他要不走要不就低价卖给店里?”

    戴维无奈的苦笑一下说:“那么简单就好了,现在如果我们把他的价格压低,他肯定说我们店大欺客,不压价的话,你也看见了他的那对镯子,如果是真的价值起码是千万起。”

    “你怀疑是赝品吗?”黛西吃惊的低声问:“他居然敢拿赝品来我们店里捣乱,也太小看我们了吧!”她气愤的看着嚣张的在那显摆翡翠手镯的大背头。

    戴维叹了口气说:“我也不敢肯定,不过谨慎起见我连接都没有接他的镯子,我现在甚至怀疑今天黄师傅没来上班也是他们捣的鬼。”

    “你是说黄师傅被他们收买了,今天故意不来上班?”

    “这倒不一定,黄师傅是我们家合作了多少年的老人了,是从北方请过来震店的,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他们收买,我更倾向于他们使了调虎离山,拖住了黄师傅。”

    “这到是一记狠招啊,黄师傅不在,我们对他的翡翠手镯就不能准确鉴定出真假,即使他拿的是一对假镯子我们也无可奈何,只能拒收。”

    戴维苦恼的抓了一把头发说:“这招釜底抽薪真狠,我们拒收他就一定会到处去说我们‘德聚鑫’的财力单薄,这会严重打击顾客和市场对我们的信任。”

    黛西思索着说:“是不是现在能够确定翡翠手镯的真假就能打击这胖子的嚣张气焰了?哥哥你不是跟黄师傅学习了一年多了吗?”

    戴维说:“是要鉴定出是赝品才行,如果是真品的话,店里的流动资金恐怕不够收他的镯子。我跟黄师傅是学习了一年,但是那是系统的学习鉴定各种古董珠宝,可不仅仅是一种翡翠啊。老实说我没把握,如果是赝品的话,他们很可能在上面做什么手脚,所以一开始我就没过手。”

    黛西着急的说:”那怎么办啊?马上派人去接黄师傅!”

    戴维摇摇头说:“没用的,我一感觉不对就给黄师傅打了电话,是保姆接的电话,说黄师傅接到一个老朋友的邀请,情绪非常激动,迫不及待的去赴约了,连手机都忘在了家里。现在联系不上他。”

    一直在黛西身旁静静听他们兄妹说话的金白莉这时候接口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一位信的过得鉴定师对吗?”

    黛西听到这话眼睛一亮,急问到:“金姐姐,你认识鉴定师吗?能现在请他过来吗?”

    金白莉犹豫了一下说:“他是在瓷器方面很厉害,就是不知道对翡翠有没有研究,这样吧我问一下他。”

    她拿出手机,瞄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六点了,不知道这会儿古逸臣在哪,找出他的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倒是很给面子,响了两声就接通了“喂,那位?”

    金白莉对众人笑了一下,转身往后走了两步,在电话里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最后问:“又要麻烦您了,您有时间吗?”

    古逸臣爽朗的笑了两声说:“我的小朋友,这样说就见外了啊,上次你帮了方霞的忙我还没谢你呢,这样你等一会儿,我这就过去,正好我现在也在这条街上。”

    金白莉挂了手机,走回来对焦急的黛西说:“巧了,他就在古董街上,一会儿就过来。”

    黛西开心的说:“太好了,我看一会儿那个大背头好能不能嚣张的起来!”

    戴维却没有黛西那么乐观:“金小姐恕我失礼,你的这位朋友的能力?”

    金白莉倒没有因为戴维的不信任感到不开心,:“你放心,这位老师既然答应过来,他对翡翠反面的能力就绝对没有问题。也许你听说过他,他姓古。”

    “姓古?”戴维皱眉思索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我才过来海州市不到一个月,没听过这位师傅。”

    黛西忽然一拍哥哥的胳膊说:“你忘了吗?那天黄师傅说过海州市有一位他也佩服的古玩大师,好像就是姓古!”

    戴维仔细回想,:“黄师傅说过吗?是什么时候说的啊?”

    黛西兴奋地说:“就是这个旗舰店开张那天的宴会上说的,那时候你陪市里的领导喝的有点多,可能没听清。”

    “哦,是这样吗?”戴维疑惑的问了一声。

    黛西肯定的说:“是啊,就是这样。”

    金白莉说:“我到门口迎一下古老师。”

    黛西忙说:“哥哥你去应付那个讨厌的大背头,我和金姐姐一起去迎一下古大师。”

    其余几个也说不想看那大背头嚣张的嘴脸,要一起去迎接大师。五个女孩子走出门,站在台阶上向左右看去,不知道这位大师从那边过来。

    这时候天色已晚,最后一抹晚霞已经消失在了高楼的背后,城市璀璨的灯火映亮了夜空,趁着夜色降临,凉爽了一些步行街上的行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比白天还多。

    古逸臣从左边走了过来,远远看见或甜美或可爱或娴静或魅惑或清纯五个各有丽色的女孩站在店门口,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吸引了所有路人的视线,回头率搞得惊人。

    古逸臣爽朗的笑着说:“这是在搞什么仪式呀,这么多漂亮的女孩来迎接我,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啊!”

    金白莉微笑着说:“古老师好,麻烦你了,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德聚鑫’的黛西小姐,这位就是古逸臣古老师。”

    黛西看见古逸臣穿着一身潇洒飘逸的汉服,就两手合拢放胸前,微屈膝,微低头行了一个汉礼。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