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世界修改系统 第142章 遣散

时间:2019-06-06作者:玄一无相

    景父能不远千里跑到中州来探望景明,景明除了一开始有些胆怯,总体来讲还是比较舒心的。

    临景明开口之前,景父突然改了主意,也不打算听了。

    可是景明看着景父一脸忧闷的样子,景明知道往后的日子里父亲都要为自己的事烦心了。

    嘴上不问不说,怕是心里会更不踏实吧。

    想到这个,连带着景明因父亲到来而稍显舒缓的心情也有些压抑起来。

    刚刚还有心情逗弄了一下游击队长,这会儿带着景父重新回到现代,景明也浪不起来了,默不作声地跟在老爹身后,亦步亦趋。

    临进门之前,景父突然停了下来,景明一脚踩到老爹脚后跟上。

    鞋都踩掉了,脚后跟一阵生疼,景父怒斥:“想啥呢!长点眼!”

    景明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没注意。”

    景明跟往常一样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景父提起鞋子没再揪着不放,看着眼前这栋只有富人才能住得起的别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才多长时间没见,你就变了这么多,早知道”

    景父想说早知道就让景明在家老实种地,却说了一半停了下来。

    “你置办这套房子多少钱来着?”

    “六六百多万。”

    景父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差点没背过气去,他一年才挣多少他儿子在外边买套别墅花00多万?

    想到这里景父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地方不能住偏偏住这么贵的地方,家里一套房子才几万块钱,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直想把景明按到地上捶一顿。

    “你个混蛋玩意儿!你爹我在家累死累活的,你跑到城里享受来了?00多万你爹我得在家干300年!你钱是变出来的,怎么这么糟践?”

    “恩爸你说的对,那还真就是变出来的”

    一句话把景父噎了个半死,气呼呼道:“变出来的咋了,那你也就光顾着你自己了?你就算不想想你爹我,难道都不想想你妹妹?”

    景明愕然道:“爸,这你可怨不到我,我给景晰准备的房产前后可花了快两千万了,怎么就是不想着她了?”

    一边说着,景明一边掏出来厚厚一摞房产证,挨个摊开在景父眼前过了一遍。

    景父只听到两千万这个数字,脸上肌肉忍不住一阵抖,随后就见景明码扑克一样码出一排房本儿,走马灯一般全都让景父过了过眼。

    白纸黑字,无一例外所有的房本儿上都写着景晰的名字。

    景父马上就变了态度:“怎么这么多?你也不留点儿?”

    景明一阵无语,说我不惦记着景晰的是你,现在又埋怨我给的太多了。

    当老子的就这么不讲理么?

    于是景明解释道:“爸,钱这东西一点意义都没有,在我这里就跟土坷垃一样要多少有多少,之前一直没想好要怎么跟你解释,所以才一直瞒着家里的。”

    “这些是给景晰的都不用再说了,不够了我还可以再加,总不会让她日子过得难受。还有就是你跟妈以后也不用下地忙活了,搬到我这里来住吧,好吃好喝伺候着你们,啥活儿也不用干,就专门享清福就行。”

    景明平日里都是谦虚谨慎的,难得放出豪言壮语来。

    一番话听得景父通体舒泰,哪个养儿子不盼着有这么一天?心里高兴归高兴,可还是矫情起来。

    “啥都不干,你当我跟你妈是猪养呢?”

    “爸!瞧你说的,这不是儿子应该做的嘛,你都把我养这么大了,好歹也让我表表孝心。”

    景父很满意:“你有这份心就行了,来不来你这儿住的就再说吧。”

    说到这里,景父顿了一下,犹豫道:“前两天,我替你应下一个差事,当时觉得钱不少,一个月两万就直接替你答应了。”

    “什么差事?”

    景明纳闷,老爹什么时候有这人脉了,不应该啊,要有这能力自己何至于毕业后只能当个卖保险的?

    景父沉着脸看着景明,做好了他说不的准备:“公安局的活儿。”

    景明一皱眉,紧接着一脸的狠厉,怪不得老爹能跑到中州找到自己来。

    这特么是有人告老子刁状!

    于是浑身散发出一阵择人而噬的戾气:“他们找到家里去了?”

    这个景明是真没想到。

    玩儿就玩儿!告家长什么意思?

    这么没出息?

    景父一巴掌拍了过去,景明马上老实了,露出乖顺的表情。

    景父严厉地道:“你想造反呢?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现在是有点能力就膨胀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爸!不是你怎么就不明白,才两万块钱就把你给收买了?你直接就把你儿子给卖了?”

    景明也是急了眼,梗着脖子啥话都往外撂。

    景父大怒:“怎么说话呢!是我不明白还是你不明白,这是钱的事儿么?没错,当时我是觉得给的钱合适才替你答应下来的,可来到你这儿了我才知道事情已经闹成这样了,你是打定主意非得你死我活还是怎么的?”

    “那那倒不至于。”景明讷讷道。

    “不至于就收手吧,各退一步不好么?”

    “凭什么我先退?”景明小声嘟囔着:“而且,你给我应的那个差事,还是去整天让人管着,我才不去呢。”

    “特么就你这熊样,谁还敢管你??”

    景父唾沫星子都喷出来了,景明脸上跟刚洗过一样:“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反正你爹我已经替你应下来了,你要是不去,我这老脸也要不成了,干脆找根绳子吊死去求!省得看见你就糟心!”

    景明想说老爹你只管去吊,你要是能死成我景字倒过来写,不过看着老爹血管都快爆掉的样子,景明还真不敢犟嘴。

    可顺着老爹的意思就得去让人管着啊,那多难受啊!

    景明眼珠一转,想到一个主意。

    机关那种地方就是规矩多,肯定容忍不了破坏规矩的人,到时候自己看看他们都有什么规矩,一样不少的给他挨个儿破坏掉,整天啥都不用干,就可着劲儿地作,直到他们受不了我把我开了,然后我就踏踏实实地回家过自己的安生日子,那样的话老爹也没什么可说的。

    恩景明挺满意自己的这个主意的,已经开始想自己该怎样作了。

    迟到早退先不说,那些都太低级!

    大裤衩子踢拉板儿得穿,没事儿就在办公室里吃臭豆腐,没人看见就随地大小便,偷窥女厕所什么的一个星期至少得干一次!

    等等等等景明越想越觉得有的玩儿,于是在老爹的怒目注视下,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这边儿事情说完,景明能应下来,也让景父在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才和景明一起进了别墅。

    一进别墅,当然就能看到这群小人儿了,这群小人儿也是个问题。

    景父眉头一皱,觉得自己就是个救火队员,专门来给儿子擦屁股的。

    “这群人给放了吧。”

    “哦。”

    景明答应了一声,景父来的时候,他已经想开了,放了就放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了,自己真的不是有意的,别人要曲解就曲解,总不至于所有人都觉得景明是个好人。

    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一百个人眼里就有一百个景明。

    景明看着一地的小人儿,有些发愁。

    五万人来的时候都是变小了抓来的,要遣散的话总得把人变成原来的样子再给放了。

    可这么多人要是一下子全还原,别墅也盛不下。

    景父做在沙发上监督整个过程,他要亲眼看着才放心。

    景明想了想,觉得还是把人放大了以后,让人自己走出去。

    十个一批,十个一批的放。

    于是当先放大了十个人。

    里边恰好有主祭吴应起,左祭李国昌,右祭韩晓东三人。

    景明看着眼前这三个人,心里五味杂陈,这三人是前使神的成员,甚至还有指挥官。

    国家不是某个人,也不是某一类人,他们为了国家利益监视景明利用景明也是为公,并不牵扯私人感情在里边,后来使神的分崩离析,也只是理念不同,每个人都心怀着自己认为的大义。

    吴应起为国家,李国昌为人类,韩晓东为人权。

    被景明迁怒而抓起来了快两个月,什么仇什么怨也都该过去了。

    此时景明倒有一些不好意思了,一挥手吴应起的伤眼重新还原。

    “你们走吧,你们监视了我两个月,我也监禁了你们两个月,今天我爹来了,还非让我放了你们不可,我想了想,我们之间好像也的确不是不死不休的仇怨。”..

    “何姐的儿子本不该救,哪有只生不死的人间,可既然救了那就算是他碰到了我命不该绝。”

    说到这里景明叹口气:“马晓霖也挺不容易的,一个人漂在中州,母亲还摊上那种病。”

    “还有景立,我打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你们这样搞,搞得现在这些人都躲着我了。”

    吴应起能够强自按捺住眼睛复明的激动心情,可听景明说的伤感,传染的他忍不住想劝慰一句。

    “明明神。”

    这是吴应起第一次开口直称明神。

    景明一头冷汗,当时小人国成立什么明教,他都是不屑一顾的,只当是过家家。

    此时闻言赶紧打断他道:“什么神啊鬼啊的,没看我爹坐着呢么?我是个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