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世界修改系统 第079章 总算脱手了

时间:2018-04-20作者:玄一无相

    景明按照甘甜给的电话联系了这家华鑫金属商行,获知地址以后带着张福德赶过去。

    这家商行在高新区,做为中州市的经济区,里边入驻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知名和不知名企业。

    不同于皮包公司的借款验资,没有五千万资产,企业在高新区都开不起来。

    一入高新区明显感觉到这里不同于其他区的人头攒动,路上清净不少,快捷,高效是这里的主旋律。

    “少爷,你很缺钱么?”张福德忍不住问。

    看景明为了钱已经跑了几个小时,张福德觉得这些俗事应该找些俗人去办,少爷应该在家里坐着,等着大把的富豪权贵去他那里花钱买命才是正理。

    于是张福德把心中想法这么一说。

    听完张福德的话,景明想了想,照他这么说,的确省时省力,可自己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在拜金思想日益严重的现代社会,如果再把金钱欲和求生欲捏在一起,真的合适么?

    富人自然会欣喜万分,穷人怎么办?

    贪污贪的不再是钱,贪的是命。

    即便你视金钱如粪土,你又能否视死如归?

    品性高洁的人,能不能过得了怕死这一关,不贪一定死,贪了不一定死。

    再说抢劫的,偷盗的,诈骗的,倒卖器官的,逼良为娼的,贩卖人口的,贩卖毒品的。

    这些人干起坏事来,就不再有良心上的不安。

    一切不合法的事情就变得合情合理起来了。

    蝼蚁尚且偷生啊。

    想到那样的人间,景明打了个冷颤,看着张福德,觉得这个小弟收的就是个错误,不是诱惑自己,就是给自己出馊主意。

    张福德看到少爷面色不善,有些莫名其妙。

    景明把篮球丢到他怀里:“搬着!”

    好家伙!还真沉。

    张福德反应过来,这是恶了少爷了。

    赶紧跟上去,小心陪着笑脸,不敢再插嘴了。

    两人快中午时才找到华鑫金属行。

    走进窗明几净的大堂,马上有客服上来接待。

    “先生……要卖金么?”

    客服小姐一边说着话,一边直勾勾地盯着张福德抱着的金球。

    实在是太大了。

    景明道:“是的,我约了胡天勤胡先生。”

    “您请跟我来。”

    客服直接把人带进vip单间,人来人往的这个金球实在太扎眼了。

    摆上茶水,二人小坐。

    景明看看手机,11点半了,也不知道景晰这一觉要睡多久,算算时间,已经快十五个小时了。

    不多时一位气质颇为沉稳的中年男性走进接待室。正是胡天勤本人。

    胡天勤略略扫了一眼放在地上的金球和一身奇装异服的张福德,也不表现出吃惊。

    看着景明道:“我是胡天勤,你就是打电话的景明吧。”

    景明伸出手去:“胡先生您好,我就是景明。”

    胡天勤四十五岁了,儿子都不比景明小多少,本来没打算跟他握手的,但他听到景明对自己的称呼用的是敬称,您。

    终于不再面无表情,笑着伸出手跟景明握了一下,态度也好了很多,直接坐到景明的旁边开始检查地上的金球,自顾自道。

    “甘主持都跟我说了,有一位热衷公益的年轻人打算出手一批黄金,说是要捐1000万,我还不太信。”

    说到这里,胡天勤已经大致估测出这块狗头金的重量,怕是2000万都不一定拿的下来。

    “现如今我有点相信了,景兄弟,你真的要捐1000万么?”

    胡天勤抬起头看着景明,已经改口称了兄弟,因为他看出来景明一身衣服普普通通,在骤富之后想的居然是捐款,无形中对景明印象又好一分。

    “是啊,胡先生,因为这块黄金是地里挖出来的,缺少证明文件,我们实在没有相应的渠道,不得已求到您这里来了,希望您多多帮忙了,价钱上好说,您能压尽管压,总不能叫您白忙活一场。”

    听了这话,胡天勤这才真真感觉到景明的与众不同。

    首先他肯定不是做生意的料,一上来直接交底的生意人,不管做什么生意,铁定会被人坑到血本无归的。

    其次他肯定不是普通人的心态,换个人来谈这笔买卖肯定会出现以下情况。

    你就说多少钱一克吧!

    我不说,还是你说多少钱一克吧!

    自己开口一个价格,对面马上摆手说不行就没你这个价!

    分金掰两,锱铢必较,市侩无比。

    胡天勤一般碰到这样的人就会直接让他把东西拿走,哪怕不做这笔生意,实在是不喜欢这种人性。

    胡天勤现在还是不信景明所表现出来的大度。

    心思一动,打算测他一测。

    于是带着玩味地开口道:“你这块金我收了,一口价一千万怎么样?”

    景明皱了下眉,一千万啊。。看来自己得多卖一块了。。

    “没问题!”

    胡天勤诧异。

    郑重地站起身来走到景明身前,严肃着重复了一遍:“老弟,我是说一千万,直接成交,不反悔的。”

    景明笑了,物以稀为贵,我金子多到自己都害怕的地步,我就问你怕不怕。

    “不反悔。”

    胡天勤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着景明半晌。

    “老弟!我彻底服了!”

    景明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怎么个意思?”

    胡天勤笑了:“老弟你都能捐出去一千万,我怎么好意思再占你便宜,刚才我只是试试你,没想到老弟你真是……”

    “是什么?”景明有些期待。

    “傻得可以。”

    噗!

    怎么骂人呢还?

    看到景明一脸黑线,胡天勤越看越觉得这小兄弟对自己胃口。

    “这笔生意既然是为了募集善款,我也就不赚你钱了,就当交你一个朋友!就按市场价270元一克,不能为慈善出份力,也为做慈善的人出份力,就这么说定了!”

    胡天勤很有魄力的挥手。

    景明记的甘甜提过,一克金出手价应该在200元每克,270元每克那纯粹是做慈善了。

    胡天勤这人品也挺对自己胃口的,景明想跟他说不用的,你该赚多少只管赚啊,可胡天勤竟然也是一个执拗的人,决定了的事,丝毫不听别人的意见。

    马上叫人把金块带走检测成色和重量,两个小伙子走进来,开始搬金。

    然后胡天勤很尴尬地看着其中一个小伙子对着金块使劲儿,金块儿纹丝不动。

    景明和张福德面面相觑。

    两个小伙子一起上,还是不行。

    胡天勤看着景明,心中疑惑起来。

    你是怎么把这玩意儿弄进来的?

    景明尴尬地咳嗽一声,给张福德使了个眼色。

    张福德马上会意上前帮忙。

    “来来来,让我来。”

    撵开两个小伙子,张福德在他们吃惊的眼神中,很轻松地把地上的金块儿抱在怀里。

    张福德问旁边吓呆了的小伙子:“搬到哪里去?”

    小伙子惊醒过来。

    “奥哦哦,跟我来。”

    几步跑到门口把门打开替张福德挡住门。

    张福德得意洋洋地抱着金砖给送出去了。

    胡天勤感叹道:“你这位朋友好大的力气啊!”

    景明点头:“是啊。。好大的力气啊。。”

    胡天勤看了看景明。

    这位小兄弟

    过了一会儿,检测结果出来。

    千足金,净重162465克。

    270元一克的话,4386万。。

    这个金额让胡天勤大吃一惊。原本他以为是狗头金,纯度不会超过70。

    神特么千足金,千足金怎么会那么奇形怪状的?

    这下好,提纯都不用,直接熔成金条就行。

    关键是,超支了。

    他预计的是2000万来着,脸上有些尴尬。

    景明也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1000万变4000万,老哥你能挺住么?

    看到胡天勤脸上的尴尬,景明也有些尴尬:“要不还是按200来算吧。。”

    胡天勤怒了,一脸的羞红,瞧不起我还是怎么的?

    说270就270,又不是把钱扔出去了,换成金子而已嘛!

    当即让财务给景明结了账。

    景明看着手机上的五条到账通知,心中说不出的滋味。

    这就千万富翁了?

    胡天勤把景明送到公司门口:“老弟,以后常联系,没事儿去我家玩儿!”

    “好的。”

    拜别了胡天勤,景明拉开外挂,刚才的金子修改项还在,随手把各项数值给翻了一倍然后删掉。

    带着张福德离开了。

    华鑫金属行鉴定部一阵鸡飞狗跳,蹿出一个小伙子。

    “老板,你快来看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