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世界修改系统 第070章 对与错

时间:2018-04-15作者:玄一无相

    ,精彩小说免费!

    眨眼间张福德立誓已成,天道作证的结果就是一个唾沫一个坑,反悔都不行。

    景明现在被逼着收家奴,还不能往外推。在张福德的强烈要求下,两人还改了称呼。

    “福德。”

    土地公现在年纪看起来还没景明大,景明敬称喊不出口,实没想到不到半天的功夫,自己家成剥削阶级里。

    “少爷,啥事。”张福德很恭顺。

    这个称呼。。还行吧,德云少班主还被人叫少爷呢不是。

    经过一番折腾,景明也想起来了次行的目的:“你帮我查一个人。这人名叫李壮,年龄在30岁左右,他妻子名叫刘阳,找到他现在的住处,我有些事想要问问他。”

    “稍等一下,少爷。”

    张福德应声拉出一本户籍,呼啦啦一阵翻,卖力地寻找起来,少爷交办的第一个任务,张福德很是走心。

    户籍本并不厚,可翻起来好像无穷无尽一样,一页一页的见翻不见少。

    景明在一旁站着,前后不过半刻钟的时间,张福德已经面露惊喜。

    “找到了!”

    张福德把户籍本往景明面前一摊,指到册子上的一行字上。

    “李壮,现居住于东广省山佛平乐镇。”

    后边还有具体地址,景明记了下来,然后就想打发他走。

    “福德,我还有事要办,你去忙你的吧。”

    “少爷,我应该跟在你身边伺候你吧。。”张福德是真不想走。

    景明哪里是需要伺候的人,在他看来被人伺候跟受罪差不多,所以坚决不同意。

    “少爷是去找人啊,带上我可以认人,省得认错人。”

    认错人是不可能的,景明外挂一开,鸿钧都藏不住,但是看在张福德一脸哀求的样子,景明心中一软。

    带他跑一趟吧,反正也不费什么力气。

    “好吧!”

    景明一点头,张福德就高兴得要去张罗行程。他可以在华夏范围内的土地上随意现身,但却不能带人。

    “不用!”

    在张福德诧异的眼神中,景明抓住了他的手。

    下一秒两人出现在平乐镇上。

    景明松开了张福德,后者一个趔趄,只觉的一阵眩晕袭来,忍不住想吐,蹲在一旁一阵干呕。

    “呕!”

    可惜他已辟谷多年,什么都呕不出来。

    景明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福德,你好歹也算个神仙,怎么身体素质这么差?没事也多锻炼锻炼身体。”

    “少爷。。呕。。不是我身体素质差,是少爷速度是在太快,这一下子拉我跑了多少弯路吧,大半个华夏都被转了个遍吧?”

    张福德能察觉到少爷这门神通不是缩地成寸,缩地成寸是一步到位,哪像少爷这样到处乱跑的。。少爷是在一瞬间使出了无数步来达到了一步到位的效果,但两者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这两者究竟哪种厉害?

    细想下来,应该还是少爷厉害吧,缩地成寸迈一步也是要花时间的,可少爷这速度基本上就是瞬间移动了。

    都把自己整吐了。

    景明被张福德说得老脸微红,咳嗽了一声道:“你哪那么多废话,要吐赶紧吐,吐完起来找人。”

    张福德闻言从地上弹起来,再次看了看户籍本,当前带路,引着景明往镇子深处走去。

    七转八转,两人来到街边一处两层平房的所在,一层是个门面房,门楣上挂着一个牌子。

    李记烩面。

    这是一个餐馆。

    “是这里没错了,少爷,要不要我进去把人揪出来?”张福德很狗腿地进言。

    景明哪里会同意这种谗言。

    此行是为了李壮和刘阳的家事,这件事中李壮又非完全不占理,哪能二话不说直接来硬的。

    思前想后,自己还是没什么站得稳的立场,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先进去尝尝这家的面怎么样吧。”景明说完,当先迈步进去。

    张福德挠挠头,看来少爷是个讲道理的人,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进了句谗言,心里想着该怎么补救一下印象,口中叫着少爷,跟了进去。

    餐馆面积不大,五十平米的样子,除了柜台,一共摆了十张桌子。此时饭点儿已过,餐馆里仅有三桌客人,五个人,想来应该不忙。

    李壮在后厨做饭,前台有个姑娘收银传菜抹桌子扫地全都干。

    有家面馆,一人做饭一人待客,夫妻档,好多人都有这个梦想吧。

    景明挑了张桌子坐下,开始打量这个姑娘,猜测着他跟李壮是不是这个关系。

    这姑娘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模样倒很周正,衣着朴素,对客人都和声细语的。

    张福德坐在景明对面,拿着纸巾开始擦桌子,给景明涮杯子倒水,忙个不停。

    姑娘看到来客人了,就上前来招呼。

    “两位吃点什么?”

    眼睛看着明显是老大的景明。

    景明看了看菜单:“老板娘?”

    “诶。。”姑娘随口答应一声。

    景明沉吟了一下,觉得这种答应也做不得数。

    这种情况误会也就误会了,谁都没必要给一陌生人解释对吧?

    看着姑娘还在盯着自己,景明笑了笑道:“听老板娘口音是东广人,怎么卖南河的烩面,你们这面怕是也不正宗吧。”

    姑娘说话是粤语,这时才察觉景明是南河口音。

    姑娘笑了:“您不知道,我是东广人不错,我男人可是南河人,他负责在后厨做菜,绝对是南河口味儿错不了。”

    “这样啊。。”景明一副恍然的样子,不再跟她攀谈,点了几个菜。

    看着姑娘走开后,景明苦笑。

    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张福德看出景明有些失落,忍不住问道:“少爷,怎么了?”

    “哎。”景明叹口气,摇摇头不想说话。

    张福德人老成精的人物,景明不说他也不问,但想到少爷不远万里跑到这里,为的是找一个叫李壮的男子,而听到这姑娘称李壮为她男人以后就有些失望,心中已经有了个大概。

    起身走到柜台问:“老板娘贵姓啊?”

    “免贵,姓黄,有什么事儿吗?”

    张福德笑笑,他可记的李壮的妻子叫刘阳,少爷这是在管闲事呢。

    “来两瓶啤酒。”

    黄老板娘拎出两瓶啤酒打开后套了两只一次性杯子递给他。

    张福德回到座位给景明倒上。

    世间姻缘是业果,不可强求不可脱;

    心若在时自有缘,意若了时缘自散。

    明显李壮已经打定主意开始新生活了,而刘阳还在期盼着李壮对她能保有一分爱情。

    刘阳是很可怜,可对凡人来讲,趋吉避凶,趋利避害,根本就没错,谁都指责不了。

    那究竟谁错了?

    是非对错善恶,哪能轻易就分个清清楚楚。

    景明从未如此纠结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