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世界修改系统 第067章 就职

时间:2018-04-14作者:玄一无相

    ,精彩小说免费!

    “金砖??”甘甜明显的不相信:“你知道一千万金砖有多大么?”

    “啊。。。”

    景明捏着电话不知道怎么回答,心中一阵换算,密度啊,重量啊,价格啊,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又一遍。

    结果对一千万金砖多大还是没个概念。

    学渣啊。。

    怎么回答她?

    “你在哪呢?我去见你再说吧?”景明手插口袋里,觉得甘甜的关注点有毛病。

    好在甘甜没有追问,报了一个地址给景明,是省内一个地级市的下属县。

    此时甘甜人没在中州,想着这次采访结束后,再见景明一面,谈谈捐款的事情。

    “咦?这么巧?我正好在这里。你在哪条路?”景明咧咧嘴,忍住了说谎的不适应。

    甘甜没想到景明也在,颇有几分意外。听景明打算过来找她的意思,看了眼身后的小王,略一犹豫又报了一个具体地址过去。

    话音刚落,却发现前边不远有人冲自己招手,还扬了扬他手中电话,仔细一看,不就是跟自己通电话的景明嘛!

    有这么巧合的事??

    甘甜看着景明的眼神已经有些异样。

    身为知名主持人,外貌甚佳,身旁总有一些狂蜂浪蝶萦绕。

    这个景明不会是想要下血本儿追自己吧?

    再一想不对,一千万怕是棺材本儿都下了,甘甜还没自信到那地步。

    既然看到人了,甘甜随手挂了电话,巧合不巧合的她不关心,她只想知道金砖是真的假的,随口叮嘱了小王一声。

    “小王,你等我一下,遇见个熟人。”

    “好的,甜姐!”小王呲牙,作为刚毕业参加工作的他,能跟着甘甜这位金牌美女主持人每天出任务,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所以对这位领导言听计从。

    给小王了个交代,甘甜迎上了景明。

    小王在身后眨眨眼,猜测着景明的身份。

    “这么巧啊,怎么今天不用上工么?”甘甜倒没一上来就问钱在哪里,没那么聊天的,当先关心景明一句。

    “我已经辞职了。”

    景明说完看着甘甜,等她继续问自己为什么辞职,自己也好顺势提出来想进电视台的事。

    “金砖呢?”

    客套的话一句已经够多了,甘甜直接忽略了景明为什么辞职的问题,第二句就直奔主题。

    甘甜如此直接,景明还是小小的不适一下。

    迎着甘甜狐疑的眼神,为显诚意,景明还是褪下行囊手在里边一阵摸索,掏出一块儿十公斤重的金砖。

    甘甜见到黄色,已经放心一大半,赶紧伸手按住景明往外掏的手。

    财不露白。

    再看向景明时,只觉得他无比顺眼,有了更多闲情逸致跟他沟通。

    “你哪里来的这东西?”

    景明道:“地里挖出来的。”

    甘甜哪里会信:“你不会是干什么违法犯罪的事了吧?”

    “绝对没有!”景明信誓旦旦的保证。

    听景明的语气,甘甜是信的,可是她信没用,国家得信才行啊!

    甘甜斟酌一下语言,道:“景先生,你这些金子哪里来的我不问,但是银行会问啊,不是银行流出的金子银行是不会收的。”

    “我地里挖出来的啊!”

    甘甜面无表情地看着景明:“地里挖出来的,是属于国家的,不是你个人的。”

    “啥!!?”景明一脸的不可思议,改口道:“那。。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

    “有文件能证明么?”

    “这还要文件?”

    “巨额来源不明的金子,没有地方敢收的。”

    “你意思是说,这东西是废铁么?”景明很失望,自己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的金子不能用的话,怕是很多事情都不太好解决。

    看到景明是真的不懂,甘甜直接给他指条路。

    “那倒不至于,有些金店还是可以回收,只是黑心得很。”

    “有多黑心?”

    “270块一克的金子,回收价会给你压到200。”

    景明松了一口气,有收的就好,这玩意儿要多少有多少。

    “200就200吧,回头我去找一家金店问问。”

    景明倒不在乎这个单价,哪怕一克10块他也敢卖,一直卖到买家怀疑人生为止。

    卖金的事暂且不提,甘甜已经在盘算怎么忽悠着景明把这个钱用在另一个地方了。

    “景先生怎么辞职了啊?”

    景明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道:“我觉得那份工作不能实现我的价值,所以想找份更有意义的工作。”

    “哦?”

    甘甜见多了拿工作当饭碗的人,知道更加看中实现自身价值的求职人,对待工作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头一种人眼里工作就是混饭吃的工具,而后一种人拿工作当成兴趣爱好。

    甘甜恰恰属于第二种,对于景明有这样的觉悟,还是很认同的。

    “不知道景先生这次辞职以后,打算往哪方面发展啊?”

    “我。。我想跟着你干。”

    甘甜脸上一僵,强笑道:“景先生开玩笑呢?”

    景明掂了掂行囊,示意里边有块金砖:“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么?”

    甘甜有些哭笑不得,这才想起来刚才景明在电话里提到他打算给电视台捐款,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可是电视台哪里是那么好进的,电视台是有编制的,要人事局统一招聘,如果不走考试那条路想走捷径,光有钱不行,你还得有关系。

    而景明也不像是有关系的人。

    景明没关系,但是他有金子。

    看着景明手里沉甸甸的行囊,甘甜很想替他拎会儿。

    “景先生,电视台的编制是固定的,想要靠钱拿到这份工作,基本上是没希望的。”

    编制什么的景明根本不在意,又不指望靠这份工作升官发财,纯粹是兴趣。

    于是打断了甘甜的话,很坦诚地说。

    “不必要,我只是想做这份工作,编制什么的,无所谓了,给我个编外人员的名额就行!”

    不要编制?

    甘甜简直佩服死这人了,多少事业单位出一个编制就有无数人挤破头了去抢,为了一个编制请客吃饭塞钱送礼的比比皆是!

    如果一个人连编制都不在意,那只能说是真爱了。

    不过,不要编制最好啊!台聘甘甜就能给景明办了!

    台聘人员只有工资,不管五金。

    一年不过五万的人工成本,但是台聘干得活儿却一点都不比在编的人少。拿钱少,干活多,还没前途,是电视台里必不可少,但流动性很大的一个群体。

    甘甜激动地拉着景明的胳膊:“不要编制我就能拍这个板儿,不过景先生您确定捐款就是想要个编外人员的资格么?”

    “你能决定那就最好了,编内编外我真不看重。”

    景明被她拽着胳膊有些不好意思,抽出手来再给她确认一遍。

    “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甘甜满意极了,从刚才接景明电话起,她就一直盘算着想要说服他把这笔捐款用在别的地方,听到景明的诉求的时候,还有些失落,他要指望拿钱换编制,自己也是没办法的。

    现在明白了景明不需要编制,那自己就可以满足他的条件,那自己就可以跟他继续谈这笔捐款的用途了。

    甘甜觉得景明就是财神爷,还不是到处撒钱的那种,是到处撒金砖的那种。

    她看着景明的眼神已经无比柔和。

    景明有些承受不住:“那我什么时候能上班?”

    “你现在就可以上班!当然,你要是现在不方便也可以改天,都随你高兴!”

    这么自由?

    景明已经开始撸袖子:“那我今天就先熟悉熟悉工作吧,需要我干点什么?我有的是力气。”

    甘甜赶紧拉住他,事儿还没说完呢。

    景明好奇的看着拉住自己的甘甜:“怎么了?”

    甘甜有些不好意思:“景先生,咱们先谈谈这个捐款的事。”

    景明疑惑道:“捐款没问题啊,等我回中州市换成钱就给你们电视台送去。”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甘甜连忙摆手,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的意思是……”

    景明看着她。

    一咬牙,甘甜道:“这个捐款就不要通过台里了吧。”

    景明诧异地看了一眼甘甜,好有野心的女人啊,1000万不经过公家,想一口吞下去?

    钱,不是这么赚的吧!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甘甜一看景明的眼神,就知道他想歪了,连忙解释道:“景先生不要误会,我是觉得,景先生可以把这些钱用在更需要的地方,如果经过台里的话再想要出来就难了。”

    “哦?”景明不置可否。

    甘甜叹口气:“景先生,您也被我采访过,应该知道我的工作,我每天采访的都是些孤寡老人,无名英雄,还有一些被社会遗忘在角落的品德模范。”

    “这些人不争名不图利,只知道默默地付出再付出,却从不懂得怎样去索取,这样的人,往往生活过得很困苦,每当我看到这些的时候,就特别地想帮他们一把。”

    说到这里,景明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也温和了许多。

    甘甜继续道:“可是,钱从哪里来?我有力帮得了一个,却无力帮得了每一个。善财难舍啊景先生。现在正巧您有这笔闲钱,与其放在电视台里让台里增加几台设备,多发一些福利,真不如用在他们身上,哪怕让他们过得稍微好一点点,也比用在我们身上强啊!”

    “我理解景先生的意思,学校进个学生都还要赞助呢,景先生无非想要拿到一份工作,而且也不要求有编制。完全不必要通过电视台啊,我现在就可以给您这份工作。。。。”

    “别说了。。”

    看着甘甜越说越激动的样子。景明叹了口气打断她。

    甘甜闻言哑口看着景明,脸色有些苍白,以为没能说服这位景先生。

    景明在她注视下顺服道:“甜姐,我现在是你手下的兵,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景明的恭顺让甘甜眼神一亮,不敢确信地问:“那。。钱的事?”

    “当然是甜姐你说了算啊。。”景明笑了笑。

    有钱了!

    突如其来的幸福感溢满了甘甜的心田,为景明能听从自己的建议而高兴,这一选择将会帮到很多人。

    甘甜很想对他说声谢谢的,可仅仅一声轻飘飘的谢谢不足以表达她的谢意,她所能做的就是让这笔钱都能用到该用的地方,绝不浪费其中每一分钱,还默默下定决心,以后将这位当大爷养起来。

    看到远处的小王,甘甜悄悄对景明道:“你跟电视台签合同的事,我回去就给你办了,捐款这件事,可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本来捐给台里的钱被自己几句话给拐跑了,变得跟台里一点关系都没有,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景明点头表示明白,知道这个其他人包括那个小王。

    “小王!你过来一下!”

    甘甜冲远处的小王招手,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小王应声跑了过来。

    “甜姐,什么事?”

    小王到了跟前就一副狗腿的模样等着领导吩咐,却不知道自己就在刚才已经被领导排除在心腹之外。

    甘甜手一指景明:“这位叫景明,从今以后就是你的新同事了,你可要多照顾照顾他。”

    啥玩意儿?!

    小王也是编外人员,是他自己跑到电视台应聘的,中间还不少波折。

    甘甜一说景明他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上次采访的那个民工嘛!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这个叫景明的民工怎么就变成自己的同事了?

    虽然心里感到奇怪,但能有新人来帮自己干活儿,小王也没多大抵触,自己终于不再是小兵了。

    小王拿出了老员工的矜持,向景明伸出右手,不由脸色怪异,想起了小明滚出去的典故。

    “你就是小明吧?”

    景明双手握住他的手摇了摇,热情道:“是我是我,你就是小王吧?”

    噗!

    小王脸一黑,你才小王八,你全家都小王八!抽出握着的手来,这人绝对是故意的,不拿老师傅当回事儿啊还行?

    两人招呼一打过这就是同事了,小王看了看自己的行囊,想要指挥景明干活儿,让他摆正一下自己的位置。

    “小明,你过来帮我拿一下。”

    话音未落,一直在侧关注着两人的甘甜不得不开口了,她可不能让财神爷感到委屈。

    “小王啊,景明以后归我管,他干什么我会安排的,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