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世界修改系统 第065章 试新衣

时间:2018-04-14作者:玄一无相

    ,精彩小说免费!

    景明此时穿在身上的是一件衬衣,鸿蒙一气袍就附着在外层,只是别人看不到罢了。

    景立在景明跟天爷聊天之前就已经先走了。

    此时景明独自迈步在人行道上,忍不住抚摸着自己的新衣服,明显能感觉到有那么薄薄的一层存在。

    穿新衣服的心情,的确不错,景明想试试它的功能。

    放龙就算了,怕吓到小朋友。

    先看了看拎在手中的小马扎,往衣袖一塞,已经消失不见。之前景明进去看过,里边空间大得很,电视里地仙镇元子的袖里乾坤比这个差远了。

    这个倒是不错,随身仓库的作用。而且里边是自成一界,空气阳光土壤水分一样都不缺,完全可以养一群狗放里边,至于说放东西,先缩小了再放进去,可以说是无穷无尽了。

    路上一个年轻小伙子迎着景明的目光跑过来,这是万灵朝礼么?

    景明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要受他一拜。。。

    小伙儿走到景明面前,却是开口道:“嘿,哥们儿,刚才我看到你手里拿着一个小马扎,眨眼消失不见了,是魔术么?”

    “啊?”景明张大了嘴看着他。

    小伙儿被景明看得很不好意思:“我是一个魔术爱好者,刚才目睹了你魔术的全过程,却看不懂里边的诀窍,能不能……能不能请你再演示一遍?”

    原来不是要来参拜朕啊。。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没问题”

    景明呲牙,当着小伙儿的面,手一伸小马扎就出现在手里,然后看着小伙儿道:“看明白了么?”

    小伙儿刚还没集中注意力,一眨眼小马扎就出现了,听景明这么问,还是一脸地懵逼,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真的没有头绪啊!

    景明很是心痛地看着他:“我再来一遍?”

    “谢谢!谢谢!”小伙儿感激得使劲儿点头,瞪大眼睛盯紧景明的手,再不敢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景明笑笑,一个小马扎拿出来,放进去,再拿出来,再放进去,来来回回七八次,小伙儿已经看得一脑门儿的汗。

    啊啊啊啊啊!!

    这是魔术还是魔法??宛若羚羊挂角,完全无迹可寻啊!!

    景明舔舔嘴唇,跃跃欲试,他可以多演示几遍的:“还看么?”

    “不看了!不看了!”

    小伙儿摆摆手落荒而逃,再看下去都该怀疑人生了。

    自己也是闲的,魔术嘛,看个新鲜就可以了,为啥非要学会?

    看着小伙儿逃走,景明呵呵笑了笑,看来这个万灵朝礼,对人是不起作用的,不知道对动物是什么效果,正好前边是人民公园,里边有放养的鸽子群,3元一小袋鸽子饲料,5元两袋,10元5袋,购者如云,堪称暴利。

    想到这里,景明一转方向,迈步走进人民公园。

    自景明迈步进入人民公园的那一刻,整个公园的空气为之一凝,风静树止。

    那些打盹的,散步的,讨食的只要是能喘气的鸽子全部望着景明的方向,一个展翅就冲天而起,然后以景明头顶正上方为圆心开始盘旋。

    收钱收到手软的养鸽人诧异地看着这一奇观,搞不懂怎么回事,正喂鸽子喂得开心的小盆友们一个个嘟起了嘴看着飞到天上的鸽子不高兴起来。

    景明抬头,看着漫天盘旋的鸽子,觉得这样有些扰民,轻轻道一声:“散。”

    呼啦啦鸽子群散开,刚才干什么的还继续干什么,只是在景明所到之处,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这就是万灵朝礼?

    景明正在想着,迎面跑来一位小姑娘嘴里直叫让让让。

    只见她两只手拽着一只比她还有劲儿的獒犬,根本就控制不住,被狗带着四处乱跑,行人一阵避让。

    冲到景明面前后,这不受控制的獒犬突然就一声悲呜,就跟被人踢了一脚似的,夹着尾巴伏下了身子,脑袋耸拉下来。

    小姑娘喘息未匀,抖了抖狗链,獒犬毫无反应,轻“咦”了一声,抬眼厌恶地看着景明:“你打我狗了?”

    景明奇道:“没有啊,你怎么这么说?”

    “没打我狗我狗怎么趴这不动了。”小姑娘道。

    景明气笑了:“你这狗离我快一丈远,它为什么趴下你得问它,问我有什么用?”

    “肯定是你打我狗了!你丢石头砸的!我看到了!”小姑娘有些蛮不讲理。

    景明无奈,看到已经有人围上来了,也懒得跟她纠缠,看着还趴在地上的那只狗道:“起来跑十圈。”

    獒犬得令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汪汪叫了两声,跟喊加油似的,猛地就拖着小姑娘冲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豆豆!豆豆!别跑了!”小姑娘被拖得一个趔趄,又被狗带了,大呼小叫着消失在景明的视线里。

    人民公园还不小,十圈估计也够她受了。路人眼见没热闹可看,包围圈还没形成,就已经散去。

    目送一人一狗跑圈去了,景明转身离开人民公园,把身上的手机等杂物收进了袖里乾坤,趁着没有人的时候,化气来到了伏牛山上渺无人烟的地方,显现身形。

    身上的衣服还是原来的样式,实际上旧衣服已经在自己化气的时候落在地上,自己身上穿的已经换成了新的战袍。

    就这里吧!

    再不压制,九龙全开,呛啷啷一阵阵龙吟声不绝于耳,呼啦啦从景明身上窜出来九条金龙。九条金龙每条大概五米长,30公分宽,疾若风行地围绕着景明转了起来。荡开了景明身下的枯枝烂叶,方圆二十丈以内的闲杂物什都被龙的气息给顶了出去。

    “好小啊。。”景明有些失望,才五米长,跟蟒蛇也差不了多少,还以为是庞然大物呢。

    话音未落,九条龙仿佛明白自己被鄙视了,一个个身形暴涨,变成长百丈,宽六丈的巨龙在天空中盘在一起,遮挡了阳光,盖住了天空,一派遮天蔽日的景象。

    景明目瞪口呆地看着天上的巨龙,收回自己刚才说的话。

    “小小小。”

    九条龙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最终变成九条小蚯蚓,在景明手掌上方凌空舞动。

    景明欣喜地看着它们,只觉得一条条精致无比,鳞毫可见,这可是龙啊,是华夏民族传承下来信仰的图腾。

    把玩够了的时候,九龙又重新没入衣服不见了。

    还有什么功能?号令九天是怎么个号令?

    景明抬头轻念“风来。”一股清风应声而起。

    “云起。”转眼间乌云已经密布天空。

    “雨落。”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起来。

    “雷击。”噼里啪啦的闪电打在景明视线所及的地方。

    至于上天入地,古往今来,无处不可去得,就不必试了,自己本来就会。

    感谢老天爷。。这件衣服真棒。。

    今天居然有这收获,老天爷不妨多来找自己几次,心里想着,景明迈着轻快的步子回家了。

    等到临入家门时,才想起来今天自己是相亲出去的,进门后老爹难免会问,于是先想好了应对父亲问话的说辞才推了门。

    “爸,我回来了。”

    景父马上就从里屋迎了出来,不等景明歇一下,张嘴就问:“怎么样了?”

    早准备好的景明露出一副很兴奋的表情:“我很满意,我觉得能行!”

    景父闻言心中也是一喜,嘴上却道:“你觉得行管什么用,我是问女方觉得你怎么样?”

    景明抬头佯装回忆道:“我觉得女方对我也挺满意的。”

    “是吗?那就好……”景父很欣慰地回屋了,背着景明给他大姑打电话,大概就是询问女方的态度。

    不一会儿,景父怒气冲冲地跑出来,还拎着笤帚疙瘩冲景明抬手就要打:“兔崽子,你给我过来!”

    “怎……怎么了?”景明一呆,没想到还有这一出,这个时候哪还有什么无敌的自觉,眼见老爸要打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嘴上问着脚下只管跑,绕着院子一阵鸡飞狗跳。

    “爸!爸!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不是。。为什么呐?”景明莫名其妙啊,刚才还好好的。

    景父追了半天追不上,还有些喘,景明犹豫着要不要再给老爸加个体力锁,之前那次体力锁已经删除了。

    加吧,他要揍自己,不加吧,看他这上气不接下气的,还真怕他抽过去。

    景父追不上,有气撒不出来,拿笤帚指着景明:“你还有脸说?你给我说你挺满意的?可人家女孩儿说你根本一句话都不跟人家说,对人家爱答不理的,所以这事就这么黄了!你给我说,你骗你老爹有意思是不是?”

    “我……”

    草!听了老爹这话,景明直想骂街!

    人怎么能这么无耻!明明是她看上了景立,还要把责任全都赖到自己头上!

    不干人事儿还想要人脸!里子面子都想要?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景明想起那女的高高的颧骨,心中一阵厌恶,沉着脸也不跑了,撒泼耍赖起来:“你打吧你打吧!你打死我算了,你宁愿相信她也不相信你儿子,不如就手打死我。”

    景父抬着苕帚正追,却见他一副受尽委屈任人宰割的模样,意识到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看了看手中的苕帚,反手一扔,也不打了,拉个板凳坐下,点上一根烟,皱着眉头道:“啥意思?她在哄她家人?你给我说实话!”

    景明实在没办法,只得把景立卖了:“景立跟我一起去的,一下车,人家就看上景立了。”

    景父一听就知道这是真话,脸都气红了:“这人怎么能这样?”

    说的是那女的。

    景明叹口气:“那你说还能怎么样?”

    景父皱起了眉头不吭声,越想越怒,忍不住出口骂了起来:“日她祖宗!什么人呐都是!”

    景良政经常打骂景明,却是很少跟外人红脸吵架,景明听到这句骂语不由咧咧嘴想笑。

    略一思索回过味来,这是老爹心疼自己了,景明愕然看着老爹的一脸怒容,突然又想哭。

    景父瞥了儿子一眼,劝慰道:“别往心里去,我听你大姑说那女的克夫,之前没告诉你。”

    噗!

    景明那一点感动转眼间就烟消云散,合着你恨你儿子不死怎么的?你得有多盼着抱孙子?连儿子都豁出去了。

    景父被景明幽怨的眼神盯得有些脸红,不耐烦地摆摆手。

    “行了!你也别往心里去,这个不行就算了,接着往下见。”

    说完景父拍拍屁股回屋了,留景明一脸无奈地坐在院子里。

    老天爷见了景明一面,对景明的意义就是,自己有战袍了,至于其他的,暂时还没想那么多。老爹安排得紧紧的相亲日程让景明无心考虑其它。这两天可算是把景立的剩余价值榨得一干二净,每天拉他一起去相亲,一天两个的速度,相了两天半。清明节都已经结束了,相亲还没有结束。

    说是相亲,景明觉得自己跟电灯泡没什么区别。基本上所有女孩子在见面之后,都或明或暗地对景立表达了好感,顾忌点儿的知道跟景明打声招呼,毫不顾忌的直接就当景明不存在,旁若无人地跟景立聊得火热。

    现如今女儿都是富养,肯为他人考虑的真的不多。

    景明不由地想起给自己洒扫房间的马晓霖,拿这些女孩儿跟马晓霖做个比较,她们比起马晓霖差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如果真要安稳的结婚的话,马晓霖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景明曾跟马晓霖谈过一次,问到马晓霖想要找个什么样的人结婚。

    马晓霖的要求只有两点,一是爱她,二是上进。

    这两点都无可指责,要求这么低的大美女,在如今这社会简直是凤毛麟角。

    可这简单的两点,景明都有些差强人意,不交心哪来的爱,至于上进两个字,更是跟景明不搭边。

    好烦呐。。

    景立也明白过来自己的作用,明哥就是让他来搅黄这些相亲的,所以对景明相亲对象的示好全都来者不拒。以至于景父从女方那里得到的反馈消息全都是没戏,这两天脸色也不太好看。

    眼见老爹的脸色越来越黑,景明知道,该是自己离开家的时候了,再待下去,老爹非气出病来不行。

    其实景明想在家多呆几天的,可是看着样子,多呆几天估计也闲不下来。

    于是在清明节三天假期过后的第二天,景明收拾好行囊,拜别了父母,重回中州市了。

    望着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父母,景明轻轻叹了口气,不由地挠挠头,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事。

    究竟是什么呢?想不起来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