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世界修改系统 第047章 七情组

时间:2018-03-29作者:玄一无相

    <content>

    宿主:景明(魂魄状态,已锁定,不可修改)

    命魂:10(虚弱)

    魂魄离体的景明,修改器挂在魂魄上,有且只有一个修改项,命魂后边一个10,括号里边是状态,提示虚弱。

    只有10啊,太少了吧。

    修改。

    100,锁定。虚弱状态马上消失。

    debuff一消失,景明就感到身体恢复了力量,不再是一副手软脚软的模样。一旁的鬼卒还在死命地拉着套在景明脖子上的锁链,突然感觉到拉不动了,扭头惊疑地看着景明。

    眼见着景明魂魄被勾了出来,判官已是喜不自胜,看到一个鬼卒很吃力地样子,一个劲地开始催促其他鬼卒:“愣什么呢!全上啊!”

    呼啦啦一阵锁链声响,十几个鬼卒冲上去,甩开锁链把景明整个儿捆了个瓷实。

    景明刚刚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差点死在这里,那种魂魄上的冲击让他根本没办法反抗,现在想想都后怕。

    再看到浑身的锁链让景明满心腻味,看着鬼卒的眼神也不善起来。

    先尝试着挣了两下挣不动,于是打开外挂,找到已修改项体积,改成100立方米。

    然而……景明的魂魄没有任何变化,倒是遗落在旁边的肉身,突然膨胀起来变成了三层楼那么高。

    景明愕然看着一旁变大的肉身,判官和小鬼忍不住都是后退一步,不明白为什么魂魄离体了肉身还会变化。

    想来也是,之前的所有修改项,都是冲着肉身去,魂魄这东西无形无质,一没有体积,二没有质量,更不会存在什么水氧含量,之前的修改怎么都影响不到魂魄。

    好像现在唯一能影响魂魄的就是魂魄状态下的这个命魂了。

    100太少了,1000万吧。

    锁定。

    下一刻,景明的魂魄突然金光大盛,缠身的拘魂锁被他轻轻一挣就变成碎片。景明看了看自己的手,握了下拳,感受到了体内无穷无尽的力量仿佛要破体而出。

    正在使劲的鬼卒们突然拉空,呼啦啦栽倒了一地,纷纷手脚并用地爬开了。

    拘魂锁都被人轻轻一抖就碎了,不跑再把自己也给捏碎了怎么办?

    鬼卒也是透精,但景明的心思根本不在他们身上,体内好像真的有东西要出来。

    鬼判和众鬼卒还没从惊讶中反应过来,景明这边的变故再生。

    七道色彩各异的光球,从景明的魂魄中剥离出来,落地生根,迎风就长。眨个眼的功夫,长成七个景明站在那里。

    七个景明样貌一般无二,但是神态却是各不相同。

    或喜,或怒,或哀,或惧,或爱,或恶,或欲。

    有嬉皮笑脸的,有愁容满面的,有高冷不屑的,有一脸狰狞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七个景明相互打量一下,就分别聚在一起,你摸我一下,我捶你一拳,有关系好的,也有谁也不理谁的。

    最后这七个景明分为三个团体,喜,爱,哀三个站在一起,怒,恶,欲三个凑成一堆,唯独一个惧自己一个人耍,没人跟他玩。

    这还不算完,景明本体左跨一步,分出一个景明,右跨一步,再分出一个景明。

    左边这个景明浑身阴气逼人,沉沉的仿佛地狱恶鬼,右边这个景明通体清明,渺渺似九天真仙。

    两个景明就像左右护法一样,把景明本体夹在中间。

    至此,包括本体魂魄和肉身在内,场上一共出现十一个景明。

    “身……身外化身!”一个鬼卒膛目结舌。

    匆匆赶来的黑白无常正好到他身后,听到这个鬼卒这么说黑无常忍不住给他脑袋上来了一下,道:“屁的身外化身,三魂七魄而已!”

    白无常盯着包围圈里的景明,目光微动:“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三魂七魄?!”

    刚才景明跟鬼卒动起手的时候,骚动就引起了地府其他部门的注意,黑白无常就带着一队鬼卒过来查看情况了,而且这对黑白无常不同于行走于阴阳两界的那些分身,这可是留在阴司的本体。

    黑白无常本是神官,身外化身用得纯熟无比,对人的魂魄也是了如指掌,所以一见到场上的十一个景明就看出了其中玄机。

    景明眨眨眼,听到了白无常的话,才明白过来,这些就是自己的三魂七魄啊。

    天地命三魂,喜怒哀惧爱恶欲七魄,还有一具三层楼那么高的肉身,这就是一共十一个景明的原因。

    普通人的魂魄本就脆弱无比,三魂七魄聚在一起还如同纸糊一般,现在这样各自分开还不得马上魂飞魄散?

    可是现场景明的三魂七魄,每一个魂体都是凝实无比,这意味着,景明的魂魄强大无比。

    为了方便称呼,景明的天魂,就唤作景天,地魂景地,七魄依次为景喜,景怒,景哀,景惧,景爱,景恶,景欲。

    景明内心毫无波澜地看着自己的七情。

    景怒舒展着魂体,一脸戾气地望着围上来的鬼卒,怂恿着其他魂魄:“杀吧!全部杀光!这群挡路的阴物全都该死!”

    鬼卒闻声一阵骚动。

    景恶皱着眉头道:“不错!我看着这些鬼物也是心烦,一个个丑陋不堪,恶心得要死!”

    景欲笑得很荡:“嘿嘿,我没意见,等会儿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漂亮点的女鬼,统统给我留着,我要养一群。”

    景哀不同意:“不!那样太残忍了,这些鬼卒有什么错,死了还要魂飞魄散?还是跟判官好好商量一下吧,尽量不要动手啊。”

    景爱,景喜也是支持景哀,不同意大开杀戒。

    于是三比三平,六个景明都望向了景惧。

    景惧有心支持景哀,可一抬头看到景怒凶恶的眼神,就跟火烧了下似的,赶紧低头。

    景怒怒气冲头:“你个怂货!怕我干球!真没用!”

    景惧闻言更是不敢抬头。

    这边七魄还乱作一团,黑白无常已经下了杀令。

    从刚才开始,判官就不停的求援,此时汇聚于此的鬼卒已经成千上万,浩浩汤汤地已经看不到里边的景明了。

    鬼卒潮水一般扑向景明的三魂七魄,密密麻麻的锁链转瞬淹没了七情组。看着这种场面,判官满意地点点头,在地府近乎无穷无尽地兵海攻势下,一介凡人又能怎样呢?

    判官先高兴了一分钟,然后才渐渐发现不对了,按说里边的景明应该被打成魂飞魄散了,可这兵海还是不停地往里冲呢?

    好奇里边的情形,判官漫步虚空,鸟瞰里边的战况。

    这一看不打紧,判官险些从天上掉下来。

    包围圈里,景明安坐地上,景天景地旁边站着,所有冲上去的鬼卒就像撞上了一堵墙一般,根本近不了景明身体,以他为圆心,三丈以内,神鬼辟易。

    潮水般的鬼卒冲不到景明身旁,只有往七情组那边冲,所以景明景天景地根本就什么事都没有,安逸地好像这里不是战场一样。

    七情组的压力倒是很大,可是噼里啪啦的拘魂锁打到他们身上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七情组都是哈哈大笑,各种玩。

    景喜大嘴一张变成跟房子那么大,一口吞掉一堆鬼卒,跟机关枪一样拿口中的鬼卒当子弹射向后冲上来的鬼卒,爱玩。

    景怒倒是跟鬼卒正面刚,拳拳到肉,以伤换伤,打飞鬼卒无数,就这样还越打越怒。

    景哀自己唉声叹气地在场上转来转去,所到之处一群鬼卒蹲在旁边哭哭啼啼的,止都止不住。

    景惧倒是胆小如鼠,被鬼卒打也不敢还手,抱头蹲在地上,几个鬼卒甩开膀子抽他个不停却毫无用处,旁边已经累倒了鬼卒无数,恐惧看着累倒的鬼卒们,自己一个人瑟瑟发抖。

    景爱下手最轻,把冲向他地鬼卒挨个轻轻放躺,摆好,捋齐,不容许有丝毫紊乱,他还乐此不疲,被他摆置的鬼卒毫无还手之力。

    景恶一副嫌弃的表情穿梭在鬼卒中间,倒是有种闲庭信步的感觉,他实在是不想碰到这些阴物,时不时一甩手,呼啦啦一大片鬼卒倒地不起。

    景欲……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数不尽的鬼卒冲上来,丝毫没有伤到七情组,反而被七情组换着花样的摆平,鬼卒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判官在天上越看越惊,这人到底是什么怪物?</content>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