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世界修改系统 第044章 我没死

时间:2018-03-29作者:玄一无相

    <content>

    景明默默旁观了这一场抢救。

    其中所有参与的医生和护士,但凡有一个人不尽心尽力,那病人绝对是救不回来的。

    有那么一瞬间,景明已经看到那人的魂魄离开体内了,还是生生被拉了回去。

    无怪乎,那些身居高位,身家无数的权贵会对医生护士客气无比了,保不齐其中要是有不尽力的,死的就是你。

    景明飘在空中,刚才那病人魂魄离体的时候,他没见到有其他的一看就像是勾魂使者的东西出现,难道没有地府存在么?这个暂时还不确定,但是景明已经肯定自己的视力改成负数状态,就是阴阳眼。

    原路回到留观室,景明回复本体。

    -1.5是阴阳眼,那如果负得更多,会不会看得更远呢?

    -150000

    修改!

    视线毫无阻拦地穿过病房的墙壁,穿过医院的大楼,如同有了千里眼一般,景明转了一圈,四处查看,方圆十几公里都是景明的视线范围,无遮无拦,一目了然。

    终于被景明发现了。

    鬼差!

    怎么知道是鬼差呢,舌长一尺三,一白一皂,这还不明显?耀眼得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一样。

    一见这两位爷,景明算是知道了,地府肯定存在了,勾魂使者黑白无常嘛!

    现在得问题是,既然已经确定地府存在了,那这个学生没得说,肯定是魂归地府了,景明开始发愁了。

    这还要不要救啊?复活了也没用啊,魂魄被勾走了,现在要救这孩子,必须得跟地府抢魂。

    要跟地府对着干么?值得么?惹毛了地府把我魂魄也勾走怎么办?

    自己是无敌的不错,满血复活的还能分离开魂魄和身体呢,自己要被勾魂夺魄,会不会出现身体无敌,魂魄也无敌的情况?

    如果出现了,无敌什么用呢?魂魄都没了。

    景明坐定了椅子上,眼中精光闪闪,面向黑白无常的方向。

    准确的说,这是黑白无常的分身,正拴着一个老头儿的鬼魂往一个方向走去。

    速度看似慢,实则飞快,很快就要脱离景明的视线范围。

    景明还没想好怎么办,那就先盯着。

    负一百万十万!

    视线范围一下扩大十倍。

    黑白无常的身影继续落在景明眼里,他还发现很远的地方也有其它的黑白无常,这些黑白无常每对都拉着一个人魂,齐往一个方向汇聚。

    朝着他们汇聚的方向看去,一个巨大的关口矗立在大地上,关门之上三个大篆成“鬼门关”。

    鬼门关前一派鬼气森森,阴沉沉不似人间。

    无数被锁链锁了的生魂一个个表情麻木,目光空洞,一副痴呆样的被黑白无常移交到驻守鬼门关的鬼卒手上。

    鬼卒验明正身,然后就扯着生魂过了鬼门关,进入另一个世界。

    鬼卒押送生魂的队伍,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在彼岸花丛中的羊肠小道上亦步亦趋,这里的生魂就有了意识,知道自己正在黄泉路上,走得悲悲切切一步三停,频频回望,时不时有些生魂想要挣脱锁链往回逃。

    走的慢的鬼卒也不管,可是只要有反抗的,鬼卒拿起鞭子就是一顿猛抽,生魂往往刚想反抗就被鬼卒镇压,绝无可能让他们重回阳间。

    这些。。都是死人啊。。

    数不清的生魂让景明有些不想看了,谁人不是世上走一遭,最后终究走一趟黄泉路。

    生老病死天道循环,景明可以救一个人,甚至一群人,却没有办法救每一个人。这是几千上万年的阴司法则,如果破坏了,那阳间到处是死人复生,真的就天下大乱了。

    无力地叹口气,景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走过黄泉路,余峰被鬼卒押解到酆都,进天子殿过审。

    天子殿上,有判官高坐,见到有生魂押解进来,便拿出生死簿,对着生死簿念出余峰生平。

    “余峰,戊寅年生人,卒于戊戌年,阳寿二十载,至今二十载阳寿已尽。。。咦??怪哉!怪哉!!”

    判官念到这里,突然露出惊讶的神色。

    生死簿上余峰生平又多了一行字“余峰,生于戊戌年,卒于戊戌年,阳寿不过盏茶的时间。”

    要知道生死簿上按说是每人一页,一页一命,这一页双命是从未见过。

    还不等判官惊讶过去,第三条命出现在余峰这一页上,判官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而且第三条命显示余峰还有五十年的寿元。

    余峰此时早已想通,走了一趟黄泉路,看到那么多死人一个个悲切哀伤,想活却一点机会都没有,而自己明明还有好长一段的人生路要走,却偏偏放弃了生的机会,实在是后悔不已。

    此时看到判官神色异常,心想难道自己还不该死?

    心中这么想着,觉得还是应该闹一闹,于是马上扯着嗓子大呼小叫起来。

    “我没死!我还活着!我要看生死簿!!!”

    “闭嘴!你这妖孽!生死簿岂是你想看就能看的?”判官脸色铁青。

    不是妖孽是什么?哪个凡人能有三条命的?

    “我有人权!”见到判官发怒,余峰也不敢闹得过火,小生抗议道。

    “笑话!阎王让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天明!你现在连人都不是,还跟我讲人权?”判官厉声呵斥,等余峰老实了以后,不禁暗暗思索,地府虽说强势,但法度森严,事情该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容不得半点马虎,于是唤上左右:“来啊!拉到三生石去照照,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妖孽!”

    牛头马面轰然应诺,架起了余峰拉出天子殿,判官踱步跟在后边,一路兜兜转转,不多时来到了一块巨大石头前。

    今生已知前生事,三生石上写姓氏。

    这就是三生石了。

    牛头马面拉起余峰把他的手按到了石头上。然后一群人抬头看余峰的前世今生。

    一片光幕洒落,有了影像和人声出现在光幕里,主角是一个男婴。

    从呱呱坠地起的嗷嗷待哺,到咿呀学语的懵懵懂懂,蹒跚学步的一步三摇,到伶俐可人的总发垂髫。

    余峰看着影像中的自己,注意力却落在影像中时不时出现的一双手上。

    那是。。妈妈的手啊。。

    眼泪糊住了眼睛,余峰想家。

    画面转得很快,借贷打赏时脸上不正常的笑。

    遭遇催债时紧锁的眉头。

    厌世坠楼时,那巨大的水龙。

    “停!!”判官挥手喊停。

    什么东西??

    放慢了影像速度,地上一个年轻人目光灼灼地抬头望着坠落的余峰。

    余峰擦下泪,认出了这人,不就是天台上跟自己说话的年轻人么?

    马面凑到判官耳旁一阵耳语。

    判官脸上阴晴不定。

    影像继续,年轻人突然化成一道粗壮的水柱冲天而起,挽救了余峰坠亡的命运。

    余峰目瞪口呆。想起自己当时明明跳下去了,一睁眼还在楼顶,可是。。当时自己身上没有水啊!

    然后是余峰跳楼,第一世结束。

    判官这才想起来,不对啊,这应该是前前世,不是今世啊!

    没看明白什么意思,继续放,第二世。

    前世一开始就是余峰从地上爬起,挠了挠头,爬上楼顶。

    跳楼,再卒。

    再看第三世。

    画面直接就是人魂分离的开场,肉身趴在地上,魂魄被白无常的锁链拉着,拉到了地府。

    “我没死!”

    余峰大吼一声,挣扎起来。</content>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