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我不做魔王很多年 第255章 自己要求的

时间:2019-07-08作者:北小木

    “叔叔,你还有什么事吗?”

    在张演的手快要碰到陆时舞的时候,陆时舞忽然回头看向他,大大的碧蓝色眼里映照出张演的模样。

    “没什么事。”

    张演哈哈笑了起来,“我也是走这边。”

    陆时舞盯着张演看了一会儿,轻点了下头,继续朝前走去。

    “小妹妹,你是迷路了吗?”

    “嗯。”

    “真是可怜,叔叔我对这边挺熟悉的,要不要叔叔带你去找你父母呢?”

    陆时舞停了下来,张演心中一喜,就知道这招准管用,他拐了那么多迷路的小孩子,这一招可是百试不爽。

    “我不找爸爸妈妈,我找哥哥。”

    “好啊好啊,我带你去找你哥哥。”

    虽然意外陆时舞的回答,但是张演觉得只要能够成功,管他找谁,反正他是不会带陆时舞去找的。

    “你知道哥哥在哪?”

    陆时舞有些惊讶。

    “当然知道啦,叔叔我可是百事通,什么事情都知道,不就是找你哥哥嘛,多简单的事情啊。”

    张演露出亲切的笑容,“来吧,跟叔叔走,叔叔带你去找哥哥。”

    陆时舞看了看张演伸过来的手,又抬头看向张演,摇了摇头:“谢谢叔叔,不用啦,菲菲哥哥会带我去找哥哥的。”

    说完,陆时舞向张演告别,继续往前走,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但是她知道,无论她在哪里,菲菲哥哥他们都乐意找到她的,因为有一一哥哥在。

    想到一一哥哥,陆时舞又抬手摸了摸黑猫发夹。

    在陆时舞看不到的地方,张演脸上亲切的笑容敛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阴冷的笑容。

    他抬手,手里拿着一张棉帕,快速的捂住了陆时舞的鼻子,陆时舞挣扎了一下,还抓伤了张演,最终还是难抵药力,晕了过去。

    “果然就该来硬的。”

    张演看了看四周,一把将陆时舞抗在了背上,跑了。

    熟不知,一双灿金色的竖瞳正盯着他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的闭上了。

    “咚!”

    张演转角的时候一个没注意,与一人撞在了一起,好在他一手扶住了墙壁,这才避免了与陆时舞一同摔在地上。

    “你没事吧?”

    被撞的那人凑到了张演面前,担忧的看着他。

    张演晃了晃脑袋,站直了身子,摆了摆手:“没事。”

    说着从那人身边错身而过,急急忙忙的跑了。

    “诶!那个。”

    看着张演消失的背影,那人才把后面的话说完,“你背的那人不是小十五吗?你是谁啊?”

    “60。”

    陆琉皱眉,面露不悦,“早就告诉过你,走路要好好走,不要东张西望东想西想。”

    那人也就是陆誓并未理会陆琉的话,而是慌忙的打开了光脑芯戒,找到了陆时叶号码拨打了出去。

    陆琉见此,脸上的不悦越发明显,隐隐有些暴躁。

    “怎么啦?”

    花轻轻与欧阳靖走了过来。

    “本大爷怎么知道,垃圾。”

    “十一,我刚刚看到小十五了,她是在京都吗?”

    投影出来的陆时叶看了看四周的一切,挑眉,他倒是不知道陆时舞时怎么跑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的。

    “嗯。”

    “真的吗?”

    陆誓着急道,“我刚刚看到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扛着小十五跑了,他不是人贩子吧?”

    人贩子······

    陆时叶轻松的神色凝重了起来:“你确定?”

    “确定啊,不然那个人你认识。”

    “不认识。”

    陆时叶想了想,又道:“你先等一会儿。”

    [夜。]

    [十一?]

    [十五被人贩子带走了?]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道:

    [······是。]

    陆时叶有些火了。

    [这就是你们说得没问题?]

    [十一,这是小公主自己要求的,她说她想看看那人要把她带哪里去。]

    越说,夜的声音越小。

    陆时叶眉毛一挑,暗道:十五自己要求的?十五又这么皮?

    陆时叶心里是不大相信的,但是夜不是会说谎的恶魔。

    [算了,你这边盯紧一点,我现在过来。]

    说完,陆时叶便阻断了心灵感应,对焦急等待的陆誓说,“别担心,我已经让人去找十五了。”

    他看了眼陆琉三人,道,“你有其他事情就去做吧。”

    “我现在怎么可能有心思去做其他事情嘛!”

    陆誓刚说完就看见陆时叶已经把他的电话挂断了,陆誓心里一堵,哼哼了几句,回头看向陆琉。

    “6哥,我现在有急事,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

    说着,便朝着张演刚才前进的方向跑去,刚走了一步就被陆琉给拉住了。

    “垃圾,你去哪?”

    “啊,6哥,你别拉我啊!等这件事结束了,我再告诉你!再迟一步那就错过了!”

    陆誓甩开了陆琉的手。

    “先停!”

    花轻轻插入了其中,看着两人,说道,“小十,你先告诉我们你要去哪?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帮你啊。”

    陆誓想了想,觉得花轻轻说得不错,谁知道人贩子有多少人,人多了或者有比他强的人,那他且不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有了花轻轻他们帮忙,成功几率大多了。

    陆誓点头:“6哥,刚才撞到我的人是个人贩子,我刚刚看到被他拐走的小女孩是我们的堂妹,她才三岁多呢。”

    陆琉眉头皱得更深了:“垃圾,我们哪来一个这么小的堂妹!”

    “是五伯的女儿。”

    气氛骤然沉寂了,算是外人的花轻轻和欧阳靖两人对视一眼,也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就在陆誓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陆琉吼道:“他大爷的,陆誓你个垃圾,说个屁!还不快去追!”

    陆誓说完,“咻”得一下就消失在了众人面前,花轻轻和欧阳靖见此,笑了笑,连忙跟了上去。

    陆誓:“······”

    他能说些什么?他能说什么?

    陆誓只觉得自己冤死了,明明是陆琉让他说的,他说了还被骂,委屈。

    陆誓委屈归委屈还是赶忙的跑了过去。

    “一一哥哥,我们会被带到哪里去?”

    陆时舞在张演背上肆无忌惮的说话,而张演离得那么近,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在张演打算用迷药迷晕陆时舞的时候,夜就将迷药给隔绝了,而陆时舞也是自己装晕的。

    早在碰见张演搭话的时候,夜便设下了一层单向结界,陆时舞和夜说话,张演根本就听不见。

    见到张演,夜便知道这人不怀好意,也提醒了陆时舞,是陆时舞自己觉得有趣,所以才和张演说那么多的话。

    在陆时叶不在的时候,陆时舞一般都是比较冷漠的,唯有对上熟悉的人才会热情一些。所以,一般在街上遇见陌生人她从来都是冷冰冰的,压根就不会搭理别人。

    谈了一会儿,夜便知道了这人是个人贩子,他将这件事告诉陆时舞后,陆时舞也来了兴趣,想要看看张演这个人贩子会把她带到那里去,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

    有些时候夜都在怀疑是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原因,陆时舞的性子才会逐渐变得恶趣味起来,都是跟陆时叶学的,要是陆时叶遇上这么一幕,估计他也乐得看一出好戏。

    当然,在陆时叶面前,陆时舞永远是那乖乖懵懂的可爱妹妹。

    (本章完)我不做魔王很多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