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一婚到底,拿下男神做老公 第三十五章 这算羡慕嫉妒恨?

时间:2019-05-31作者:薄凉

    姜非墨动了动唇,最后成了无语,苏允可,你脑子还能再笨点吗?

    “这算什么?加班?”姜非墨懒得跟苏允可计较这些了,这女人在感情问题上,也是够蠢。

    苏允可想了想:“这么简单的活儿,就不算是加班了吧?”

    姜非墨反倒是笑了:“你这么跟钱斤斤计较的人,居然不算加班了?”

    “我也是有原则的好吗!”苏允可不高兴了,怎么自己在姜非墨的眼里就是一个掉进钱堆里的女人?

    姜非墨连忙抬手:“好好好,你有原则。”

    苏允可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那当然,不像是有些人,一点儿原则都没有,都不经过别人允许就拿着人家户口本去登记,一点儿都没人权!”

    姜非墨黯然叹气,他还真是说不过这个小女人。

    苏允可看着满桌子的菜,瞄了一眼姜非墨:“要不是看在你手艺还算可以,本姑娘跟你没完!”

    “……”姜非墨真的是对这种吃货没招:“那还不赶紧吃饭,给你的老板加班?”

    苏允可这才坐到餐桌上,开始享用所谓的‘结婚大餐’。

    姜非墨不知道从哪儿弄出来几瓶啤酒放在桌上:“今天的日子本该是喝些红酒……”

    “算了吧!”还没等姜非墨说完,苏允可就摆手:“给我喝了都白瞎了,像我这种人,还是喝点儿啤酒就行了,那么好的红酒,我都品不出来滋味儿!”

    姜非墨心里盘算着想要把苏允可给灌醉,然后,他就可以……

    直接给苏允可满上一杯,放在她面前:“这杯酒是我敬你的,感谢你今天的配合。”

    “我这可不是今天的配合,咱俩都领证了,这叫长时间配合!”苏允可不悦了:“就因为你,以后我就远离小鲜肉了,我想想就心痛!”

    苏允可说的跟真的一样,摸着自己的胸口一脸痛苦之色,但还是举起酒杯和姜非墨干了这一杯。

    姜非墨连忙又给满上一杯放在那里:“这杯是我跟你道歉的,都是我的错,让你受委屈了。”

    想到自己因为姜非墨受的委屈,苏允可拿起酒杯,直接干了。

    “可不嘛,要不是你,我也不能这么年轻就成了一个已婚妇女。”苏允可连着喝了两杯,胃里有些空空的,姜非墨连忙给她夹菜放在盘子里。

    看着盘子里自己亲自点的菜,苏允可眨了眨眼,小声自言自语:“就这么几道菜,就把自己卖了?”

    声音不大,却被姜非墨清清楚楚的听进了耳朵里,轻声一笑,哄着说:“你也不亏,我这么年轻有为又多金,洗衣做饭样样行,难道你不是赚了吗?”

    苏允可细细的想着姜非墨的话,貌似是有这么点意思,抬眸看着对面的姜非墨,剑眉下一双黑眸如火,挺翘的鼻梁下是一双凉薄的唇,笑起来的时候,总是淡淡的。

    托着腮,苏允可第三杯下肚,就有些晕乎乎了。

    “以后你就是姜太太了,这杯更应该喝了,庆祝我们结婚。”姜非墨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托着腮的样子,两颊已经开始泛起红晕,笑的深沉,他是已经打定了主意,今晚不让苏允可去给童衡加班了。

    苏允可拧眉,摇了摇头:“不行,不能再喝了,答应了要给童总核对账目的!”

    “这一杯必须喝了,这可是我们俩结婚的酒,来,我敬你。”姜非墨说着,又把酒杯举了起来。

    苏允可就这么被姜非墨哄着,喝了一杯又一杯,也不知道喝到第几杯,她终于扛不住,趴在了桌上。

    看着趴在桌上的苏允可,姜非墨唇角勾笑,弯腰将她抱了起来,放在卧室,转身走到客厅,拿起苏允可的手机,直接按下了关机键,免得童衡又来打扰。

    挨着苏允可,姜非墨又是一夜好眠。

    头疼欲裂的苏允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姜非墨。

    正欲发火,却看到梦中的姜非墨一直都皱着眉毛,似乎是陷入了梦魇中。

    她心底燃起一股疼惜,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抚平了姜非墨眉心的哀愁。

    “恩……”姜非墨在梦中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呻吟着,似乎是很痛苦。

    苏允可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有些发热,连忙将被子盖在姜非墨的身上。

    昨夜,为了让苏允可睡得舒服,姜非墨没有盖被子,估摸是着凉了,苏允可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姜非墨眉心的哀愁似乎更加的浓烈,呻吟着什么,苏允可听不清楚,只能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他紧锁眉头,死死的拉着苏允可的胳膊不松手,却始终无法从噩梦中醒来。

    苏允可怕了,慌乱的拍着姜非墨的肩膀:“醒醒,姜非墨!”

    “你醒一醒!”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姜非墨,苏允可是真的吓着了,梦魇会让一个人在梦中痛苦,醒过来也许就会好了,所以苏允可一直拍打着姜非墨的肩膀,想让他清醒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苏允可唤醒的声音吵着了姜非墨,他很快就从梦魇中惊醒了过来。

    看到苏允可一脸关切的样子,姜非墨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怎么了?”

    “你一直都在做恶梦,我怕你出事,就叫醒你了。”苏允可拉着姜非墨靠近床中心的位置:“你好好休息一会儿吧,刚刚摸你额头有些热,我去给你煮个粥。”

    “我没事。”姜非墨却并未在意,从小到大,这种情况发生的太多了,尤其是……外婆去世以后。

    “可是你有些发热,还是好好休息吧,今天不是周末么!”苏允可有些心疼他。

    姜非墨摇摇头:“无妨,这点儿小毛病影响不了我。”

    姜非墨的固执让苏允可也没办法了,只能随他去了,既然他自己都不在意,她还能说什么?

    早饭两个人吃的都很安静,直到苏允可想到自己昨晚没有给童衡核对账目:“糟了,昨天答应童总要把账目核对出来的,都怪你,非要让我喝酒!”

    姜非墨心中得意,但不能表露出来:“昨天那种日子,我怎么忍心让你工作,我又不指你赚钱养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