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一婚到底,拿下男神做老公 第二十六章 被恐吓后遗症

时间:2018-03-22作者:薄凉

    翌日,苏允可醒来的时候就觉得脸好疼,怎么这么疼?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身旁躺着的姜非墨。

    “啊……”苏允可惊悚的喊着:“姜非墨!”

    “你……你怎么在这儿!”苏允可蹭的一下坐起身,抱着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严严实实的。

    姜非墨被苏允可吵醒,眯着眼看着她:“昨晚……”

    “昨晚?”苏允可的被子抱的更紧,一脸警惕的看着他:“昨晚你把我怎么了!”

    姜非墨看着她如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就想逗逗她。

    “昨晚你说害怕,非要我陪着你……”姜非墨故意扭曲事实,还不把话说完。

    苏允可有点儿怕了:“你说啥?我让你陪着我?”

    她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什么时候求着姜非墨陪自己了?

    “不可能!”苏允可对自己的人品有一万个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求着姜非墨陪自己睡觉!

    姜非墨抬起胳膊托着头:“不是你,难道是我自己爬上来的?”

    “就是你!”苏允可往后缩了缩身子,本来就不大的床她只占了个边儿:“姜非墨,你……你趁人之危!”

    姜非墨眸光含笑:“昨晚明明是你,拉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走,你看……这儿都被你掐红了。”

    苏允可顺着姜非墨指着的地方看去,果然,姜非墨的胳膊上,有一块红色的印记。

    “那也绝对不可能是我,一定是你自己跑来的!”苏允可指着姜非墨:“你……流氓!”

    姜非墨只是一伸胳膊,就把苏允可给捞了过来,将她困在自己怀中:“既然你都说我流氓了,那我总得对得起这个词儿吧?嗯?”

    话音刚落,姜非墨将苏允可那喋喋不休的小嘴儿给堵住,由浅至深的品尝着她的甜美。

    “唔……”苏允可迷迷糊糊的就被姜非墨给吻了,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姜非墨越吻越觉得上瘾,抬手扣住苏允可的手腕,加深了这个突来的吻。

    苏允可被姜非墨控制的连一点儿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凭他在自己这里夺取……

    许久,苏允可被姜非墨吻的呼吸都急促的时候,他才放开了苏允可。

    “这是你昨晚拉着我陪你睡觉的报酬。”姜非墨心情大好的起身,摸了摸苏允可昨晚被打肿的脸颊:“起来,洗脸上药,我去煮饭。”

    “……”苏允可一连茫然,自己就这么被姜非墨给亲了?

    而且还是第二次被他搞突袭……

    她怎么连一点儿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老天爷,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姜非墨从自己房间走出去,苏允可恍恍惚惚的,找不着北。

    离开苏允可房间的姜非墨心情愉悦的哼着歌,脸上带着笑意的去洗漱,然后进了厨房。

    缓和了好几分钟,苏允可才找回了自己的情绪。

    气鼓鼓的下了床,在卫生间里把牙刷当做是姜非墨,使劲儿的刷牙,恨不得刷出血才解恨。

    “牛肉粥怎么样?”姜非墨突然出现在卫生间门口,吓得苏允可一哆嗦。

    “你吓着我了!”苏允可摸了摸胸口:“我不要牛肉粥!”

    姜非墨知道自己惹恼了苏允可,连忙安抚着:“那你想吃什么?”

    “肉丝面。”苏允可昨天被绑架,确实是吓的不轻,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姜非墨点点头,抬手摸着苏允可的长发:“那两个人,我帮你教训他们了。”

    “怎么教训的?”苏允可漱口,抬起头好奇的问着姜非墨:“该不会是打的他们生活不能自理吧?”

    “我给他们留下的,是心灵的创伤。”姜非墨神秘一笑,却不告诉苏允可。

    可偏偏,苏允可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连忙洗了把脸,跑到厨房追问着姜非墨:“到底是怎么教训的?”

    “想知道?”姜非墨挑眉,看着苏允可点头的样子,又道:“吃了饭再告诉你吧。”

    “不行不行,你现在就说。”苏允可急了,那两个人可是把自己折腾的够呛,她现在就想知道姜非墨是怎么替自己报仇的,特别的好奇。

    姜非墨一脸认真地看着苏允可:“你确定想知道?”

    苏允可也一脸认真:“嗯,你快说。”

    “我怕恶心到你。”

    “我不怕。”姜非墨越是这样,苏允可就越是想知道。

    姜非墨犹豫了一下:“算了,还是吃了饭说。”

    “哎呀,姜非墨,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说就完了!”苏允可急的跳脚,好奇心真的让她不能等下去。

    姜非墨转身去冰箱里拿鸡蛋和肉,顺手又拿了青菜,才慢吞吞的说着:“我把他们丢进粪坑里了。”

    “你把他们……”苏允可感觉到一阵反胃,跑到卫生间一顿干呕。

    姜非墨站在厨房里,瞄着卫生间的苏允可:“我就说,吃了饭告诉你吧。”

    “呕……”苏允可控制不住,胃里一阵翻腾。

    幻想着那个画面,真的是……够恶心!

    “肉丝面要荷包蛋吗?”姜非墨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非要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

    苏允可摆手,含糊道:“老娘不吃了……”

    姜非墨轻笑:“都说让你吃过饭再打听了。”

    苏允可足足在卫生间吐了快五分钟,才顺了顺气:“姜非墨,你一定是故意的!”

    “故意不让你吃早饭?”姜非墨在水龙头下洗青菜,歪头看着苏允可。

    苏允可嘟着红唇:“你故意的,你就想让我恶心死,继承我的花呗!”

    “你那点儿钱……”姜非墨一脸的嫌弃:“还不够我买件衬衫。”

    “……”苏允可又被姜非墨赤果果的嫌弃和鄙视了。

    有钱人,惹不起,惹不起!

    “姜非墨,你知道是谁绑架我么?”苏允可纠结了半天,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姜非墨抿着唇,不知道应不应该和苏允可直说,想了想,道:“这件事情我还没调查清楚,等我查清楚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让你白白受委屈。”

    “那你能帮我要精神损失费吗?”苏允可觉得自己昨天真的是吓着了,需要一笔钱压压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