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一婚到底,拿下男神做老公 第四章 你是不是肾虚

时间:2018-03-21作者:薄凉

    姜非墨语气阴沉地哼了一声,不疾不徐道:“昨天我给你做了五个账,前天,做了三个,大前天做了三个,前前前天,做了四个。这些加起来有多少钱不需要我算给你看吧?我还洗衣服晾衣服拖地刷碗买菜做饭!我还是一个伤患,你说你过分不过分!”

    苏允可被他冷厉的眼神吓倒,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强撑着面子怼道:“我不是说扣了你医药费伙食费住宿费,剩下的我们五五分吗?我怎么过分了!”

    姜非墨魅惑的唇角淡然一笑,忽然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托起了苏允可的下巴,声音低沉:“那你叫我吃你口水,我照做而已,我哪里过分了?”

    苏允可被他这勾魂摄魄的样子又是晃了一下神,好半响才缓过来,不可原谅地斥责道:“你别打岔!别偷换概念!我不会原谅你的!”

    “我给你免费做十个账?”姜非墨神色矜冷地示好。

    “岂敢?”苏允可淡淡地掠了他一眼,架子十足。

    “十五个。”姜非墨神色冷了几分,言简意赅道。

    “哼,没诚意,不接受!”苏允可继续拿乔,心里却已经在默默地数钱了。

    谁知姜非墨却蓦地沉下来,直接离开了饭桌,神色黯然道:“既然这样我也没脸继续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他淡淡地说着,就往门口走去。

    哎哟,这人怎么一点儿耐心都没有!他再多少一句,她绝对就原谅他了啊!

    当然,他不说她也是要原谅的!毕竟,谁吃饱了没事做,跟前过不去啊!

    “等等等等!”苏允可猛地回过神,飞奔上前拽住了姜非墨仍然穿着的围裙衣摆。

    “哦,你是要回这围裙是吧?”姜非墨神色淡静,自顾自地解开了围裙,就要还给他。

    “哎哎哎……”苏允可尴尬地抓住了他的手掌,阻止他的动作,神色十分不自在道,“算了算了,我原谅你了,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吃饭吧。”

    姜非墨:“……”他此时此刻其实应该保持严肃的,不过微弯的唇角还是诚实地出卖了他的心情。

    小丫头片子,跟他斗?呵呵,下不为例?

    姜非墨以为苏允可就是个爱钱贪财的小丫头片子,但是他发现他低估了她。

    他当晚想从侧卧里出来上厕所的时候,特么的发现门居然让她给锁上了!

    我的天!她完全就是个爱钱贪财外加小气无敌的臭丫头!

    姜非墨站在门口暗暗纠结了半响,然而人有三急,这特么的不能忍的啊!

    他啪的一下敲了敲隔壁的墙壁,低声怒吼道:“苏允可!你把我门锁上干什么!”

    苏允可向来浅眠,当然是一下子就醒了。

    她半睡半醒间口直心快道:“你今晚非礼我,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趁我睡着图谋不轨啊!”

    卧槽!他有那么饥不择食吗!

    “给我开门!”姜非墨神色微妙又纠结,极度隐忍地怒吼道。

    “三更半夜你不睡觉,你起来做什么!”苏允可一下子警戒了起来。

    “我上厕所行不行啊!”姜非墨彻底跪服,差点儿就要举手投降了。

    “特么的,一大老爷们哪儿那么多事啊!烦人!”苏允可满满的起床气,十分不情愿地拿起钥匙,穿着拖鞋过去了。

    她啪的一下打开了门,顺带把姜非墨房间里开着的光管给熄了,嘟囔道:“节能灯还看不清楚吗!非得亮光管!真是的!”

    姜非墨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直接就往厕所奔去。

    苏允可正好起来接杯水喝,刚喝了两口,姜非墨就出来了。

    苏允可阴阳怪气地讽刺道:“大老爷们年轻力盛的,居然还要起夜,你是不是肾虚啊?”

    姜非墨神色蓦地沉了下来,忽然几步上前,一把夺过了她的水杯,啪的一下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

    “你干什么?”苏允可老大不乐意了,瞥了他一眼,“被我踩中痛处了?”

    姜非墨深邃的眼底咻的一下布满了浓墨,忽然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喂,你发神经!”苏允可挣扎着起来,骂了他一声。

    姜非墨一言不发地覆上了她的身躯,将她压得死死的。

    苏允可很暴躁地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地威胁道:“给我起来!”

    姜非墨却恍若未闻,直接以唇作答,再次吻了上去。

    苏允可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学精了,紧紧逼着牙关,死活不肯松。姜非墨也没有着急,在她的唇瓣上辗转反侧,声音低沉道:“我跟你说过了,不要挑衅我,你怎么又忘了?”

    忘了妹啊忘!苏允可心里愤恨地吐槽,目光蓦地一冷,忽然趁他松神讲话之际,猛地抬起头狠狠咬了他英俊的脸蛋一口。

    姜非墨突然吃痛,松了他的钳制,苏允可心里一狠,屈起了膝盖狠狠地撞了他一下。

    好死不死,她正击中了姜非墨的伤口,姜非墨只觉得一阵晕眩,从她身上翻落了下来。

    “喂喂喂……”苏允可看见他的睡衣溢出了血珠,心里也慌了,赶紧连扑带爬滚了过去,扶起了姜非墨。

    “你没事吧……我,对不起……我……你千万不能有事……”苏允可紧张得语无伦次,眼泪还啪啪地掉了下来。

    姜非墨闷哼了一声,看她这个样子略感欣慰,正要说我没事——

    “你要是有事,我特么的又要出医药费了……呜呜呜,我可没钱交房租了啊……”

    姜非墨:“……”

    他被这个死丫头起了一下,本来就有些眩晕的脑袋懵了一下,直接晕了过去。

    苏允可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脖子一歪,简直就如同遭遇灭顶之灾啊!

    她颤颤巍巍地扶着姜非墨躺上了沙发,手忙脚乱地扒开了他的睡衣,果然,包着伤口的纱布已经浸出了血色。

    她抖着手拿出了备用的纱布和止血药,全程屏着呼吸抖着手给他敷了止血药,换了纱布,又费力地包扎好。

    她辛苦弄完,又将医生来给姜非墨的口服药拿出来,打算灌他几粒,奈何他就是吃不进去。

    苏允可情急之下,脑子一热,效仿了玛丽苏电视剧,打算来个嘴堵嘴喂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