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极品阎罗系统 第450章 混混的满足感

时间:2018-04-20作者:剑如蛟

    ,精彩小说免费!

    张部长名为张宽,三十六岁。这个年纪能在县里挂个部长的职务已经算不错的。而且还是从市里下派下来的,说不定在县里干几年,回去立马就是升迁,这都是老套路了。所以县里面的领导对张宽从来都是抱着善意。工作上总是给他最大的施展空间。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当然,能在这个年纪混到这个位置,而且保持前途一片畅通无阻单是靠个人能力是办不到的。还需要一些助力。比如说,郭氏集团现任总裁郭成凯。

    张宽的亲姐姐就是郭成凯的前妻,而且从一开始张宽就经常跑郭成凯的家里混脸熟。张宽这人很会来事儿,不但把自己身为小舅子的身份用到了极处,而且还真搏到了郭成凯很大的好感。甚至郭成凯的父亲郭天建也对他青睐有加。

    所以,即便现在他姐姐和郭成凯离了婚,张宽在郭家人的眼里还是能得到很多照顾。

    别小看一个财团的人脉关系。不说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龌蹉。单是财团下属的正经生意,落户什么地方,那都是实打实的政绩,对当地税收和建设都是有好处。

    在郭家的侧面帮助下,张宽才能有如今的局面。

    特别是最近郭家成立了龙山公司以来,张宽更是明显感觉到了来自自己上司的关照。这些东西都是无形的,不需要言语,心照不宣,都能懂。

    不过龙山公司的大股东乃是一个叫薛无算的人。对这个人,张宽也是很上心的。因为他明白,这个人身上的势比整个郭家都要大。一旦可以通过郭家这条藤摸到这位薛无算的边边角角,那对他张宽来说,必定又是一个巨大的助力。

    之前去找过郭成凯打听,可都没打听到。无意间听到郭成凯在电话里怼人,这次听一个关键的名字“周慧茹”。

    而后,周慧茹这个名字就在媒体上炸了锅了。张宽也知道了这位居然就是之前网络上爆红的那张照片的女主角。

    如此一来,结合之前无意间听到的郭成凯的电话,那就可以肯定,周慧茹的男人就是薛无算,也就是实际掌控着整个龙山公司的幕后大佬,是跟着那张照片一起爆红网络的“死神”。网上猜测的“霸道死神总裁”居然还真猜对了。

    详细了解了周慧茹的履历之后,张宽正逢需要下派历练,于是就给市里领导申请到了这个县城,想着这也算是一个由头,到时候可以借“发展周总家乡”的借口朝龙山公司拉几个项目也是有可能的。到时候自己下派期间的政绩也就好看些了。

    可万万没想到,心血来潮跑到福利院,准备借着六一儿童节搞一波社会正面风气的宣传,却遇到了一条藏在深海的蛟龙。这如何不让张宽兴奋?

    可遇到了人又该怎么跟人家搭上线呢?直接找上门去不可取,太唐突了。侧面迂回?这个主意不错。既然那薛无算孝敬廖老,经常回来看。那他岂不是也可以借着来看老革命慢慢的混个脸熟?

    “呵呵,王院长,我也没别的意思,倒是没想到薛先生还是龙山公司周总的爱人。有些没想到。呵呵,最近被那铺天盖地的广告弄得有些恍惚了,刚才失态还望王院长不要见笑才是。”

    借着话题又被张宽强行拉回了福利院的身上,再不去多问关于薛无算的事情。看起来真就似乎是心血来潮的失态而已。

    不过却对福利院的一些诉求,张宽却非常的痛快,几乎全都应了下来。说回去后一定向县里领导汇报,尽最大努力帮福利院的孩子们多争取一些政策支持。

    一个上午的接洽完了之后,张宽就准备告辞了,临行前说要去给廖老告辞。于是去了廖老头的屋里,正好看到廖老头已经在跟薛无算对坐喝酒了。

    “廖老,我这就告辞了。以后有什么事您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名片。”

    既然发了名片,那边上的薛无算自然也就收到了一张。

    薛无算笑了笑,对方的表情虽然非常平和,但命魂里的波动却不简单。一个法力过去,探查对方命魂才发现对方居然是郭成凯的前小舅子。难怪这人拐弯抹角的过来给他发名片。估计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想要来混个脸熟。

    心里觉得有意思。这种被领导巴结的经历他薛无算还真是头一遭,笑道:“帮我给姓郭的带个好。就说我晚上会去找他。”这话的声音不大,刚好能够凑到跟前的张宽听到。

    “好的薛先生,一定帮您把话带到。”张宽也小声的回了一句。心里砰砰砰的跳得厉害。他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一句话就点明了自己的背景。如此看来,应该是带着善意的。这样算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了。

    而薛无算呢,才是真正的心血来潮而已。他之前是混混,谁见了都说他是坨狗屎。如今居然有领导来巴结他,他自然有些爽了。这跟他是不是阎君没关系,出自于始终被他珍藏的那份不起眼却对他尤为重要的“生活记忆”。

    “小子,你刚才跟那张部长说了什么?我看他眼睛都放光了。”廖老头人老心智开,老而弥坚说的就是他。一眼就看到了关节处。

    “没什么。他知道了我跟龙山公司的关系,过来想跟我套近乎。估计觉得直接找上我有些不好看,所以拐弯抹角的凑过来罢了。正好他跟我一个认识的人有些关系,就给了他点面子。”

    廖老头嘿了一声,说:“意思是他来福利院就是奔着你来的?”

    “不是,是巧合碰上我,然后猜到的。你也知道我现在很有名的。”

    “呸!万恶的资本家而已,铜臭满身,还好意思讲名气,不知你脸在哪儿。”

    薛无算给廖老头又倒了一杯酒,笑道:“老顽固思想我就不跟你掰扯了。喝了这壶酒,我就走了。这次给你的那根人参你要再拿去卖掉,我下次来连酒都不会给你带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嘿!好小子,敢威胁老子了?上次你拿来的那一根人参我就卖了两百多万!两个孩子的手术钱就出来了,我得多金贵吃两百万的东西?”

    “反正我把话放这儿,你敢再卖,我就敢断了你的酒。至于小崽子们的手术费,我会搞定的,用不着你瞎操心。行了,赶紧喝,走一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