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极品阎罗系统 第396章 最浪漫的事

时间:2018-04-05作者:剑如蛟

    周慧茹的娘家人虽然不是在这种县城,但是两地隔得并不太远,风俗基本上都是一样。也知道“迎亲”的规矩。早早就准备了好多花样准备为难一下这位被周慧茹藏得结实好多亲戚连一次都没有见过的新郎官。

    特别是周慧茹的伴娘团对此更是乐此不疲。周慧茹的伴娘团也是十个,其中有八个是周慧茹亲戚家的妹妹或者发小,还有两个便是高中同学陈雪婷和赵敏。

    也不知道陈雪婷和赵敏这两个女人现在是什么心情,反正那双眼睛里透出的神色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喜庆,还有种琢磨不透的别的意味。

    这是周慧茹这个小女人的报复,对这两个惦记着她男人的“闺蜜”她总觉得有那么些恶趣味。看得找吃不着的滋味儿估计一定很难受。

    “来了,来了!大家准备啊!”

    一声喜悦的惊呼之后,屋里的二十来号人就哈哈大笑起来,坐的坐站的站,都在等着看好戏。

    接新娘的第一关就是“堵门”。回答一些预设好的问题或者给够了红包就能过关。当然,这个红包“够不够”也不是真要大把的钞票,也就是个意思。规矩如此,图的是热闹。

    酒店的门可不是什么防盗门,实木的就不错了。薛无算笑眯眯的扭头看向身边的郭成凯问道:“你说我要是把这扇门拆了,会不会吓到后面的那些女人啊?”

    郭成凯也笑了,顺着薛无算的话道:“前辈要是真这么干,后面的人一定吓傻。”

    这是笑话,薛无算可不会真这么做,他又不是愣头青。

    “开门。”

    “要开门可以,我们有几个问题需要你先答上来才行。”

    “问吧。”

    这种隔着门的热闹一般来说就是要新郎官答不上来,然后用红包开路。可这种方法在薛无算这里根本就行不通。

    透视这种很低级的手段他都不屑用,直接用感知去探知对面拿着题目问话的那位脑子里的讯息。一个普通人,在人仙境界的薛无算面前根本藏不住秘密。轻轻松松的薛无算就对答如流,让门后的伴娘团直接傻了眼。这什么人啊?

    “问完了?红包收好,然后开门。”薛无算说着话,他身边的一个伴郎就乐呵呵的从背包里拿了一叠红包出来。没个红包里六百块。不是不想装多点,而是门缝只有这么点装厚了根本就塞不进去,也不能真把门拆了吧?

    门里面见到红包的伴娘们一下就炸了,六百的大红包,一次就塞了二十几个进来。看来这位新郎官还真是土豪啊。

    开了门。里面的人根本就不用介绍,都知道哪个是薛无算,毕竟网上那张“天使和死神”的照片他们都是看过的。现在见到真人了才发现,这位“死神”的确是冷得可以,即便人家脸上带着笑,也让人打心眼里发寒。那双眼更是跟刮骨刀一样,扎在身上,一阵哆嗦。

    班伴娘团的小妹妹们可吃不消这种眼神扫射,一个个之前吼吼嚷嚷的现在就变成了鹌鹑。根本连句话都说不出来。还是已经早就有经验的陈雪婷和赵敏在进入周慧茹所在的“闺房”前拦下了薛无算。

    “薛先生,这不好吧?这才第一关,第二关还没过就急着去找慧茹啊?”

    “你们划下道来就是,我还能被你们几个女人给难住了?”

    薛无算这话一出,立马形同地图炮,惹到屋里所有女人,一个个也不畏惧了,从赵敏和陈雪婷的身后跳了出来,插着腰扬言一定要让薛无算好看。

    第二关说是考验,分三个,第一个“体力好不好”;第二个“脑子好不好”;第三个“脾气好不好”。

    “体力好不好”这对薛无算来说简直就是个笑话。单手掌上撑,一分钟轻轻松松八十个标准动作,看啥了所有人。不过却不包括赵敏和陈雪婷。

    “不行,你有练过,敢不敢加量?抱着我们两个做深蹲一百次?”

    这话是赵敏说出来的。边上的陈雪婷也帮了腔。另外的伴娘团也跟着起哄。没人发现这两个女人眼里的小心思。不过却逃不过薛无算的感知。

    这两个女人居然还想着撩他。心里有些好笑又有些烦了。如此一来就勾起了薛无算的恶趣味。心道:你们自找的可怨不得我。

    二话不说,一手一个搂着腰就夹在腋窝下抱了起来,然后开始做深蹲。但从第一个深蹲开始,一股温热的力量就从薛无算的身上渡到了赵敏和陈雪婷的体内。

    这股力量很温和,但却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径直在两个女人全身最敏感的部分,上和下不停的**。

    这跟实体接触完全不一样,感官刺激高了十倍不止。普通的女人在这种手段面前根本没抵抗力的。

    就在薛无算下蹲做了才五十下的时候两个女人就不行了,就在刚才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她们居然去了五次!为了不出丑,硬生生的咬牙才不让脸上的表情变化。可在这么下去就扛不住了。连忙喊停,挣扎着从薛无算的臂弯下来,一溜烟的就冲进厕所里去了。

    赵敏两女一走,剩下的伴娘还以为她们是被薛无算夹在腋窝下不好意思或者被夹的狠了有些憋气。没有在意,接着就算薛无算过了“体力好不好”这一关了。

    接下来的“脑子好不好”其实就是脑筋急转弯,只不过比普通的刁钻得多。可对于薛无算来说同样是笑话。轻轻松松又把伴娘团给震了目瞪口呆。

    最后“脾气好不好”这一点薛无算没什么可说的,就算他说自己脾气好估计也没人信。而且他也不想说什么违心的话。

    “我脾气不好。这没办法。另外划条道吧。”薛无算笑眯眯的直接认了输。这颗乐坏了一种伴娘,可算是把这位难住了。

    “脾气不好就要唱歌!唱的好了咱们才放你过去!”

    唱歌?这玩意儿充当伴郎的郭成凯都替薛无算捏了一把汗,这为前辈跟唱歌似乎根本不搭边吧?一使眼色,其余的伴郎就展出了四五个自认唱歌很好的,准备帮薛无算过了这一关。当然这也是规则允许的,不然找伴郎来干嘛?..

    可薛无算还真没什么不会的,即便有,那也是以前。现在的他,可以当科学家、家、画家,歌唱家自然也完全没有问题,毕竟阎罗体之下他的嗓子轻轻松松就能达到人类审美的极限。

    “有吉他吗?”

    还真有。是套房里用来当成装饰用的。新的。

    拿过来,调好音,试了试,这吉他算不得好,将将就就而已。不过应付一首歌也没什么问题。

    吉他声起,薛无算的声音也略带慵懒和平淡的飘了出来,似乎在歌唱又像是在讲述。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ps:歌曲来自最浪漫的事,原唱:赵咏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