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极品阎罗系统 第379章 认怂和见闻

时间:2018-04-04作者:剑如蛟

    死也要堂堂正正的战死,甚至不屑于死于敌人手里。这便是项羽一直以来的秉性。他当年便是大败亏输,又不愿回去面对江东父老,强烈的自尊心让他选择了自刎于乌江。死,都不愿丧家犬一般灰溜溜的逃走。

    对于这么一个人,薛无算心里是说不出是觉得可笑还是佩服。其实按照他从生死薄上得来的对项羽生平的了解,争霸的失败,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人自己性格上的缺失所造成了。

    你说他霸气侧漏也对,说他优柔寡断也没错。他总是在做出正确的抉择的同时又犯一些很致命的错误。

    算英雄吗?也算。但却不是那种气吞山河如虎,运筹帷幄如神的大英雄。

    算枭雄吗?也可以这么说,心思不毒,心肠不恨,称不了“霸王”。

    强烈的性格特色,喜怒哀乐都能影响到项羽的行动头脑,这,才是一个真实的项羽。

    不过薛无算环视周围。却没有看到那一个跟项羽可谓生死不弃的身影。心里暗道可惜,但一转念也就释然了。

    项羽现在是英灵,能有如此造化,靠的根本还是其身上死而不散的阴气以及战意。而那女人即便也是刚烈,可却没有成为英灵的先决条件,只能死后迅速的泯灭于世间。

    这个女人便是虞姬。一个被项羽深爱着的女人,一个明白项羽心中所想,先一步自杀殉葬的女人。

    这样其实也挺好,虽然薛无算没能目睹一下这位传奇女人的芳容,但却也让项羽变得更妥帖了一些。不至于在被女人影响心中韬略了。

    就问了一句,愿不愿意来地府当差。说得直白,只要不愿意来,那就抬抬脚一下踩死你。

    被踩死,这对于项羽来说可是奇耻大辱,它想要暴怒,可时时刻刻都在萦绕着它身边的那股浩瀚无边的威压却总是能把他心中的愤怒转化成深深的畏惧。

    堂堂霸王怎么能有畏惧?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项羽不但对这位说要踩死它的阎君产生了畏惧,而且这种畏惧是无可抑制的。出自于本能。就好比再凶残厉害的老鼠,看到一头苍龙一般,没吓死已经算是胆子大了。

    “本君不喜欢重复一句话,你如何选,三息内决定。”薛无算面带笑意的看着趴在自己跟前的项羽说道。项羽的确是个人才,但却不是什么了不得人才,这家伙性格有缺陷。能收服最好,收不服那就泯灭,没什么可惜。

    反过来,项羽此时就很纠结。认怂?识时务为骏捷,可以保命,说不定要真的能有另一方境遇。可认怂这种事儿项羽前前后后几百年了,也没干过啊。

    如何?那就泯灭吗?项羽又不想。它的脑子里一直都存在一个念想,或者说是执念。它不愿意就这么泯灭于世间。

    最后,三息的时候没什么多想。项羽的嘴里好歹也算是蹦了一个“愿”字出来。说是这么说,可不情不愿的情绪却很明显。

    薛无算的乐趣一下就上来了。他还从没试过将一个号称“霸王”的货色训得服帖。应该很有意思才对。

    大手一挥。此间的英灵和阴兵包括容子矩在内,瞬间消失不见。下一秒便回到了无道地府当中。

    新来的英灵该如何安置,不需要薛无算去绞尽脑汁。阴兵营寨的无崖子就能处理得恰如其分。而项羽本以为的反复甄别或者说下马威根本就没出现。无崖子的讲述和冥冥中从无道地府钻入它魂魄记忆的讯息已经将它震惊得体无完肤了。

    等接收到这些源自冥冥中的讯息,项羽才意识到,那位阎君所说的“生灵魂归之处”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那具“可愿来地府当差”里面包含了多大的机缘。

    再自负再自称“霸王”那也是基于自己的所知极限产生的一种自满的情绪。因为项羽当时的的确确是霸气满天下,一言九鼎可称王啊。它这么自称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现在不一样了,什么王不王的?在无道地府里,你要是有闲心,站在轮回通道边上,看着里面一个个一脸凄苦的亡魂路过,指不定里面藏着多少“王”呢。而且肤色各异,甚至不仅仅局限在“人”,各种生灵的“王”都有。

    所以,即便是鬼国里的一个普通的鬼民,对于阳间的王侯将相根本就不在乎,听你吹嘘以前的辉煌地位说不定还会受到一顿白眼。

    自以为是的高大形象崩塌了,再看看周围一个个外貌各异或人或畜生的阴兵,进行的各种残酷训练,各种新奇的阵法以及杀戮为唯一目的的武器。再瞧瞧自己手下这万吧如同土包子一样的英灵。对比出来的反差太大。心底那些关于“战绩”的自豪也跟着被击得粉碎。

    你楚霸王是吧?打遍天下鲜有败绩是吧?你遇到的敌人才多少?还都是只会拿着刀片子哇哇叫着扑上来的普通人。在这里!无道地府!一场大战,阴兵五千五,零伤亡的情况下,灭了另一个位面冥界的士兵数百万!阎君亲手覆灭的还不算。所以,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项羽兄弟,我先带你熟悉一下地府的环境吧?其余的兄弟交给下面的队正和百人长就行,亏待不了。”

    无崖子的感觉很敏感。这一次带回来的英灵数量是最多的,而且还是听命于眼前这位“项羽”。而按照阎君的脾气,一般都是谁的兵谁带,所以,在目前阴兵营寨的情况下,这位“项羽”极有可能成为一个新的统兵将领。现在人家初来乍到,卖个好,以后说不定能留一份情面。

    项羽压着心中的震撼,也不敢自大,连忙躬身还礼,客客气气的谢过。跟着无崖子就先去了鬼国转了一圈,又去了轮回通道看了孽镜台。最后还被无崖子领着去了一趟地狱,当然只在第一层打了个转就回来了。无崖子的面子也就这么大,去不了下面两层的。

    “敢问阴兵营寨的执掌王天运大人何时外出归来?项羽心中向往,等不及要见上一见。”

    对无道地府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之后,项羽最好奇的除了阎君之外,就是这位阴兵执掌王天运了。它很想问问,当初王天运指挥着五千五百阴兵大战无数冥界军队的细节。那该是多么热血沸腾的一战啊!一个将军,能有如此赫赫战功,还有什么遗憾的呢?

    无崖子脸色有些发紧,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王天运大人此时正在地狱二层受刑,归期不定。”

    就这一句话,虽然弄不清原委,项羽本来被新奇的事物弄得热火朝天的心情一下就凉了半截。这里面透露出来的讯息太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