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农门药香 第819章 我不想抱憾终生

时间:2019-05-15作者:楠妮

    第二天,唐天宝亲自来了县城,去找了老太太,说了唐子衿和何玉杰的婚事。

    牛慧顿时喜极而泣,“这样就好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人笑话我们家子衿了。”

    唐子福也开心,亲自给唐天宝下了跪,算是迟来的孝道吧!

    因为何斌和何平那边准备的差不多了,所以唐家这边就是准备一个婚礼,虽然唐天宝人员不好,可因为唐顺和牛慧回来了,族人还是来帮忙了。

    唐子衿在子云和子霞的陪伴下,回家待嫁,因为被何玉杰宝贝的跟啥似得,这才半年的时间,她就胖了一圈,白白净净的,连孟莹都吓了一跳,这丫头吃的未免太好了。

    出嫁那天,牛慧亲自为唐子衿梳头上面,看着何家准备的金银首饰,都咂舌不已,一身穿戴怎么也要好几千银子吧!

    唐子云笑嘻嘻的看着唐子衿,“大姐,玉杰哥哥真是疼你,瞧瞧这血玉,少了一万绝对买不到啊。”

    “啊!”牛慧惊愕,她还以为几千两了,哪知道就这么个镯子都要一万……

    唐子霞咂嘴,“祖母,你惊讶什么啊,娘给你的翠绿,那一对不要一万白银啊。”

    牛慧顿时肉疼啊,那些个好东西,她还以为不值钱,所以从来都没带了……不行,这次回去,怎么都要拿出来显摆显摆。

    “可不是,祖母,大娘对您老可好着了。”

    “是是是,你这丫头,赶紧开始哭嫁吧!”

    “呜呜……”

    热闹的婚礼从一声哭嫁开始,唐子衿直接对着沈梦,“娘啊,女儿是不愿意嫁的……”

    沈梦顿时感动,真是没白疼一场,想起云岚曾送过一对白玉镯子给她,立刻从首饰匣子里拿出来,权当了哭嫁的礼。

    唐子云咂舌,“二小婶子,你可真舍得啊。”

    沈梦知道云岚给的东西都是好的,所以也没在意,推着唐子云,“去去去,小丫头片子,等你出嫁,你家娘更舍得。”

    “二小身子,赶紧的哭吧。”

    噼噼啪啪的炮竹响了,新郎官到了。

    “新娘子出门了。”

    媒婆吼了一嗓子。唐子福,唐子辰,唐子贵,唐子熙,唐子鹰五个大舅子一起带着唐子衿出门,身后还跟着唐天启的大个儿和小儿子,七个亲舅子,可谓是壮观啊。

    当然还有柳氏的小不点,只是现在太小,但也是带着了,说什么八个舅子吉利。

    到了县城何家拜天地的时候,陈珠儿还笑着说,“这八个舅子了,以后玉杰要是敢欺负子衿,还不知道怎么被打了。”

    结果被何平吼了两句,这才歇着了。

    何老太太和牛慧也算在今儿一笑泯江湖了,新人敬酒的时候,唐天宝和何斌两个人都快被众人整惨了,也是把小辈们笑坏了,两家人总算又开心的坐在了一起,喝酒吃肉。

    李家只来了李培峰和唐天骄,虽然三房和牛慧她们二房不对盘,可唐天骄毕竟例外,所以也算和睦了。

    酒过三巡,何斌有些吃不消,找了借口回到房里,顿时一阵头晕,连忙扶着床,就觉得心里堵得慌,猛地咳嗽,嘴里一股腥甜……

    连忙拿着帕子捂着嘴,咳出一口血,耳边便想起东壁先生的话,“如果咳血了,你最多还有一两个月的命了。”

    何斌苦笑了,靠着床头,眼前浮现出云岚的笑容,“岚儿啊,我快不行了,你可得早点回来结婚啊,不要让我抱憾终生。”

    “舅父,岳父找您了,让您赶紧继续。”

    外面传来何玉杰的声音,何斌连忙敛了情绪,将手里的血帕子藏到枕头下,还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已经活不久了。

    “来了,你先去,我这醒酒一下,马上去陪那老家伙,看他能喝多少。”

    豪气扬声,一点也看不出有问题。

    何玉杰笑了,也没说什么,就转身回去了。

    何家酒席不许送礼,来人都可以吃,热闹了三天,才算消停了。

    何斌说要去云崖观看一个故人,便没陪何玉杰夫妻回门,什么故人,只能算冤孽吧。

    王徵梅看着何斌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些惊讶,笑了笑,“怎么,还有点胆子来找我啊?”

    “主子,我们都老了。”

    “哈哈……还叫我主子啊?”王徵梅摇摇头,“都过去了,你也别说了,今儿来找我什么事?”

    “主子,当年的药可算是害苦了我。”何斌说着,将手伸到王徵梅面前,“我时日不多了,只有一个心愿未了。”

    王徵梅一愣,立刻探脉,顿时惊愕,“混蛋,当年我不是给你解药了吗?”“吃了,只可惜被方怡换了。”何斌苦笑了,“这些年走南闯北,遇到不少贵人,也求得不少名医,算是压制了,可惜前面为了救子辰,动用了内力,让压制的毒再度复发,就连东壁先生都看不好了,我想我

    也该死心了。”

    王徵梅一听是为了唐子辰,心下顿觉不安,连忙问道:“老东西,你还有什么心愿。”

    何斌苦笑了,“这一世,我只爱她一人,有个老神仙说,如果这一世我能抢了她的嫁衣,那么下一世我就能先遇上她……”

    王徵梅摇摇头,叹气一声,“老东西,她都老了,哪来的嫁衣啊!”

    “不,天一打算弥补她这一生的憾事,为她准备了豪华的婚礼,就在冬月十二。”何斌露出笑容,看着王徵梅,“我这身子抢不到了,所以来求你了。”

    “混蛋!”王徵梅怒骂一声,“你都说了,这是她一生的憾事,你还要破坏,你觉得我能答应吗?”

    “主子,这是我唯一的心愿。”何斌说着,噗通跪在地上,“求你答应我,我最多还个把月的时间了,如果你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

    “老东西,你不要逼我。”王徵梅怒了,猛地起身,“你要是这样,行不行我宰了你?”

    “主子,如果做不到,还不如现在死了,省得惦记了。”

    “何斌!”

    “主子。”

    “我杀了你!”“那我只能抱憾终生了。”何斌幽幽闭目,岚儿,只求来世能让我早点遇到你。农门药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