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农门药香 第524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时间:2018-03-18作者:楠妮

    :

    “我要杀了你。”何琳猛地起身,也不管以卵击石的情况,想要跟云岚同归于尽。

    “笑话!”

    云岚往后一退,童乐和陌静齐齐出腿,将何琳踢得老远,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我不服!我没输!”

    何琳捂着自己的肚子,痛苦的呐喊着,可惜没人当她一回事,全都在骂她不是东西。

    人言可畏,对于云岚来说,她不在乎;可何琳不一样,听着这些的怒骂,她哪里还忍得住,最终只有妥协,扬声哭喊着,“我要告季家,我要告季星宏玷污我。”

    傻逼,早点说也不用这么痛苦了。云岚心下骂了一句,看着李县令,“大人,就算何琳再恶毒,她现在也是我蜀岚晓月的人,既然这季星宏没死,玷污我院子里的人,我也不能坐视不管,这人可以救,还请大人给她一个公道,算是我对她最

    后的怜悯吧!”

    李县令顿时激动不已,扬声说道:“好人啊,好人啊。唐夫人你配得上医德二字啊!你是我们这江油的活菩萨啊,以后还请唐夫人继续为江油造福百姓。”

    “那是自然,这本就是我的本质。”

    云岚话落,顿时人群就沸腾了,齐齐欢呼,都有人喊万岁了。

    秦墨咬着牙,这下他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不行,他不能栽在这个女人手里,就算季星宏醒了,他也有办法摆脱罪责,最主要他现在知道了回魂丹在刘云岚手里,到时候……

    谨慎的秦墨,此刻想得更远。所以趁着大家不备,自己先溜走了,他要先离开江油一段时间,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威胁到自己。

    众人散去,蜀岚晓月又恢复了平静。

    云岚小小的利用了何家兄妹,心里虽然有些对不起何斌,可他是自愿的,怨不得她。

    李县令也带着季星宏和何琳何斌离开了,今儿云岚的表现让贾敏刮目相看,回到府中,立刻招呼苏妈,准备酒菜,今天要好好的喝几杯,庆贺一下,陆家出了虎女一枚。

    云岚也开心了一把,这次算是彻底清除了蜀岚晓月的毒瘤,等何琳那边结束,她也不许她再回来了,不管她去哪里,都和她没什么关系了。

    本想留着她慢慢折磨的,可她最后因为云阳而想通了,与其让自己难受,还不如彻底忘记,以后都不想了,毕竟何琳现在也算活的生不如死了。

    当天下午,李奕青送白清风回来,听说这边的事,气呼呼的跑去找自己小叔,没好气说了一堆何琳如何歹毒,让自己小叔判何琳出家为尼,免得在危害别人。

    李县令也是无语了,这小子为了自己的师父,还真是能闹腾,果断将其轰了出去,让他自己想想自己师父为什么要救季星宏,为什么要帮着何琳?

    李奕青不明白啊,可是小叔不让,他也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回到铺子上,李奕青还是心里想不通,直接好了阿福,“我说师兄,你说说,为什么师父要放过何琳那个贱人?”

    “这个嘛!”阿福想了想,“舍小求大,您师父的寓意大概也是为了营生,做弟子的就不要去过问了,好好学好医术才是正道。”

    李奕青也觉得,所以也没再询问了。

    何琳的消息很快也出来了,季星宏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但说了这事都是自己求药惹的祸,可玷污何琳也是不小的罪。

    大明律:凡和奸、杖八十。有夫、杖九十。刁奸、杖一百。强、奸者、绞。未成者、杖一百、流三千里。

    季星宏为了逃避死罪,说是何琳先勾引他,让他给季星辰带消息,然后成就好事,事后何琳不允,他才会用药,也算是反咬一口。

    何琳无论怎么喊冤也没用,被李县令判了凡和奸、杖八十。有夫、加了十杖。打的季星宏只剩半条命。

    何斌也算认了,从县衙出来,直接将何琳送到云崖观中出家。

    分别的时候,何琳鄙夷的看着何斌,“大哥,你这么维护刘云岚,你觉得她会向着你吗?”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何斌淡淡的回了一句,“我这辈子喜欢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所以我放弃了,至于你,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是好好想着怎么改过自新吧,不然……”

    “不需要你来提醒我。”何琳冷冷说完,甩袖冷漠的走了。

    何斌摇摇头,叹气一声,“三妹啊,如果你还不知道收敛,下一次我是真的救不了你了。”

    这一次,他可是用了五年为云岚卖命才换的了她的原谅,不然你这辈子也只能在蜀岚晓月的一线天孤独终老了。

    不过,就算没有这事,他也心甘情愿留在她的身边,这比起当捕快还开心吧。

    *

    于此同时,在成都的群芳楼里,云阳被九仁堂和同和堂两个掌柜请到这里来喝花酒。

    云阳本来不愿意去的,可是想着这两个都是江南的大药堂,说不定以后能为姐姐拉点生意,所以就去了。

    这一来二往的喝了好几杯酒,云阳本来酒量就不好,这被灌了几杯就不行了,吵着嚷着要回去。

    钱晨笑看许巍,“许掌柜,这刘大人都这样了,看来你我的事只能押后了。”

    许巍笑了笑,“钱掌柜,我那点小事,什么时候都是可以的,不过钱大人想分蜀云堂的那杯羹,怕是不容易啊。”“难道许掌柜不想吗?”钱晨笑了笑,“别忘了,蜀云堂才起步,她那里吃得下西南这大片的药俸,只要我们两家联手,怎么都能要她一半的药俸,一是替蜀云堂分担,二是我们的银子也进账不少,何乐而不

    为之了?”

    “你这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是响啊。”许巍打趣一句,端起酒杯,晃了晃,“不过我觉得找刘大人好似行不通,就这酒席上,你可是听到了,他是个正直的人,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如果钱掌柜真的有这个想法,还不如我们一路去一趟江油,找找

    唐夫人说说,也许比这个木楞子好多了。”“哈!你是三岁孩子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