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农门药香 第425章 发现梅儿中毒

时间:2018-03-18作者:楠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河叹气一声,“毁人清白,本就是最大的伤害,可是比起要命,这个还是好的,你去试试吧,能不能成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橙儿觉得也对,点点头,“好,我去试试。”

    安河扶着橙儿起来,“去吧,我去安排一下。”

    “等等!”橙儿心里还是有些没底,“可要是三爷不上当了?”

    “不会,只要关系着蜀云堂的事,三少爷一定会来的,到时候……”

    “别说了。”橙儿立刻打断安河的话,“这样太可怕了,我不知道会发什么事。”

    “没事的,又不是真的毁了梅姑娘的清白,只是做做样子,让二少爷误会就好了。”

    “真的只是这样?”

    “嗯,不然你真的对梅姑娘下手吗?”

    “不,我不要。”

    橙儿摇摇头,这是她最不愿意的,看来只能走这条路了。

    “去吧,如果真的不行,你就对二少爷坦白吧,二少爷虽然看着冷漠,其实心底还是好的。”

    “没觉得。”

    橙儿抬手擦了泪水,现在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希望二少爷对梅姑娘能一次死心,这样她也不收受累了。

    安河叹气一声,这个宅子里,这种事太平常了,这丫头的心性这么善良,估计也难成事,看来还是他自己来做吧。

    云梅不知橙儿的苦楚,夜里照样吃了橙儿准备的燕窝,可是她的胃口很小,吃了一半,就把剩下的燕窝递给橙儿了,“拿去给你弟弟吃吧,他身子骨不好,这个东西补人。”

    橙儿心下一紧,姑娘对他们姐弟也是很好的,可是这东西她哪里敢给自己的弟弟吃啊。

    “不了姑娘,这是二少爷吩咐的,一定要姑娘吃完,让你早日好起来。”

    云梅苦笑了,他既然这么关心,为什么不让她知道家里的事?

    “姑娘,二少爷说了,让你吃好了去书房伺候,记得带上他喜欢的香囊。”

    “知道了,你下去吧。”

    橙儿想要说什么,可欲言又止,最总应了一声“是”,然后默默的退下去了。

    云梅叹气一声,强迫着自己喝下了那碗燕窝,然后简单的整理了自己,这就拿着梅花香囊去了书房。

    “二少爷,奴婢来伺候你了。”

    云梅不再如以前那般,直接笑呵呵的冲进去,而是立在门外,颔首招呼一声。

    “进来!”裴耀强忍着心里的不快,招呼云梅进去。

    云梅应了一声是,这才推门进去,屋子里熏着她喜欢的幽兰香,因为她说这样能想起自己的姐姐,可是如今这思念都快把她逼疯了。

    裴耀见云梅立在哪里,一动不动,顿时怒气上来,低吼一句,“过来!”

    “是!”云梅如同扯线木偶一般,木讷的走到裴耀跟前,“二少爷需要……”

    “不许喊我二少爷。”

    “奴婢已经懂事了,不会僭越。”

    “我看你是越来越不懂事。”

    “如果奴婢不懂事,那二少爷就把奴婢交给婆婆去调教吧!”

    “长本事了,知道裴家的规矩了。”裴耀冷哼一声,“要不要直接让你姐姐来赎你回去啊?”

    “如果二少爷愿意,奴婢将感激不尽,下辈子为奴为婢,也会报答您。”

    看吧,果然心里只念着自己的亲人,完全没把当他一回事。

    亲姐姐变成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她还巴心巴肝的念着干嘛?自己对她这么好,可是她却视若无睹。

    “刘云梅!”裴耀怒吼着,咬着牙瞪着云梅,“你到底想怎样?”

    云梅忍着心里的恐慌,颔首回道:“奴婢不想怎么样?奴婢也不能怎么样?”

    这陌生的话语让裴耀怒火中烧,猛地拍案,怒吼道:“该死的,谁让你自称奴婢了?”

    “啊!”云梅被吓得浑身一抖,立刻跪在地上,“奴婢本来就是下人,自称奴婢……”

    “闭嘴!”

    裴耀气的大口大口的喘气,该死的,他这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可是他就是想看到她,哪怕生气,他都想看着她……

    云梅吓得不轻,俯首在地,不敢再出声。

    看着云梅颤抖的身子,裴耀忍了半天,可是怒火怎么都平息不了,一把将云梅提了起来,猛地亲了上去,宣泄着心里的怒火。

    云梅想要抵抗,可是她知道,如果自己反抗,那么就前功尽弃了,只好任由他发泄着……

    原本只是亲吻,可因为云梅没有反应,裴耀更加上火,唇齿间磨砂,转瞬变成撕咬……

    “嘶!”云梅低沉了一声,裴耀心下顿时有些愉悦,本以为云梅会反抗,可那一声后,她就再也没有反应了,连嘴里满口血腥,他自己受不了,她都没有一丝反应……

    “呸!”裴耀推开云梅,啐了一口带血腥的唾沫,怒吼道:“你给我记住了,你是我的人,如果你这样对我,你只会……”

    “碰!”的一声,云梅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地上。

    “梅儿……”

    裴耀惊呼一声,立刻抱起云梅,心疼的喊着,“梅儿,你怎么了?”

    云梅毫无生气,一掌巴掌大的小脸,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安河,拿参汤来!”

    裴耀喊了一声,抱着云梅放在床上,抬手为她把脉,剑眉紧蹙,这脉象是心血不畅,而且中毒……

    “二少爷!”安河端着参汤进来,一看云梅混到在床上,而且二少爷的脸色,连忙故作不知,叨叨道:“爷啊,您别对姑娘吼了,姑娘最近心头郁结,整日里郁郁寡欢,连绣娘来教女红,姑娘都心不在焉。”

    “混蛋,谁干的?!”裴耀低吼一句,猛地回头,瞪着安河,“去把橙儿给我押过来。”

    安河故作一脸惊讶,“爷,梅姑娘怎么了?”

    “中毒了!”裴耀很是生气,低吼一句,“敢对爷的人下手,爷叫你看不到明日日出。”

    安河心下一颤,这下完了,橙儿这命还有吗?

    裴耀见安河没去,双目圆睁,低吼一句,“还愣着干什么?立刻去把橙儿给我逮过来。”

    “是,奴才这就去。”

    安河连忙应声,这就转身出去。裴耀顿时心疼的台数,抚摸着云梅,“死丫头,有跟我较劲的本事,怎么不知道被人下药了,这么蠢,没有我你怎么活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