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农门药香 第243章 季心月落幕

时间:2018-03-18作者:楠妮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43章 季心月落幕

    何斌挥手,退下狱卒,走到季心月的牢房前,“你不是说,我不帮你杀人,你就要我身败名裂?”说着,上下打量了季心月,“可如今你却在里面,我在外面,知道为什么吗?”

    季心月咬着牙,瞪着何斌,咆哮道:“何斌,你这么帮着那贱人,是不是她让你睡了?”

    “我也想,可是她不好睡啊。”何斌凑到季心月面前,“你知道你得罪了谁了吗?”

    季心月咬着牙,“她除了天一哥,还有什么本事,我知道一定是你去找了天一哥,告诉天一哥是我让李秀成下药的对不对?”

    “哈哈……”

    何斌仰头大笑,笑了好半天,突然,猛地睁大双眼,瞪着季心月,“唐天一算什么东西?真正厉害的是云岚,她可是白苗日月寨云文翁的外孙女,他们白苗日月寨,寨主唯一女儿的女儿,如今她可是白庙云氏最后的血脉,她身上全是宝贝,多少人都想得到她,不光是我。”

    什么?季心月顿时瘫坐在地,这怎么可能?她不过是个丑女,是个被卖掉的女人,凭什么有那么好的身世?凭什么?

    季心月拼命的摇着头,“我不信,我不信。”

    “不信?那我再告诉你点事吧!”何斌冷冷一笑,“她母亲还是当今陛下的救命恩人,她的师兄可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夜魅,连你自己的夫君,都是夜魅的手下,现在你这样也是你夫君的意思,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希望?”

    什么?刘云娘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什么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她早就输了,输的一塌糊涂,原来她从来都没赢过。

    季心月低低的笑着,最后仰头尖叫一声,开始狂笑,“哈哈……刘云娘,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做人你都不是她的对手,何况做鬼?”何斌鄙夷了季心月一眼,“如果想保住你大哥和你爹,自己个掂量着,不然他们就只有下去陪你了。”

    季心月愤恨的瞪着何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名字,反问道:“何斌,何斌,你好歹也爱过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正因为爱过你,我才恨你!”何斌冷冷的笑了,瞪着季心月,“你践踏我的尊严,就算我把你千刀万剐,也难消我心头之恨,所以你还是别说了,免得我叫人关照你。”

    “你敢!”季心月咬着牙,“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何斌笑了,撩起了袖子,展现一道狰狞的伤口,冷笑道:“这都是拜你大哥所赐,拜你所赐,不过也得感谢你们,不是你们,怎么会有今天的我。”

    季心月慌了,威胁,哭闹,什么都不管用了,那只剩最后的希望了。

    季心月颤抖的伸出手,拉着何斌,“斌哥哥,求你了,救救我,我没有杀人,真的没有杀人,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晚了!”何斌绝情丢下二字,扬长而去。

    “啊!”季心月哀嚎一声,开始歇斯底里的哭嚎着,“刘云娘,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我的,都是你害我的……”

    何斌出来,招了招手,扔给狱卒一定银子,“太吵了大人会不高兴的。”

    狱卒惊喜不已,连连点头,“何头放心,明儿她就喊不出来了。”

    “别做的显眼了,毕竟他大哥是成都府那边的人。”何斌淡淡嘱咐一句,这就离开了牢房,带着公文,将四个门贴上,还云岚的清白。

    何斌看着这些,心里说不出的恨,凭什么这么好的女人会是唐天一的?要不是因为自己这次帮忙,云岚还能是他的吗?

    “何斌,主子在沁园春竹雅阁等你。”

    突然,秦风出现,何斌回神,对秦风点点头,“我知道了,一会就去。”

    “不是一会,是马上!”秦风冷冷说完,这就离开了。

    何斌握紧拳头,恨意四起,可他有什么办法,谁叫自己与恶魔交易了,不然,今日阶下囚就是他了。

    何斌连想也不敢多想,这就去了沁园春,直接去了二楼的竹雅阁。

    “参见主子!”何斌抱拳单膝跪下。

    王梅徵淡淡一笑,抬手一挥,“这次做得不错,但季子杭一定会通知他的大儿子,所以那女人不能留。”

    “主子放心,只要过了今夜,她一定会活不下去。”

    何斌很了解季心月的心气,只要虐待一晚,她一定受不了,不是自杀身亡,也会疯掉。

    “夜长梦多。”王梅徵话很冷,比这外面冬月的天还要瘆人。

    “属下知道了。”何斌颔首应声,“她绝对活不过今夜。”

    “下去吧!”王梅徵挥了挥手,望着东街的方向,小师妹,任何一个人想染指你,师兄都会让她死无全尸。

    何斌沉默的退了出去,他如今算是彻底没资格再去争了吗?

    可是,他好不甘心,好不甘心啊!

    *

    何琳没有回去,而是在县城找了一个活计,借口留在了县城了,得知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进入癫狂状态了,这悄悄溜出去,花了十两银子,去了牢房。

    当季心月看到何琳时,咆哮道:“你来干嘛?来看我笑话吗?”

    何琳眨巴着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看笑话?心月姐,你怎么会这么想了?”

    “贱人,你闭嘴,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少给我装楚楚可怜,我不吃你这一套。”

    季心月话落,何琳缓缓靠近季心月,突然变了,狰狞着面孔,双目并出阵阵阴狠,“你错了,我不是来看笑话,是来送你安心上路的。”

    季心月一点也不畏惧,猛地瞪着何琳,咆哮着,“何琳,你这个贱人,当初明明是你自己掉入水里,故意诬陷我,我才变成今天这个模样,都是因为你这贱人。”

    “是吗?”何琳冷冷一笑,“谁叫你仗着自己爹爹考上解元后,就跟我抢天一哥,天一哥明明就是我的,当初如果不是你,我就和天一哥定亲了,都是因为你跟唐天心那小贱人说,才害得我失去了天一哥,错过了作为他妻子的机会。”

    “所以你把自己弄瞎,然后让他们反目成仇,让天一哥不要我对不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