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三三九章 死 战

时间:2019-06-19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精彩小说免费!

    三三九章死战

    留下守备部队,所有空闲人员全部出动,等到了东山一看,全都傻了眼,这东西炸是没炸,可个头也太大了点,好多都已扎进了山石和土里,尽管这面比较平缓,那也不是人力能玩得动的。

    万金松大手一挥:“扎洞里怕什么,只要挖出来,就是好几十公斤炸药,说不定都不用掏出来,直接就能做出炸弹,挖!”

    工兵连战士和其他所有后勤人员一齐动手,把一枚枚重达一百三十公斤的炮弹刨出,然后,几个人用麻绳绑着,硬是一枚枚抬了回来。

    这边,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酒井还是硬着头皮派出了所有部队,这回他也是怒了,拼着部队打残,也要把这个基地拿下,否则,之前做出的牺牲就功亏一篑了。

    南边的丘陵、西边的平顶上,树林中、石头上、平地上,到处都是鬼子,密密麻麻,根本数不过来。

    天气阴沉,鬼子到达后并没有进攻,反而升起了炊烟,就着地面上的杂木和积雪,开始做饭,要知道,现在才下午四点,鬼子这是要干什么?

    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要过来拼命了,趁此机会,守备部队也开始进餐,后勤人员全去挖炮弹了,大家只好自已动手,就着罐头和干粮开啃。

    万金松又和几个连长布置任务,他让人把所有备用弹药全都发了下去,既然准备跑路,这些弹药带着也是累赘,还不如全赏给鬼子呢。

    子弹,也不用复装了,所有弹壳全都埋进土里,多余的底火先行装上小船,至于发射药,则捆成一个个炸药包。

    炊事班也把大锅奉献出来,搁上巨大的炮弹开煮,等药油流出,直接舀出来,配上其他物品,做成一个个药包,里面还参杂着一些铁珠、弹壳、铅弹头等。

    最后,万金松一口气摆出六十个汽油筒,分别送到山脚、山腰和山顶,有了这些超级大炮仗,相信够鬼子喝一壶了。

    整个黑石崖就是一个巨大的军火库,鬼子要想进攻,只能从西、北两面,东坡根本不用设防,鬼子没有一个师的工兵,休想迂回,这还是看在万金松起出了所有跳雷的份上。

    只要酒井脑子不进水,打死他也不会从南路进攻,那里本就陡峭,被万金松改造过后,整个黑石崖就象一只面向东南的老鹰,鹰嘴左下方,就是南山绝壁!

    谁也不知道,就在双方调兵遣将的时候,有一个家伙借着护送受伤的日军大队长,悄悄从野战医院里逃走了,因为他知道,这一仗打得太惨了,无论哪方胜利,自己都没有好果子吃。

    四点五十,日军吃饱喝足,吹响了进攻的号子,场面好大,一开始,老酒井就派出了所有的九二炮和三七炮,这些炮兵悍不畏死的推着炮前进,想把大炮装刺刀。

    杂树丛中、乱石堆里,一个个鬼子弯腰端枪,从后面闪现出来,白雪反衬下,死黄色的军装就象一个个黄色的陀陀在向前移动。

    酒井也打算不过了,一上来就把十几门九二炮和几十挺重机枪全摆了出来,再加上七八门90式迫击炮,火力阵容空前强大!

    林连长手中的八二炮加起来也只剩七门,万金松干脆让他们全都拉到棱线后面,接到命令后只管按射表轰炸。

    酒井一出手就是全力进攻,两个作战面各摆开一个中队,近四百人在大量机枪和小炮的掩护下,呈散兵队形,不停地跃进、射击,从暗堡内看去,整个前面全都是乱晃的钢盔和黄色的身影。

    万金松好整以暇,点了颗烟,纯轻武器作战,海军连可不怵你,他看鬼子散乱的炮火轰击了一段时间就换成了重机枪扫射,知道这是准备接战了。

    “老林,让你的高炮盯紧鬼子的炮兵,不管是九二炮还是三七炮,只要一露头,就往死里干!”

    “不用防空了?”林连长手里高炮不多了,只剩四门,要是投入到地面作战,接下来对付飞机就不够看了。

    “不用,再让所有大口径机枪参与作战,敲掉那些讨厌的九二重!咱这是一锤子买卖,给酒井来点颜色!”

    “好咧,我相信酒井那家伙过会肯定会哭的!”既然是背水一战,林连长也知道,这可能是基地的最后一战了,以后,再想遇到这么大的场面又不知要等多久了。

    很快,一连串的大机枪声从头顶响起,尽管日军重机枪阵地分得很开,但他们不停射击时的火线早已暴露了自身目标,一条条长长的火线直接把九二重给卷了进去。

    在刚刚降临的暮色中,一挺挺重机枪连同他们的射手被击得粉碎,污血溅满了白色的地面,显得格外醒目。

    日军的炮兵不干了,抬起三七炮就开始反击,就连九二炮也用上了直瞄,他们知道,没有了重机枪的掩护,整个进攻就是一盘菜。

    “嘭嘭”两门是躲在石头后面的鬼炮打中了一挺12.7重机,半山腰顿时炸开一大团火花。尽管他们藏得很严,又很快躲到山石后面,但射出的火线早已被高炮兵看得清清楚楚,一压炮口,“咚咚咚”,双三七拉出长长的火舌,直接喷向了两门九二炮!

    “嘭嘭嘭”一枚枚炮弹在山石上炸开,一小块山石并没能成为鬼子的保命符,穿甲弹击碎山石后,也把他们连人带炮全都打成了碎片!

    机炮连在和鬼子炮战,所有战士也没有闲着,鬼子想趁黑夜进攻,林连长就分出两门炮专门打照明弹,随着一枚枚镁光弹挂在天空,参与进攻的鬼子也把身影暴露在雪地上。

    “哒哒、哒哒哒”“呯呯呯”战士们人员虽然少了许多,但全集中在了一起,加上弹药也够挥霍一阵,一上来就对鬼子猛烈射击。特别是轻重机枪,逮住一两个鬼子就是长点,很快,在这种不计成本的打击下,前面两个中队的鬼子就死得差不多了。

    日军也发起了疯,一个个好象吃了药,可能还真吃了药,他们瞪着血红的双眼,怒吼着向前冲锋,许多人连战术动作都不想做,直接弯腰猛跑,就想早点接近山脚。

    万金松和特战队都在半山腰的山洞内,这里居高临下,视线开阔,更方便射击。

    大柱端着轻机枪,不时对下面来个长点,然后快速移动,再瞄准另一组敌人,射出仇恨的子弹,被流弹擦伤的脸颊流淌着鲜血,更衬托出他的狂暴!

    万金松也撑着伤腿,拿起一杆步枪,瞄准鬼子人群中的军官一个个点名,冷静、迅捷!

    最为得意的却是耗子,一杆枪在他手里耍出了花来,根本不用刻意瞄准,一枪一个,一个弹匣至少放到十七八个鬼子。

    两挺水冷重机枪干脆全打出长点,弹链嗖嗖地往上抽,一串串弹壳哗啦啦落掉落,很快淹没了脚面。

    “笃”的一声轻响,主射手头往后仰,脑门中弹,已经牺牲,副射手接过机枪就扫,后面的战士无声地替了上去,打到这种程度,已经没有了悲伤、没有眼泪,有的只是满腔的仇恨和无尽的愤怒!

    双方都已打红了眼,山前阵地上,污血混杂着白雪,形成了一片片泥泞,后面的鬼子连地上挣扎的同胞都不看一眼,只知道射击、冲锋,然后再被无情地打倒,或成为其中一员,徒劳地发出濒死的呼号。

    两个中队没了就再上两个中队,一个大队残了再补一个大队,酒井现在已铁了心要跟对方死战到底,他不相信八路军没有伤亡,哪怕用人堆,也要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

    打不完的鬼子,杀不完的敌人,尽管整个阵地不停地喷火,但人还是少了点,下面的鬼子把一具具同胞的尸体堆起来当掩体,虽然这种人体掩体并不能阻挡机枪,但也给了他们心理上的安慰。

    “轰轰轰”黑石崖上突然响起一阵闷雷般的爆炸,一个个黑乎乎的圆形巨饼从天而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