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三零二章 川口不能活(求收藏、求推荐、求票票)

时间:2019-05-21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

    三零二章川口不能活

    炮火终于停息下来,天色也开始放亮,万金松来到射击口前,只见从灌木丛往前这几百米的路上,到处辅着鬼子的尸体,有的地方,已经见不到土地了。

    地面上,一股股红色的血流已然汇集成小溪,向着弹坑内流去。

    还未燃烧完全的木材冒着袅袅的烟雾,那些被燃烧弹打中的鬼子也有一些还在冒火,空气中充满了硝烟和尸体的焦臭味,每个弹坑周围都散落着一块块人体零件。

    有的鬼子还没死,那此被重机枪打成两截的鬼子还能伸出双手向前爬行,只是口中的哀号已然力竭。

    这就是战争,哪怕鬼子战术再高明,士气再旺盛,在强大的炮火面前,最终也只能变成渣滓!

    万金松轻声命令道:“通知王连长打扫战场吧!”

    说完,他拿起步话机:“一连、二连,有鬼子跑掉了,很可能沿着原路回去,你们可得小心点,不能有漏网之鱼,否则,我们的秘密可就保不住了!”

    也不能怪川口,他出来观察前面情况时,第一波炮弹就打中了他的指挥部,把里面的报务员连同电报机一起烧成了灰烬,要不是卫士拼死想护,他说不定也跟保护他的人一样,此时已成了黑猴子。

    一百多人跌跌撞撞走在来时的路上,想想就要落泪,出发时信誓旦旦,几千人马,把小路都挤满了,现在呢,一个半联队只能组成一个中队,而川口将军,也当上了中队长。

    川口躺在担架上,看着碧蓝的天空,不由自潮地笑了起来,而后,笑声越来越大:“呵呵,中队长,中队长啊!四千五百人,到最后连一个中队都凑不全,我还有脸回去吗?咳咳咳……”

    一连串的咳嗽打断了他的话音,他的肺部被一枚弹片插入,血流不止,按此时的条件,根本撑不到回拉包尔治疗。

    “将军阁下,你可不能灰心,我们必须回去,要把敌人建暗堡的情况告诉部队,不然,下次进攻还得吃亏!”

    卫队长山田轻轻对川口劝说,其实他紧张的是,将军要是死了,他们这帮人就是回去也没脸见人,更何况四千多人的部队,只有他们百十人逃得性命,到时候有嘴都说不清,要是把将军带回去,至少,这锅就不用自己背了。

    川口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你们低估了美军,他们不声不响地建造出这几个地堡,还能忍到我们出击时才动手,我总觉得这帮对手不是美军,而是善于谋划的中国人,否则他们的时机不会把握得如此巧妙,八嘎,不好!”

    山田立马按住了担架:“将军,什么事?”

    “如果真是有中国人在里面,我怀疑他们后面还有圈套,说不定,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呢,山田,你立即命令两个忠诚的士兵,带上我的亲笔信,走小路回去!”

    川口知道,此刻要山田抛开自己离去,打死他们也不会做的,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用自己吸引住敌人,好让两个精兵能把信带回去,要不然,自己这帮人怎么死的上面都不知道。

    一听将军要写信,山田立马掏出纸笔,好在日军都有写日记的习惯,每个人身上都有这些。

    川口强撑着草草把战斗经过写了下来,并嘱托两个卫兵,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许回头,一定要把这信送到,因为只有上面知道了消息,自己的牺牲才是有价值的。

    两个卫兵双目含泪,匆匆向川口鞠了一躬,就带着信快速离开。

    川口看着两个卫兵离去的背影,轻轻对山田道:“下面就要看你的了,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帮人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呢!”

    山田道:“要不,我们分兵,我带大部分人去引开敌军,让几个人保护将军回去。”

    “不,不,他们巴不得我们分兵呢,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帮人兵力不多,而且对地形很熟悉,我们一旦分开,正好让他们诡计得呈,所以,从现在起,大家要提高警惕,多注意脚下,防止对方埋雷!”

    山间小道上,两个卫兵快步疾走,突然,前面的卫兵猛地停住了脚步,后面的也快速甩枪下肩,两人全身绷紧,已经感觉到一股危险气息正扑面而来。

    “啪啪啪”几个巴掌声同时响起,前面的卫兵猛地向侧面扑倒,手中的九四手枪也指向了正前方。

    “啪”一声不大的枪响在他身下响起,这个卫兵还没搞明情况,胸口就被烫了一下,回头时,仍能看到后面的卫兵还立在原地,他的胸腹处已多了三个血洞。

    “草,这死鬼子多少天没洗澡了,臭死了,快把他拉开,压死老子了!”一个声音在鬼子卫兵身下响起,这家伙也是点子不正,好死不死的你往喇叭身上扑干啥?

    几个队员把尸体拉开,只见喇叭脸上糊满了污血,不由都笑了起来。

    “笑,笑你个毛啊,快检查一下,有没有东西。”喇叭一边揩脸一边说道。

    “头,在这呢,是那个川口的亲笔信,放心好了,我们四五队人守着呢,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喇叭拿起信看了看:“估计这回没跑了,这是那个川口写的,要是让鬼子拿到,万哥下面的法术就不灵了!”

    一队人在山路上行进,最前面两人离队伍有两百多米,他们手中都拿着棍子,不时向路边扫一下,要是真打出个地雷来,炸的也只是他们,而不会波及后面的人群。

    突然,两个家伙都停了下来,他们看到前面树干上有一块被剥掉了树皮,上面还刻了几行字。

    走上前一看,得,只认识几个字,不由面面相觑,中文他们会听不会写,但有一点已经确定了下来,对手正是中国人或是华人。

    队伍中,认识中文的还有几个,但水平最高的非川口莫属。

    几个家伙上前,字都认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写的什么呀?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反正鬼子也走累了,正好停下来休息,同时,两个卫兵也把川口抬到了树下。

    “小楼一夜又春风,心有灵犀一点通,头轻目朗骨肌健,顶住压力跨京东,咦,通顺倒是能顺,可驴头不对马嘴啊?”川口也品了品,就是不得要领。

    终于,在众人快要起身时,他大声叫了起来:“我知道了,这是藏头诗,是把每个句子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意思就是,小、心、头、顶,八嘎,头顶!”

    耗子笑了笑:‘现在才猜出来不嫌迟吗?不过猜迷是有奖励的,就送给你们吧!’

    轻声说完,就把电线往电池上一搭,只听得前方“嘭”的一声闷响,而后,好似有风暴吹过。

    “叭叭叭、哒哒哒”一片枪声在鬼子的哀鸿声中响起,听枪声,只有二三十支九九步和两挺九九轻机在响,耗子摇了摇头:“唉,杀伤范围好象小了点。”

    一个队员接道:“已经不小了吧,那可只是一枚炸弹,就放倒了好几十,现在听声音,最多四十个小鬼子,这里面说不定还有带伤的呢。”

    还真被他说中了,不带伤的只有二十多个,其他人或多或少在冒血。两枚悬在头顶歪树干上的此面向敌同时爆开,一下子炸死了大半鬼子,活着的多多少少中了几枚,至于那个躺在担架上的川口清键,身体倒是被卫队长护住了,只是此刻已满脸麻子,两只眼球更是在拼命淌水,眼见着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