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二二四章 临时改变

时间:2018-04-12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

    二二四章临时改变

    军中打架,佩服强者,输了就是输了,技不如人,就是如此,这一打反而把刀疤脸和大柱两人打出感情来了,这家伙有小车不坐,也挤到了卡车上,这下,大家伙有什么话也不好说道了,只好谈些天气情况等等。

    刀疤脸非要向大柱讨教功夫的由来,在他看来,大柱这功夫集众家所长,各门派的精髓都有,简单、实用。

    奈何柱子是个木头,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来,逼急了,就让他问胖子。

    只是刀疤脸对这个胖子阴测测的笑脸有点不感冒,只问了一句,万金松就数经据典,搞出各种版本,吓得刀疤脸赶紧撤到了小汽车上,生怕自己再问下去,被胖子卖了还给他数钱!

    一路走走停停,有时还要躲避飞机,不过有汽车就是快,路上也不在城市休息,都是找个农村落脚,却也不怕走漏消息。

    这天,夏中校送来了份电报,万金松接过一看,顿时乐了,上面写着:电令八路军万金松部,于九月二十四日,赶到石碑第六战区要塞指挥部报道,第六军区电令。

    万金松知道,这是南北大战就要打响了,自上月中旬起,阿南喂鸡就集结了十二万多鬼子在岳阳和临湘地区,准备开打,而宜昌第十三师团也抽调了四个步兵大队和两个山炮大队组成早渊支队入湘参战,这时,整个宜昌只剩一万七千多日军,看来成城是要准备给鬼子来个围魏救赵了。

    想到即将到来的作战,万金松也有点担心,这第十三师团可是鬼子王牌中的王牌,满员时总兵力达到吓人的两万六千人,还都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老鬼子,和第五、第六师团等都是甲种师团,远不是第四师团那些大坂兵所能比的。

    自去年日军功占宜昌后,就在宜昌西岸和北岸的慈云寺、龙泉铺、双莲寺和东南的鹤雀岭等地构筑了坚固的工事,而东山和土城一线,更是有着星如棋布的暗堡及工事。

    由于早已知道敌军布置,万金松并不准备先去石碑报道,就这三百多人,去跟鬼子打阵地战,填缝都不够,他为了这次战斗,早已准备了各种物资和应对方法,就看能不能凑效了。

    于是,在第二天夜间,三百多人已集结完毕,万金松站在队伍面前,轻声问身边的栓子:“都麻翻了吗?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栓子嘿嘿一笑:“能有什么问题,药是放在酒里的,你带来的那种酒,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还亏了大柱,那个刀疤脸说什么也不肯喝,还是大柱答应教他功夫,才勉强喝了一点,这不,不到明天早上都醒不来!”

    第二天晚上,第六战区指挥部内,夏中校低着头,正努力抵挡成司令的吐沫星子:“你是怎么做事的?竟然把好几百个人给看跑了,到头来就送了我两车防毒面具,是,防毒面具我们是要,但这种纸糊的东西能用多久,他八路军穷得就能造个防毒面具了吗,我可是听说北方国都支援他们自动武器了!”

    吴奇伟劝道:“算了,这个就不说了,他们不听指挥,我发封电报给延安,到是这位夏中校,你别以为上面有人护着你,我们就不会给你处分,你说他们打晕了你们,这可是要负责任的,别到时两面对证,不是这一说,我可不好向上面交代了!”

    夏中校吓得面如土色,可打死他也不敢说是喝酒误了事,只好轻声道:“也许是我睡得太死,部下他们为了逃脱责任以此为借口……”

    成城指着夏中校,半天没说出一句,这美国人都在指挥部等着呢,到头来,人没接到,还让人家悄悄离开了,这可怎么向老头子说去哦?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由着上面跟延安打电报官司,当前的任务还是要发动攻击为上,可不能准备好久,来个虎头蛇尾。

    就在成城命令各部队集结,准备发动时,在宜昌东北部二十多里地的一处枇杷园内,一行人正静静地伏在这里,他们将要在这个林园内呆上十几天时间,可不是好受的。

    枇杷这东西和别的水果不同,是秋冬开花,春夏结果,此时,这些枇杷树疏于管理,长得有些杂乱。

    树不高,枝叶浓密,树丛里,八路军战士在奋力挖坑。也幸亏这里是山地,挖到地下好几米才出水,所以战士们只是在树旁挖出浅洞就开始斜着挖。

    所有的地土都趁夜扔到山下一条杏里,有一条小路直通河边,那里有一个小码头,可能是平时老乡从河中挑水浇灌而留下的。

    现在天气不算太冷,所有的泥土都接力扔到了河中间。

    开挖时,悄无声息,万金松把哨位放到了两里以外,也亏得有步话机帮忙,要不然,鬼子巡逻队来了都不知道怎么通知后面。

    一夜忙碌下来,只挖出一个个小小的藏身洞,天亮前,所有战士都躲了进去,洞口用早早铲下的草皮盖在树枝框上进行伪装,他们得在这洞中呆上整整一个白天,到晚上才能行动。

    最后,万金松还让特战队打着蒙布的手电对着地面仔细检查一遍,把掉落的泥土清扫干净,不留下一丝痕迹。

    也不得不小心,就在两公里外的两个山头上,鬼子的按照灯不停扫射着。

    也正因为两个山头居高临下,这片枇杷园地势又不高,正好在鬼子的视线之内,特务营才选中了这块灯下黑的地块。昨天夜里大家从杏里潜过来时,可没少费心思。

    海军连,每个人都是水中好手,当时在赣榆招的兵现在都已成长为标准陆战队成员,人数已少了许多,途中,不是有牺牲和受伤的,就是有不适应战场的,都已被下放到地方部队,能撑下来的可都是精英。

    正是因为大队人马都是精英,所以才能含着绿管子,从下游四五里外潜到此处,途中,万金松还吓了一跳,每个人管子上面都绑着芦苇伪装,可这芦苇队伍也太整齐了一点,要是被有心人看到,还以为有芦苇队伍在迁移呢。

    纠正过错误后,又休息了两三回,才在半夜到达小码头,这后半夜又没闲着,光顾挖坑了。现在,每个战士都疲惫得紧,一个个窝在小洞中开始酣睡。

    包括万金松在内的五十名特战队员却只能轮班,因为白天,更让人担心,而鬼子的巡逻队也从两小时一趟变为一小时一次。

    园林边缘,一个个伪装服上插满了树枝和枇杷叶,他们呆在树下一动都不敢动,头顶上,鬼子开饭的哨子声清析入耳,肚子饿了只能啃块压缩干粮,然后,从嘴边的吸管里吸上两小口水润湿一下喉咙,可不敢多喝,两小时才能换一次岗,要是小便急了只能憋着,连尿裤子都不许,那是怕鬼子巡逻兵闻出味道!

    小洞中,战士们醒来后就开始擦枪,昨晚,人枪都在水中,这要不及时保养,战斗打响时要是枪不响就要了命了。

    借着头顶的丝丝光亮,万金松打开防水背包,里面的东西一样都没受潮,这时美国货的质量还不错,接着,他又解下了背上的水扁平水袋,这东西用上后,战士们再也不用挎着铝水壶了,那东西满的还好,要是里面只有一半水,跑起来一阵哗啦啦,老远就能听到。

    擦远枪后又开始思考,算算日子,明天可能就要打起来了吧?估计这回薛大长官的第二烧烤战法可能不太灵光了,这帮人也是,上次尝过甜头这次还想再来一回,可鬼子也不是傻子,他们能不知道?

    有点担心,送出的防毒面具要是被进攻队伍用上,会不会打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成绩?但要是不送,自己良心上可过不去,这可是少有的敢主动进攻的队伍了,他们都是热血男儿,是敢于和鬼子硬拼的角色,哪怕自己这次无功而返,也心甘情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