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二二一章 再见波娃

时间:2018-04-11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

    二二一章再见波娃

    晚上,参加会议的只有少数几个人,一号最后总结道:“总之,这次出去,要打出八路军的威风,还不能让人家当枪使,最后要全身而退,至于你们的安排,我方已和南边联系好了,不属于哪个战区,但每个战区都要支持,但据我们估计,不拖后腿就烧高香了。”

    朱老总道:“小万同志,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强大的陆军,空军也已建立起来了,就差你们海军了,你可得保护好自己,不能和鬼子死拼,这次打战过后,就专心发展海军吧,哪怕没有军舰,也要把人员练出来,一号说得好,可不能让装备等人啊!”

    出门后,新任空军的刘师长道:“小万,你跟我去机场一趟吧,那个飞行教官非要回去,你去劝劝,让她留下来!”

    “飞行教官?谁呀?跟我有关系吗?怎么非得让我劝?”万金松有点不好的感觉。

    “是谁你心里就没有个数吗?记住,不管怎么样,这是命令,你一定要把人才给我留下,现在我们的飞行员只有二把刀的水平,他们要是都走了,你就给我留下来搞训练!”

    汽车开了很远,才到达目的地,老刘把人一放就很不负责地走人了,万金松只得走进这个小院,里面同样是窑洞,但打扫得挺干净,一棵月桂在月光下散发着清香,桂花树下,摆了一张小桌,上面放着一些食物,还有两瓶白酒。

    正要问有没有人,帘子被掀开,一个曾经想打死自己的美人从里面款款走出。

    万金松揉了下眼睛,这么久不见,这波娃好象又长大了,套在外面的毛衣好象有点绷不住,随时担心两个会跳出来。

    “呵呵,那个,那个郝大教官,没想到你也会开飞机啊!对了,你还没吃饭吗?这里还有红肠和大列巴,是有客人要来吗?”

    郝哒波娃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这个冤家,就是他,害得自己被上级处分,就是他,吃干抹净不承认,按理,自己见到他应该痛快地扁他一顿,但今天是怎么了?一点打人的感觉都没有呢?

    自从接受了飞行教官的职务,每个夜晚都不知不觉地又想起这个胖子,想到他那晚的激情,想到他好笑的熊猫眼,想到他在谈判桌上装疯卖傻的德性,想到他最后让维塔斯不得不低头的画面……

    不好,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想灌醉他后好好扁一顿然后回国参战的吗?

    郝哒波娃伸手一指:“坐,喝酒,吃饭,然后我们比武!”

    虽然秋意已凉,但万金松身上还是陡然冒出一股白毛汗,这美女虽然看起来特漂亮,而且水平也不差,特别是那双迷人的大长腿,关键这双长腿不但迷人,还能要人命,想当时,那一脚惊魂,竟然把实木椅子踢散架,可知力量有多大,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绝对不是对手。

    “这个,我,我吃过了,你吃就行,我站着,嗯,还是站着好”嘴里说着,眼角已瞄向后路,只可惜离院门还有十几步距离。

    “让你吃你就吃,哪来那么多废话?”说完递过一块大列巴,话说这东西烤得还真不错,一直吃着粗茶淡饭,突然来上这么一块异国面包,感觉还是挺可口的,万金松就着红菜汤,吃完了一块大面包,感觉肚子已经饱了。

    再看看对面的美女,竟然拿起一根巨大的红肠开口就咬,而且吃一口红肠喝一口酒,话说这可是高度的伏特加啊!万金松自认为要是让自己来上这么一瓶,不醉也差不离了。

    郝哒波娃吃完红肠,仰头举瓶,只见那透明的白酒就这么咕嘟嘟的一口气灌了进去,雪白的脖子下面,一道深深的壕沟看得万金松两眼发花!

    喝完把瓶子往桌上一顿:“你怎么不喝?快,我看着你喝完!”郝哒波娃直直地看着万金松。

    “这个,我适合饮慢酒,咱中国有句俗语叫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喝酒得讲究个意境,你说是吧?”

    万金松的拖刀计没能成功,美女冷冷地说道:“你们中国男人就是酸,喝酒就喝酒,我看着你喝完,话说,这可能是我最后看着你喝酒了!”

    “怎么回事?”万金松大惊道。

    “上面来了命令,莫四科遭到敌人攻击,我得回国参加战斗!”郝哒波娃神情灰暗,她知道,那是一个吃人的血肉战场,多少人填进去都不见得起作用。

    “你们北方国男人死绝了吗?怎么让女人上战场?不是说战争让女人走开吗?”万金松怒了,这么美丽的女孩去了战场,别说存活一个月,估计上了天就下不来了。

    “可我们的国家都快没了,我不回去又怎么办?”郝哒波娃大眼中流出两行热泪,象断线的珠子看得人心疼“再说,这个世界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只有在这里还能找到家庭的温馨,可是你,一走就不闻不问,我问你,你心里有我吗?”

    万金松静静地看着对面的美女,一双碧蓝的大眼,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下面,高高的鼻梁和迷死人的双唇,只要是个男人,看到了都动心,再加上长期锻炼的身材和那对能压死人的双峰,看得心里象小鹿在撞击。

    咽了口吐沫,声音嘶哑地问道“你是哪里人?”

    “我老家是乌克蓝,只是我在莫泗科读书时,听说家乡遭了灾,所有亲人都去世了,可我后来又被军队选中,一直没能回去看看!”

    “你是说那年乌克蓝大饥荒?饿死四百万人的那次?”万金松声音开始发抖。

    “怎么可能,政府说只有一百多万人受灾,而且发放了大量救济粮的”郝哒波娃一点都不信。

    万金松心里却有着一本明细账,这可是后来被解密的:“三二年,全北方国预计收获粮食九千万吨,但实际上只收了五千五百万,将近一半的缺口,所有,上面收缴了整个乌区的粮食,而且,12月6号,上面还下发了通知,禁止任何农作物运进乌区……所以说,你不要回去了,这是对你不放心,留下来吧,上面的事有上面人去说,延安需要你!更需要飞行教官!”

    郝哒波娃本来还不相信,但万金松说得有根有据,还指名道姓把当时发布命令的人都说了出来,这要不是有着深层的情报资源,编是编不出来的,对照自己以前得到的信息,不由深深相信了。

    于是她对万金松展颜一笑,顿时,胖子觉得整个秋天都有了精神:“小万子,给我唱首歌吧,我听二牛说,你有许多歌是自己写的,能不能给我定一首?”

    “这有什么的,张嘴就来!”万金松现在觉得自己脸皮已经麻木了,什么窃不窃的,人家都说了,窃书不为偷,现在歌曲可都是编成书的,那也不为偷了。

    “田野杏边红莓花儿开,有一位少年真使我心爱,可是我不能对他表白……”

    没想到郝哒波娃竟然是个全能,她找来纸笔,很快记下了歌词,第二遍就把简谱也写了出来,自己跟着哼了哼,然后对万金松道:“这歌根本不是你写的,说,是从哪个北方国人那抄来的?”

    “就是我写的啊,你以前听谁唱过这歌吗?”万金松死鸭子嘴硬。

    “这首歌用中国话唱根本不对味,完全是北方国歌曲,再说了,你根本不会我们国家的语言,怎么会写出如此动听的曲子?”

    万金松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好一会才憋出一句:“谁说我不会了,哈拉少,乌拉,这不是吗?”

    一句话把美女逗得笑了起来:“那么,就当你会了,现在我问你,你给我写这首歌是怕我不敢表白吗?那我……”

    “别,别表,别在这里表,我,我还有事,得走了……”万金松说完抬起半个屁股。

    “你确定到了我的院子能走得出去吗?要不,我们先打一架再说?”郝哒波娃放下了心思,也觉得天气很美好,于是站起来活动了下筋骨。

    “那个说好了啊,好男不跟女斗,而且我练过的啊,瞧见没有,白鹤亮翅,太极,唉,你这个女人扛人干啥?这是不文明行为,我要控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