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一五四章 基地的春天

时间:2018-03-18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一五四章基地的春天

    前一阵,万金松他们不在,但郭指导也用电台和德国人、美国人联系,收回了一大批物资,熊大主任此时,正指导着工人们抓紧时间,全力生产枪炮子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部队上反馈回来的问题不多,他们对大号手雷以及卡巴升级版的四零火赞口不绝,只是鬼子也学精了,被打掉一些坦克后,山东地界基本很少看到坦克装车车出动,而苏中地区水网密布,更没有几辆装甲车。

    不过四零火挺精贵,产量不太大,送给各部队的大多是老式卡巴以及大头儿子。

    最主要的问题集中在子弹上,各方都反应说,冲锋手枪还行,但以前大量装备的驳壳枪子弹杀伤力不强,有时,鬼子中了两三枪都没死。

    万金松刚到基地,就准备进入车间,和熊主任商量改变办法,还没走进实验室,就被追来的小美女给堵上了。

    “你现在是伤员,不能进实验室!”小美女大眼圆睁,虽说是发命令,但看上去更惹人爱。

    “玲玲,我现在是轻伤,又不工作,只是指导一下,这有什么不妥的?”

    “不行,我说不能进就是不能进,你现在是病人,伤养好前,不许工作!”

    得,万金松对她也发不起火来,只能带上绘图工具,跟着玲玲去了医院。

    揭开旧绷带,小美女的眼泪就下来了,最里面一层由于被血浸湿,现已结成黑痂,轻轻一撕,万金松的肩膀就疼得抖了一下。

    “你还说不碍事,你看,伤口都发白了,再不及时治疗,整个手臂都要废掉!”玲玲不住地埋怨,然后找来棉球,开始消毒、清创。

    贯通伤不好治,得先把绷带卷成条,浸上药品,从伤口中间穿过,这一穿,可把万金松疼得,两鬓汗水直往外冒,可他楞是咬着一卷绷带,哼都不哼一声。

    包扎好后,玲玲再也忍不住,把万金松的脑袋抱在怀里,失声痛哭起来“你知道吗?每次出发,我都提心吊胆,生怕你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一回来,都不管不理人家,就知道去车间,你心里还能放得下我吗?”

    万金松此刻百感交集,虽然自己不再是菜鸟,但被人惦记也是一种幸福。况且,小美女外表看不出来,没想到还挺有料,呸,想歪了……

    玲玲缠绵了一会,就出去工作,毕竟,还有好多伤员等着治疗,她这个客串的护士,也忙得不可开交。

    万金松闲下来,就开始研究子弹,本来不想把这种子弹做出来,但一想到鬼子丧心病狂,连毒气弹都用,也就不想再和他们客气了。

    熊大主任看到图纸后,手一抖差点没握住“你确定要造这种子弹?”

    万金松点了点头“鬼子连毒气弹都用,我们造点子弹怕什么?何况我们在外面还包了层铜皮,虽然薄了点,对了,简易防毒面具造得怎么样了?”

    熊主任道“已经造出部分产品,只是我们这里地方太小,再加上来回运输实在不太方便,我准备利用现在海路可通的情况,运一部分机器到赣榆厂子里,这样不用来回搬,再说遇到鬼子巡逻艇也很危险。”

    万金松道“你说得挺对,鸡蛋不能放在一个蓝子里,下次我发电报,让美国佬带点机器过来,在赣榆再成立一个小型兵工厂,哪怕造不了枪,能组装也行,至少,子弹和手雷得能做到自足!”

    熊主任去安排生产,万金松没了生产任务,那些新兵都已被训练狂人郭指导带进山去了,现在,自己只能吊着伤臂四处走动,顺便看看风景。

    现在整个基地青山绿水,风景秀丽,鱼跃鸡飞,再加上绿油油的麦田,金灿灿的菜花,红的桃花、白的李花,构成了一副完美的山水画!

    万金松倘佯在花海中,被温暖的阳光照着,不由得诗兴大发,开始躺下酝酿诗句,憋了半天,没整出一句来,索性双眼一闭,想跟周公借上两句。

    万金松迷迷糊糊中,感到玲玲跑到了身边,一阵激烈的拥抱之后,就献上了热吻。

    只是,这吻技有点欠佳,把自己脸上搞得湿乎乎的,万金松有点不耐烦,挥手想挡一下,却听得耳边传来几声闷哼。

    不对,这声音绝对不是美女能发出来的,倒是象头猪。

    万金松陡然睁开双眼,可不是,眼前有两头巨大的肥猪,正对自己进行热吻呢。

    “去,去,一边去,特么的老子的脸啊!”万金松努力推开老伙计,爬起来大声怨道。

    谁知大白小白还以为他在和它们开玩笑,挪动着肥大的身躯,开始玩耍。

    万金松正想着这两猪是如何跑出来的,远远听到有人声“我看到他们跑进桃林的,大家围住这一块,这一回绝对不能让它们跑了!”

    不一会,就见到基地大厨带着一帮人围了上来,其中有以前的居民,有养殖场的人,还有就是一帮厨子。

    见到万金松在,一帮人悄悄放下了手中的工具,胖大厨摸着光光的脑袋,谄笑道“万队长在这啊,呵呵,我们先走了,回见!”

    “站住,你们这么多人,还带着刀,是想干什么?”万金松喝停了大伙。

    这一说,胖大厨也不好走了,他哭丧着脸道“万队长,你可不知道啊,这两大白简直是个祸害精,你是不知道啊,整个山谷里的人家都快被他们祸害哭了,这两东西简直成精了,每次抓住了,都被他们用计逃脱,这不,大家伙准备来个为民,为民……除害!”

    “大白小白只不过是两头猪,它们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你们倒好,猪种配了那么多,现在倒想着杀害功臣了,啊?”

    万金松也很生气,和自己一起来的,就只剩这两位了。每次在基地,只要有空,就和两猪呆上一阵,谁成想,这些人竟然想吃猪!

    这时,一个老大娘走上前说道“万队长,不是我们心狠,只是这两头猪,哦,大白小白,搞得太不象话了。每天我们把羊圈进羊圈,它们半夜就把羊给放了出来,还有,这两猪还会偷东西,村里小孩不管把零食藏多深,都会被它们找到!你没看村里小孩,一个个见了它们就哭啊!”

    “你们不会把门锁起来吗?”万金松有点不理解。

    “谁说没锁的,它们都成精了,会找东西翻墙,偷吃过了,还会把架子衔跑,让人抓不住证据,要不是请来的矿警蹲守,还真不知道就是它们偷的!”

    “行了,行了,大白小白偷了多少,我全赔,只是有一句,以后谁也不许为难这两家伙,它们可是我的命根子,谁要是吃一口,我跟他没完!”

    解决了大白小白的事,万金松这才往回走,却见人群后面,一个俏丽的美女捂嘴偷笑,然后甩头就走,半长的披肩发乌黑亮丽,在阳光下闪现出一道清亮的风景。

    “玲玲,等等我……”万金松一边抹着脸,一边追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