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一二七 疯狂的重机枪

时间:2018-03-18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一二七疯狂的重机枪

    尉连长只觉得耳膜都快被震破了,枪机的撞击声,子弹的发射声,加上弹壳落地的叮当声,都快能成立一乐队了。

    他没空去看前面战斗如何,只管仔细用手托着长长的弹链,眼见着二百发弹链在手中一停滑过,跳跃着被拉进送弹口,然后化为一团团怒火,喷向罪恶的敌人!

    一个小队的鬼子全都被死死压住,他们没法抬头,两挺重机枪交相掩护,哪里有钢盔的影子,子弹就跟到哪里,对面的机枪太邪性,仿佛知道掷弹手是他们最大的敌人,弹雨总是有意无意照顾着仅剩的那组掷弹兵。

    鬼子也是急了,整个小队被分为三部,被两挺重机枪照顾着,根本分不出兵力再组织掩护,照这样下去,对方只要再派一部分人从侧面包抄,他们想回去都没有机会!

    小队长也是急了,他拔出指挥刀,稍微抬起头,大声命令道:“中路手雷给给,两翼冲击!”

    “噗”一发不知从哪击来的子弹,准确地钻进了小队长的脑袋里,他的头只是往后一仰,就趴倒在地,虽然他死了,但命令还是传达了下去。

    “轰轰轰”中路鬼子一连投出十来枚手雷,炸得前面烟尘四起,借此机会,十来个鬼子趁机爬起身,猫着腰向前猛窜,他们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为两翼争取机会。

    果然,当两挺重机枪集中火力对付中路时,两翼鬼子双手一撑,齐声喊道:“半哉!”然后一发力,就冲出了硝烟,枪口早已装上刺刀,在阳光下发出刺目的寒光!

    “哒哒、哒哒哒”一挺仅有的捷克式响起,虽然弹道不怎么平稳,可也打死了好几个鬼子,但在对方眼中,这个机枪手明显没有刚才的重机枪危险,他们算过,凭着自己人的战术动作,这二十发子弹最多打倒五个就不错了,拼着死掉五六个,也要和对方近身作战,以消除那两挺重机枪的威慑!

    鬼子动作特别灵活,捷克机枪拼了全力,也只打倒四个鬼子,加上那些汉阳造和中正式的射击,这一波鬼子在损失了十来个人后,终于接近了一百米距离内。

    团长把二十响接到了木枪盒上,正面冲击的鬼子很不好打,他们不时向斜方跨步,战士们明明已把鬼子套进了准星,可一扣板机,人还在那奔跑。这要是没有自动火力阻击,鬼子很快就会突进三十米内。

    两翼的鬼子正在疯狂突进,突然,中路的两挺重机枪同时停止了吼叫,鬼子伍长高兴地笑了起来:“他们打光子弹了,杀鸡给给!”

    所有剩下的三四十号鬼子全都象打了鸡血,一个个从地上爬起,端着步枪就是一个快击,每个月200发子弹真不是白练的,仅一轮,就打倒了十来个八路军战士,这可是运动射击啊!

    团长心在滴血,正要命令全员快速射击,可身边不时有枪声停止下来,他心中一冷:坏了,就在这最需要火力的时候,大家快没子弹了!

    果然,一个个不大的声音传来,在他耳中却如雷击:“连长,我没子弹了;班长,我没子弹了;我也没了……”

    一个个班排长轻声命令道:“上刺刀,手榴弹准备!”这是八路军最典型的战法,临战前扔一枚手榴弹,趁爆炸余波冲向鬼子,接下来,就是刺刀见红的时候!

    一个满脸横肉的伍长是老兵了,他侧耳一听,就知道了大概,顿时兴奋起来:“土八路没子弹了,一组掩护,其他人全力进攻,杀鸡给给!”

    所有鬼子全都爬起身来,他们都是老行伍了,光从枪声的密度,就能知道,对方已失去了火力支持,下面,只要跑到三十米时卧倒一下,接下来就是胜利时刻!

    鬼子没有了刚才的猥琐,一个个嘴角带着狞笑,端着长长的步枪,一个个弯腰向前突进。

    阵地上,只剩一两支枪在响,但很快,团长仅有的那支二十响也打光了子弹,仅能听到一声声“呯呯”的枪响和鬼子不时的反击声。

    尉连长看到大柱松开了机枪,从背后拿出一支短管步枪,那厚厚的枪管看起来有点令人发怵,只见木头仍然毫无表情,只是把胸前的一支长弹匣塞到枪下,就静静地等着了。

    “开枪啊,你这不是有好子弹吗?至少二三十粒,再不开枪留着下仔啊?”尉连长急了,这家伙就是个军火库,一个人就带了这么多子弹,也不知道分给别人一点!

    “我这子弹你们不能用,就是二十响也不行,会伤枪的,再说了,我这子弹是留着打扫战场的,现在还用不到!”

    “打扫战场?”尉连长急得要跳,被木头脸一把压住,“别急,你听!”

    都到这时候了,他还不急?尉连长暂时信了木头,他用一把刺刀挑起钢盔,往左边一伸,然后,突然探头,向外观察了一眼。

    没有任何变化,鬼子都快到了六七十米了,“叮、叭勾”一发子弹准确地击中了钢盔,连着手中的刺刀都被带飞。

    “我说木头,你们这是想闹啥样?有子弹不打,同志们会有很大牺牲的!”尉连长对那钢盔根本没看一眼,扭头就对木头大吼起来。

    “哒哒、哒哒哒”两阵猛烈的枪声代替了木头脸的回答,这次,尉连长也不用挑钢盔了,他猛地探出头,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就在飞机身侧,无遮无拦的,四个人,两挺带水筒的重机枪,喷出了长长的火舌,左边那挺,火光映出了一张胖脸,随着机枪的震动,脸上的肥肉在一抖一抖的。关键是,那张胖脸竟然还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魔鬼,这是一个魔鬼,所有看到的人心中都是一个想法。

    如果说木头是一部杀人机器,栓子是一个杀人精灵,那这个胖脸就是一个以杀人为乐的魔鬼,在他眼中,这些冲锋的鬼子根本没有值得一看的,只不过是屠夫眼中的肥猪罢了!

    正在冲击的鬼子被侧击火力拦腰扫过,那动作,就象一棵棵大葱,被闪着白光的大刀挥了一下!

    大柱打机枪象是艺术家,每一笔每一画都带着深深的艺术风范,仿佛浪费一粒子弹都是可耻的,鬼子也很怕这种机枪,几乎没有射击死角,要是被盯上,只能死死趴下不动,否则就是拿命过不去。

    栓子的枪法就象精灵,准确而不失灵活,哪里人多就往哪里打,只要他的机枪扫过,鬼子好半天都不敢爬起来,只能一个个偷偷起身,趁对方不注意逃开。

    万金松的机枪?根本没有章法可言,他不是往人多的地方打,也不是画线,好象是毫无目的地乱开着。

    除了开始一阵,胖子一口气揍出好几十发子弹后,其他时间,都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一会是连续十几发的长点,死死盯着一个目标,直到把尸体后面的人也干死,一会又转移到最尽头,连续两三个短点,直到把三个鬼子打倒才算。

    对于那十来个掩护的鬼子,他看都不看,全都交给了旁边的机枪。

    众人看不明白,就连鬼子也看不明白,最终于,等胖子对着尸体中间的鬼子开火时,对面的鬼子才明白过来。

    “八嘎,他这不是战斗,他要打游戏,他在把我们当作围棋子,先打光外围的,然后才轮到我们,这是看不起我们,不把我们当人!”

    最后四五个鬼子发出了最后的抗议,他们齐齐站起身来,对着那挺疯狂的机枪射出了最后一粒子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