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一一三 伏击

时间:2018-03-18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一一三伏击

    这几个人从外表上看,根本看不出人的形状,一张破布上插满了枯草,在鬼子尖兵张开嘴的一瞬间,各式钢刺、短刀已插入鬼子的胸口或喉管!

    当七八道鬼子鲜血还在飙飞的时候,替补队员已拿起他们的三八枪,重新排成一队,继续巡逻大业,前面,赵小虎和他的战友却瞪着双眼,一句话也说不出,这明显已是友非敌了,但那种无声的杀人技巧怎么就让人觉得遍体生寒呢?

    大柱走在最前面,每个人左侧腰部都挂上了一块臂章,蓝框内白底蓝字份外显眼,这主要是不能戴在左臂上,那样后面的鬼子会从望远镜里发现的,就是挂在左腰也是权宜之计,以免引起前面独立团的误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果然,几个人走到李团长身边时,他笑着抬头打了个招呼:“同志们,好样的,我已吩咐下去了,没有谁不知道,你们继续巡逻!”

    大柱目视前方,嘴里却低声说道:“这位首长,还请你让部队向前移一移,第一波最好先用手榴弹招呼,我们还得走,以免鬼子疑心!”

    山下的鬼子在行军,万金松很快发现不对,尽管八路军伏击部队把战线拉得很长,但为了保持火力密度,都是三个人一组,这也是准备排枪侍候鬼子,以防一枪打不死。

    这样一来,满打满算也只能兜住最前面的一个多小队鬼子,而后面中路鬼子离前卫足足有三百米距离,再加上后面两小队的鬼子,八路军这么多兵力明显一口吞不下,这可如何是好?

    李团长也明白,现在只能三选一,打前路,可以打了就跑,损失最小;打中路,鬼子前后一包,自己没跑,打后路,那根本不作考虑!

    于是,一个个命令从战士口中向前传达:“打鬼子前卫,五分钟!”也就是说,从战斗发起,到冲锋、撤退,只能有五分钟时间!

    五分钟时间有多长?说穿了也就300个呼吸,最早的半分钟是火力急袭时间,投出手榴弹、打出三发子弹!

    冲锋过程可能要用到一到两分钟,然后就是拿枪、抢子弹加跑路的时间,至于拼刺,那只能交给大喷子部队,他们根本不能和鬼子形成交织。

    鬼子中路大多为辎重部队,所以火力展开至少得三到四分钟,等他们把重机枪架好时,跑得快的人都已出了火力范围了。这也是基于前面有一个大弯,如果是一马平川,打死老李他都不敢把部队放在敌人的火力线下!

    即使是这样,李团长还是咬着牙,让最有战斗力的二连担任阻击,不然,等大家跑路时,鬼子冲上来那就是追着屁股打了。

    虽说战法不怎么高明,也上不了什么台面,但自家自知自家事,老李发狠要是自己有晋绥军的一半火力,半天时间就能吃完这四五百鬼子!

    但手中武器不凑手,还得拖住鬼子半天,只能用断其一指的战法,先砍掉鬼子一条腿,剩下的再慢慢收拾,只要自己不退缩,迟早会把这帮小鬼子连皮带肉全吞掉的,最终的发言权始终是由胜利者书写,谁管你打得巧还是打得苦?

    万金松此时却很不轻松,因为他看到了鬼子驮马上背着的两门炮,这种炮有点恶毒,全名叫大正十一式37毫米平射狙击炮!

    这门炮全重只有89公斤,却能打出五千米的射程,鬼子准备利用这种精确炮火,把前线**的机枪暗堡一个个敲掉,还别说,这小炮还真有这能耐!不但射程远,打得还挺准,它配有狙击镜,能在一千米距离外钻进机枪射击口!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这种炮只装备鬼子的甲种部队,只有最精锐的中队才可能装备一到两门,现在看来,眼前这个中队,很可能是块很硬很硬的核桃!

    但现在,箭已上弦,不得不发,只听得“叭”的一声枪响,李团长一枪干倒了一个挎着指挥刀的鬼子小队长,所有连排长一声大吼,“投弹!”

    黑压压的一大片手榴弹就从山坡上高高抛下,河对岸的六个鬼子刚刚转过头来,就发现对面七个自己人正举着三八枪对着自己,眼看着枪口火光一闪,自己胸口就觉得一热!

    前面枪声一响,万金松就对着一匹驮着三七炮的驮马屁股开了一枪,灼热的子弹擦着马臀射进了侧后赶马鬼子的胳肢窝,把他的肺叶搅成了夫妻肺片!

    驮马屁股吃痛,怒吼一声,抬腿就向前蹭,一下子把旁边背着92重机的大马挤进了小河,余势不减,又撞开了几个背弹药的鬼子,这才在下一声枪响中翻滚落河!

    “呯呯呯呯”万金松步枪连发,在前面近两百枚手榴弹的爆炸声中,接连干倒了两匹驮炮马,两匹驮机枪马,甚至还有空干掉两个小炮手,一个机枪手!

    哪怕边区造手榴弹再不给力,但里面的十枚大头儿子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觑的,一阵黑烟翻腾过后,最前面四五十个鬼子,能喘气的最多还剩十个不到!

    就在中路乱成一团糟,后路鬼子还没明白过来时,前面的冲锋号响了,冲在最前面的战士人手一把短喷子,坐着草皮一路滑下,甚至有人半途中连翻了几个跟头,爬起来不管不顾,继续冲击!

    鬼子发现不能善了了,只得拔出刺刀,装上枪口,还没准备好,对面就传来一阵轰鸣!

    五枪,只用了五枪,大喷子就喷倒了剩下的十来个活口,紧接着,四五个战士抬一具尸体,返身就跑,当然,一路开始采摘胜利果实,不一会,就扔下了鬼子尸体,好在还给留下衣服,没给剥成光猪,主要是时间不够!

    “哒哒哒……”一直没有作用的马克沁发言了,不是打前卫,而是死死压住了中路鬼子的冲击,二连长见前面打得太快,果断只留下一挺机枪,并吩咐只打一条弹链就撤,这也使阻击部队有了充足的时间。

    万金松又换上一个满弹匣,专门瞄着鬼子的掷弹手打,现在鬼子重机枪全都失去作用,轻机枪被马克沁压得死死,只有小炮手能有时间抽空瞄上一眼,但中路鬼子押送队只有一门小炮,两挺轻机枪,之前最有发言权的两个老兵都已被干掉,剩下的就不足为虑了。

    只打了半个弹匣,万金松就匆忙撤退,不得了,后路的鬼子竟然开始迂回,再不跑路,就会被包饺子的!

    万金松边跑边对着对讲机大吼:“大柱,你们先跟部队撤,我一个人好躲,别过来,鬼子发疯了,来了目标更大!”

    还真不错,鬼子真的疯了,后面的马克沁早已不响,可能已撤了出去。但跟在后面的鬼子却越来越多,万金松边跑边骂:“狗日的小鬼子,有本事找咱大部队去,欺负俺人少是吧?”

    枪托打得屁股生疼,万金松猛窜了一阵,发现鬼子竟然没有动力再追,他的犯贱精神又来了,返身趴下,瞄着后面鬼子一个机枪手,“呯”的一枪,六百米外打断了这个鬼子的右臂,不是不想爆头,那是怕吓着对方。

    果然,三十多个鬼子又象打了鸡血一样冲了过来,万金松点点头:“嗯,这才象话,小鬼子,过来追你爷爷啊!谁跑得慢谁是孙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