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抗战海军连 六十六 相遇

时间:2018-03-18作者:车间主任老歌

    六十六相遇

    万金松和栓子带着金银,却不敢坐火车,只能单独行动。出人意料的是,一路上鬼子竟然没有大张旗鼓的搜查,两个人一路晓宿夜行,或买车,或买船,反正大洋还有不少,先用着,一路马不停蹄的向南赶,终于到达昔日的战斗地点——临沭县。

    在进县城前,万金松先去联络了老朋友:县大队队长陈中和,一见到万金松他们,老陈格外热情,连连握手,“可把你们盼来了,万队长,你不知道啊,自从上次打了炮楼之后,鬼子象发了疯似的报复啊,光我们县大队就和小鬼子干了好几仗!”

    万金松问道“损失大吗?”

    老陈脸色一下子暗淡了下去,“能没有损失吗?小鬼子一出动就是一个大队,再加上该死的伪军带路,咱县大队总共已少了一半人马,再加上总部南移,费县那个刘土匪也不停的骚扰,现在日子没以前好过了。”

    “最主要的是,战士们没发过财,不懂得节约,一遇到敌人就火力集射,那些缴获的子弹很快就打没了,现在,咱最缺的就是弹药了!”

    万金松也很后悔,本以为能帮上大忙,哪知道却带来了更大的损失,这最大的原因还是出在不能自造弹药上,要是有了源源不断的弹药供应,不相信打不跑小鬼子。

    他对老陈道“弹药现在我们也没带,这帮不了什么忙,但可以支援你们一些资金,正好让大家好好过冬”

    说完,让栓子给了老陈一千大洋,和从道士那里缴获的十几支二十响和弹药,这下可把老陈震得不轻,别看人家只有几个人,但每次出击都有收获,虽然不知道那独轮车上装了多少,但看车痕就知道,里面肯定是重要物资。

    不过老陈也是老革命了,知道这批资金对于八路军来说很重要,于是安排了十来个小伙轮流值守。

    万金松问老陈,总部医院有没有跟着一起南下,老陈回答还没有,一些伤员都留在小王庄,而且总部的医生也在,但老陈不知道万金松说的刘玉梅是哪个,因为他并不常去医院,有时就是送伤员过去,也没怎么和医生打交道,不过听说上海地下党又送来了一批大学生,现在总部医院比以前强大多了。

    万金松把小栓子留下守护财物,自己则跟着老陈直奔小王庄,他心里依然想着玉梅,一个永远驻在自己心中的女神。

    秋风瑟瑟,落叶缤纷,溪水潺潺,风景如画。

    一个美女坐在小溪边,脚边的一盆绷带也不想洗,本来这不是她的任务,但为了图个清净,自己就端来了。

    心里乱得很,和小万子分别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从战友和领导口中得知,他现在立了不少功劳,但分别久了,以前的印象已渐渐谈化,也不知他过得怎么样。

    女人的心是细腻的,虽然她一直在万众瞩目中长大,所有人看自己的惊艳和心底的一丝贪婪,不过,能让自己上心的,以前只有一个小万子,但自己又比他大,而且现在,唉,真乱得很!

    水中的红叶一片片随波逐流,自己是不是也象这片红叶一样,居无定所,一路漂流呢?只是这一路漂下去,到哪里才是尽头?

    一片红叶突然沉下,水面上激起一朵水花,这,这肯定是有人在扔石子。

    “阿旺?啊,万子,你个死万子,你死哪去了?怎么一直没有消息,你是不是把姐姐忘了?”刘玉梅一头扎在万金松的怀里,泪流满面,不停锤打着他的胸口。

    万金松堆笑着,“玉梅,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漂亮了,是不是想我想的?”

    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万金松顿时陶醉在美景佳人的情景中,再也不能自拔。

    “咳咳!”一个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思绪,抬眼看去,后边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正微笑走来。

    “玉梅,这位是不是你经常念叨的小万子?”青年人留着小分头,皮肤白晰,面孔清秀,眼镜片后面还生得一双大眼。

    “马的,人不要长这么帅好不好,老子最讨厌小白脸!”万金松心头怒骂道,第一时间就把这家伙列入危险分子之列!

    “啊,阿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小弟万金松,小万,这是我同学梅德旺!他可是从日本留学回来参军的,医学水平可高了!”刘玉梅擦干眼泪,一个劲的解释道。

    空警2000,空警200,c919,预警飞机一架架从脑海里升起,特酿的,这家伙绝对是强有力的对手,万金松心头下了个定义,但仍然面不改色。

    “玉梅,我这次抢了鬼子不少财物,这是给你留下的,你戴戴看,合不合适?”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只手镯,正宗老坑玻璃种,绿莹莹的波光在里面流转。

    没有哪个美女见到珠宝不放光的,除非她是如花。

    刘玉梅拿起戴在手上,左看右看,越来越觉得美不胜收,但下一刻又想除下来“不行,小万子,这太贵重了,我戴不合适!”

    万金松一把按住“让你戴你就戴,再说了,只要你想要什么,我就从鬼子那儿给你抢过来,这世界上,我还没发觉哪双手有你这么好看呢,你要是不戴,会让明镯蒙尘的!”

    “咳咳”该死的,这家伙有肺涝啊?

    “万队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已贵为连长了吧?难道没听过八路军的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吗?”

    万金松顿时傻了眼,特么的,一时大意,竟把这事给忘记了,眼珠一转,顿时笑道“呵呵,是有这个纪律,不过呢,这是我家祖传的,上次被鬼子给抢去了,我呢,这不又抢回来了吗?”

    心头大怒,你特么不说话,老子就当你是哑巴,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

    但小白脸明显不识趣“据我所知,你早已和你家人失散两年了,而你和刘父见面时,已快饿死了,更是身无长物,那么,万队长,你能解释一下,这个家传是怎么传来的吗?”

    一气之下,万金松把怀中的手枪放到刘玉梅手中,伸手勾了勾“小子,来来来,你万爷爷还真咽不下这口气,有种咱单挑三百回合,谁趴下谁就是孙子!”

    刘玉梅吓坏了,连忙拉住万金松“小弟,你快别动手,八路军有纪律,不许打架!”

    万金松一把甩掉了刘玉梅的手“我今天还偏不信了,老远看这小白脸就不顺眼,今天,我就替全军的黑脸教训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会很红!”

    小白脸梅德旺也是豁出去了,他知道现在不能认耸,一旦败下阵去,就再也不会得到美人的青睐。哪怕对方吃了处分,关了禁闭也没用。

    “你,你知道你这是在犯错误吗?你是不是党员,知不知道党的纪律?你现在还在考察期之内,难道你想把你的介绍人张首长也带入火坑吗?”

    “啥?党员?考察期?你什么意思?”万金松有点懵了,自己什么时候要入党了?

    “你的入党介绍人是张仁山,难道你忘了?现在你已在总部挂名了,考察期内,有任何违反纪律的行为,都会失去这个机会,同时,张首长也要为你蒙羞!”梅德旺也是死命往大里说,先吓住这小子,万一动武,自己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当时老张他也就那么一说,我哪知道他当真了?”万金松彻底软了下来,自己犯点错没关系,可不能搭上老张,那可是个好人。

    “现在,刘玉梅同志,我以八路军总部医院政工科干事的身份命令你,把手镯上交,我去总部报备!”

    刘玉梅连忙除下手镯,送到小白脸手中“梅干事,小万子他还小,不懂事,你千万不要上报,他的前途还长着呢,要不,你处分我吧?”

    梅德旺拿起镯子,傲然一笑,轻松回头,带着刘玉梅离开。只留下万金松仰天长叹!
小说推荐